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第八章翻騰的湖水(下)


  鐘庚和雷星峰同時落在湖星蟒的脊背上,鐘庚一把抓住釘在脊背上魚叉,奮力向下插去。
  雷星峰手中的黑弓消失,他也拿出一把魚叉,狠狠的插入湖星蟒的脊背,有這么一根魚叉刺入湖星蟒的脊背,他就可以穩住身形。
  湖星蟒猛地向水下潛去,雷星峰和鐘庚不得不松手跳起,瞬間,雷星峰打出兩塊木板,一腳踏在木板上,稍稍借力,人再次躍起,鐘庚反應極快,身形躍起,一腳點在雷星峰扔出的第二塊木板上。
  連續不斷扔出木板,兩人仿佛在水面上行走,快速撲向另外一條大船,至于其他落水的人,都奮力向著大船游去。
  轟!
  湖星蟒再次竄出水面,瞬間就將殘存的大船打得粉碎。
  就聽嘣嘣亂響,八只木船上的鋼弩激發,八支純鋼弩箭飛出,除了兩支弩箭角度不對,從湖星蟒身體上方飛過,其他全都射入湖星蟒的身體。
  整個湖面都被湖星蟒的血染紅,湖星蟒暴躁的撲向另外一條大船,這時候,鐘庚和雷星峰剛剛落在船頭,兩人連續拋射魚叉,狂風暴雨般的魚叉,接連不斷的落在湖星蟒的身上。
  雷星峰拋射出三把魚叉,手里就沒有了武器,不過他再次拿出黑弓,瞄準了湖星蟒剩下的那只獨眼。
  而湖星蟒調轉身體,瘋狂的向著第二條大船而來,那速度簡直讓人絕望,大船根本就沒法抵擋,鐘庚也有點緊張起來,他沒有想到大船連一下撞擊都抵擋不住,若是讓它再一次大船,他可以肯定,結果和前面的大船沒有什么兩樣,他喝道:“引開它!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我來!”
  在湖面上戰斗,最困難的就是沒有立足之處,雷星峰早就已經準備好了,以他現在的力量和敏捷的程度,拋出尺長的木板,他完全可以借力,尤其是有輪藏空間,隨手就可以從輪藏空間中拋出木板,這讓他有可能引開湖星蟒。
  一塊木板飛出,雷星峰縱身躍出,一腳踏在木板上,身體再次縱起,連續不斷這個過程,他就在水面健步如飛。
  也就是幾息間,雷星峰已經來到破碎的大船邊,木船雖然徹底碎裂,但是大塊的船體還浮在水面,這地方是絕好的借力的地方。
  呯!呯……
  金屬撞擊聲響成一片,一支接著一支的鋼箭飛出。
  湖星蟒果然被調動起來,它陡然調轉身體,卻沒有沖來,而是張嘴向著雷星峰噴出一道水流,緊接著它獨角電弧閃爍,刺目的光華閃爍,當它噴出水流后,一道閃電陡然從它的獨角上打出來,奔雷般射向雷星峰。
  雷系的生物最難纏斗,不止是攻擊速度極快,最要命的是被擊中后,哪怕有防御,身體也會顫抖起來,讓人行動變得遲緩。
  只是湖星蟒不可能想到的是對手,竟然也是雷系的高手,雷系和雷系,基本上就是互相免疫,這也是雷星峰為什么只用弓箭,而沒有用自己的技能,他若是發出雷電,打在湖星蟒身上,估計也就是給它瘙癢,根本就傷不到對方。
  那水桶粗的雷電直接就劈在雷星峰身上,他整個人都成為一個巨大的發光體,大船上的人發出一陣驚叫。
  鐘庚心里一沉,他突然發現,這只湖星蟒非常的強悍,如果這次雷星峰沒有來,自己又沒有晉級到密輪師,估計會全軍覆沒,他的冷汗頓時流淌下來。
  呯!呯!
  即使是雷電打在雷星峰身上,黑弓的弓弦依舊發出一聲接著一聲的金屬撞擊聲,一支接一支的鋼箭射出,一點都沒有停止。
  鐘庚大大的松口氣,他立即就明白了,這雷電對雷星峰無用。
  水流的沖擊稍后才到,畢竟雷電的速度比水流快多了。
  瞬間擊碎了雷星峰腳下破碎的船體,雷星峰再次跳起,他也很無奈,眼看著那些破碎的船體再次被粉碎,他拋出一塊木板,目光掃視湖面,就看到不遠處的一條木船,那是一條架著鋼弩的小船,他連續三塊木板拋出,人已經上了船。
  湖星蟒跟著就游了過來,它恨極了雷星峰,一只獨眼閃爍銀色光芒,死死盯著雷星峰,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樣。
  小船的人試圖掉頭逃離,雷星峰喝道:“給我射!跑是跑不掉的,拼吧!”
