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7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7)     

第九章虎崖堡的轟動(上)


  雷星峰道:“還好,還好……影響不大。”
  柯南山看著雷星峰很精神的樣子,不由得贊嘆道:“阿峰天生就是一個獵人,沒想到我們這個狩獵小隊有如此強手加入,今年的收獲一定不小。”
  柯大山笑道:“那些拒絕阿峰的小隊,要是知道阿峰那么厲害,估計要后悔了。”
  柯南山道:“我們先運一部分東西回去,這里距離虎崖堡很近,半天就可以回去了,呵呵,這個點……我們可以獵獲很多的蠻牛,有阿峰在,這次我們可以儲備足夠過冬的肉食了。”
  柯大山點頭道:“我們留下兩人看守,另外兩人運送……來回幾次,足夠將這些肉送回去了。”
  蠻牛肉經過腌制和吹風,失去水分后,分量會減輕很多,加上剔除了骨頭,只留下純肉,兩只蠻牛留下的肉,幾次也就可以運完了,其實,蠻牛最有價值的還是兩張蠻牛皮,和四只蠻牛角,可以換取很多糧食和肉。
  柯南山道:“我和柯石先回去一趟,大山,你帶著阿峰看守這里。”
  這里人的力氣極大,被兩三百斤東西很平常,每人一個藤條編織的大背簍,可以裝將近三百斤的肉,外加兩只蠻牛角,這一趟先由柯南山和柯石回去,然后回來,再由柯大山和雷星峰回去,輪流來去,很快就可以運完。
  四人開始整理,先將大塊的肉塞入大背簍中,然后準備離開。
  順著大樹下來,柯大山和雷星峰也跟著下來,這是為了防備有野獸襲擊,突然,雷星峰低聲道:“有東西靠近!”
  頓時其他人緊張起來,一個個拿起武器,雷星峰伸手握住黑弓,一支箭虛搭在弓弦上,眼睛盯著側邊,一聲鳥鳴,緊接著一個人影晃動了一下,接著兩個人出現,手里拿著武器,當他們看到四人隱隱形成的包圍圈,臉色頓時變了。
  柯大山臉色全變了,他說道:“他媽的,是鷹領的人!”
  頓時,柯南山和柯石的臉也變了,雷星峰同樣臉色改變,他在虎崖堡那么多年的生活,當然知道鷹領和虎崖堡是死對頭,兩家獵人見面從來都沒有好事,彼此從來都是能殺就殺,能坑害就坑害,兩家是絕對死對頭,已經延續了幾百年了。
  虎崖堡的獵人死在鷹領獵人手中的有很多,任何狩獵小隊出去,都不希望見到鷹領獵人,而兩者見面的唯一結果,就是你死我活,沒有第二個選擇,因此看到鷹領獵人,他們才會如此緊張。
  當柯大山看清楚是鷹領的獵人,幾乎不假思索的喝道:“殺!”
  雷星峰由于修煉了輪力,反應極快,在柯大山一聲殺后,幾乎聞聲射出一支箭。
  那支箭實在太快了,而且力量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,就在弓弦發出金屬的撞擊聲,那一支箭已經射入一個人的腦袋上,瞬息間,就穿透頭顱,一直射入一棵大樹的樹干中,就算有腦袋阻擋,這支箭也陷入三分之一。
  沒等對方反應過來,第二支箭也射了出去,一秒鐘都不到,雷星峰直接干掉兩人,看得柯大山目瞪口呆,太快了,他們三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。
  這是雷星峰第一次殺人,奇特的是雷星峰一點也沒有惡心的感覺,仿佛就像是踩死一只螞蟻一般,他自己也覺得奇怪,其實,修煉了雷輪力,他已經開始逐漸起了變化,性格開始強硬起來。
  柯大山再次震驚,他從來也沒有想到雷星峰如此殺伐果斷,兩箭殺了兩人呢,當真是干凈利落,完全不像是一個新手獵人,就像是一個熟練的獵人。
  陡然間,幾支箭射來,柯石豎起盾牌,擋住了兩箭,雷星峰擺動黑弓,撥開一支箭,緊接著弓弦發出呯呯聲響,連續三箭射出,雷星峰射出三箭后,扔掉黑弓,伸手拔出腿邊的匕首,撲入樹林中。
  柯大山喝道:“沖!”三人跟著雷星峰沖入樹林。
  雷星峰由于修煉了輪力,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樹林中,還有七八個人,他可不想被動挨打,所以直接出擊。
  不到兩個呼吸的時間,雷星峰眼前出現了第一個敵人,那人躲在一棵大樹后,雷星峰竄出來的時候,還讓他驚嚇不已,那人大喝一聲,揮動手中的長刀,瘋狂劈斬,那人的臉完全扭曲,猙獰的盯著雷星峰,試圖砍死他。
  雷星峰畢竟第一次和真人戰斗,前世他可不是好勇斗狠的人,所以當那人一刀砍來的時候,讓他心驚到了極點,雷輪力也徹底激發出來,握著匕首格擋,當啷!刺啦啦一聲電弧響,那人猛地僵住了。
  匕首奇快無比的掠過那人的喉嚨,雷星峰已經竄了過去,那人到死都不明白,為什么自己會動不了。
  柯大山猛地拋射出一根鋼矛,嗖!一聲慘叫,一個人從樹杈上跌落下來,他手里還拿著一把長弓。
  鷹領的獵人頓時崩潰了,四人快速進攻,一下子就瓦解了對方,雖然對方是十人以上的狩獵隊伍,根本就沒法和四人相比,柯石的盾牌擋住了射向柯南山的箭,柯大山再次拋出一根鋼矛,一米多長的短鋼矛,在短距離中,絕對是致命武器,再次射殺一人,鷹領的人開始逃竄。
  對手實在太強悍,殺戮的能力太強,根本就無法抵擋,為了保命,只有逃走。
  密林中,若是獵人想要逃跑,是很難追蹤的,柯大山下令道:“別追了,他們已經退了!”
  柯石道:“這里還有一個活著的!”
  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戰斗,殘酷到了極點,才一接觸,鷹領的獵人就死傷六七人,這支狩獵隊伍算是徹底殘了。
  柯石拖著一個鷹領的獵人來到樹下空地上,一腳踩在他的背上,冷冷的說道:“為什么跑到我們地盤來?”這里可是虎崖堡的地盤,由于靠近虎崖堡,鷹領的獵人從來不會過來的。
  那人大腿上中了一箭,那是雷星峰憑著感覺,盲射的箭,結果把他釘在一棵大樹上,才被柯石抓住。
  柯大山皺著眉頭,說道:“奇怪了,鷹領的人怎么會跑到這里來?”
  那人努力扭轉頭,拼命掙扎,柯石用力一腳,踩得那人悶哼一聲。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柯大叔,我們殺了那么多鷹領的人,會不會有事?”殺戮的時候,他沒有什么感覺,但是殺完后,心里卻有點不安,雖然他一直都知道,虎崖堡和鷹領的獵人相互廝殺,每年虎崖堡都有獵人死在鷹領獵人手中,彼此之間的仇恨,已經延續了幾百年歷史了。
  此地居民點一共有三處,虎崖堡,鷹領,百家寨,鷹領在虎崖堡北方,百家寨在虎崖堡的南方,相距差不多一百多公里,虎崖堡和鷹領是世仇,百家寨卻是一個中立的地方,而且百家寨擁有極強的武力,可以壓制住虎崖堡和鷹領,而且百家寨是負責對付蠻人的主力,每次蠻人入侵,都是靠著百家寨的人負責阻擊。
  柯大山說道:“阿峰,沒事的,若是我們沒有防備,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殺掉我們,柯石,把他翻過來!”
  柯石一腳挑翻那人,手中的三棱鋼刺頂在那人的下頜,說道:“別裝死,說!你們為什么到這里來?”
  那人面貌猙獰道:“你們都會死!你們虎崖堡的人都會死!哈哈……哈哈!”
  柯南山道:“這家伙是瘋子!”
  雷星峰若有所思道:“都要死?他話里有話!”
  柯大山點點頭,一腳跺下,頓時踩斷那人的手臂,低喝道:“你們鷹領有什么陰謀!”
  那人猛地抬頭,頂在下頜的三棱鋼刺頓時刺了進去,瞬間死亡。
  柯石搖搖頭,說道:“這是一個硬漢!”
  柯大山苦笑道:“我們只能全部回去了,阿峰,大部分的肉都帶不走了,且放在樹屋中,這里不能待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也只能答應,留下實在太危險了,他說道:“能多帶,就多帶一點吧。”四人重新上樹整理,很快就帶著蠻牛皮和一部分腌肉下樹,各自背著大背簍,向著虎崖堡而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下午時分,四人已經來到虎崖堡前,柯大山吹響鳴笛,尖利的哨聲遠遠傳開,很快,懸崖上方就放下吊籃。
  柯大山將大背簍放入吊籃,他說道:“阿峰,你先上去,一趟帶不了全部東西,分兩趟走。”
  花了十幾分鐘,四人和四個大背簍才被吊到懸崖頂部。
  柯大山知道雷星峰家里的困難,所以將所有的肉都給了他,另外還有一張蠻牛皮和牛角,另外一張蠻牛皮和角,就由他們三人分配,將東西送到雷星峰的家后,三人這才告辭離開,他們需要找虎崖堡的族長,匯報鷹領的人進入虎崖堡的狩獵地盤。
  雷星峰將兩個背簍的肉,還有一大捆蠻牛皮提到木屋,老人坐在木墩上,抬頭掃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殺人了?”
  “呃,阿爺,你怎么知道的?”
  雷星峰無法理解。
  老人不由得笑了,說道:“我當然知道,很不錯,修煉了雷輪力,那是越早殺人越好。”
  雷星峰不解道:“為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