  那些漁民快要哭了,誰知道一次漁獵竟然可以將命丟在湖里。
  不打也不行,不打依舊是死,大家心里明白,逃是真的逃不掉,就算逃到營地都沒有用,湖星蟒是可以上岸的,這家伙有爪子,所以只能去拼命,沒人想死,拼命還有一絲機會,不拼就連機會也沒有。
  更快的安裝弩箭,更快的激發。
  雷星峰喝道:“有沒有魚叉和鋼矛?有就拿過來,快點!”黑弓的威力相對于湖星蟒實在太弱了,不是黑弓的攻擊不夠,而是湖星蟒的體積太大,就像是一個人,你用牙簽去戳他,就算你的牙簽是鋼制的,那又有多大的威力,而魚叉就要好多了,若是一支箭相當一根牙簽的話,那么魚叉就相當于一支帶倒刺的鋼制筷子。
  雷星峰和鐘庚的想法一致,那就是給湖星蟒放血,盡可能多的放血,一旦流血到一定程度,湖星蟒就會陷入無力狀態,那時候,它就任人宰割了。
  鐘庚在大船上拋射魚叉,大量的拋射魚叉,湖星蟒身上已經落下無數的魚叉,一根根豎在身上,當它行動的時候,那些魚叉就會撕扯,因為魚叉尖端都是倒刺,魚叉掉下來,必定會撕扯下一個口子,一個無法愈合的傷口。
  終于,雷星峰找準了機會,一箭射瞎了湖星蟒另外一只眼睛,頓時,湖星蟒陷入極度狂暴中。
  雖然湖星蟒更加危險,但是也保住那些船。
  湖星蟒陡然竄出水面,那巨大的身軀,讓所有人都震撼不已,太嚇人了。
  轟然一聲,湖星蟒砸入水中,它發出震天的嘶吼,震得所有人都頭暈目眩,雷星峰不停的擺手,示意小船向后退,湖星蟒掀起的浪頭,幾乎將小船掀翻,每一個漁民都臉色煞白。
  弩箭不停的射出,雷星峰抓起一支發現這是特制的,和鋼矛差不多,甚至更長一點,只是沒有鋼矛那么粗,他覺得自己用弩箭,比用魚叉更順手,他猛地拋射出去,在一眾漁民眼中,這一支弩箭,比弩弓射出的弩箭還要快,扎在湖星蟒身上,也比弩箭射的更深。
  有了大堆的弩箭,雷星峰就收起黑弓,完全用弩箭攻擊,現在是最好的機會,湖星蟒暴怒中,它根本就沒有想到,只要它深潛,就能躲避攻擊,它只是拼命攪動湖水,東突西沖,試圖找到敵人。
  直到這時候,鐘庚和雷星峰已經定下心來,知道這條湖星蟒算是完了。
  漁民也反應過來,瞎了眼的湖星蟒對他們威脅已經少了很多,一個個膽子也大了起來,吆喝著駕著小船靠近,不停的用弩弓射擊。
  可湖星蟒畢竟是兇獸,體型又巨大無比,當有一只小船忘乎所以,逼得很緊發射弩弓,結果被湖星蟒的尾巴一下抽中,那小船仿佛被高速列車撞擊,轟然聲中,全部碎裂成渣,至于那些漁民,他們可不是修煉者,這種硬碰硬的結果,就是他們粉碎,湖星蟒卻一點事情也沒有。
  鐘庚怒喝一聲:“在遠處射擊,他媽的!都到他媽的遠處射擊!”
  整個湖面就像開了鍋的水,完全沸騰了,湖星蟒在湖中拼命攪動,雷星峰很耐心的一支接著一支的拋射弩箭,也就是片刻工夫,小船上的弩箭全部被他用完,所有的魚叉也都射了出去,他也不想繼續用黑弓,在輪藏空間搜尋了一番,突然他發現了一把巨大的刀,那是繳獲蠻人的武器,之所以吸引他,是因為那把刀足夠巨大。
  雷星峰扭頭道:“你們已經沒有弩箭了,立即退回去!”說著他拋出一塊木板,踏著木板向前躍起。
  七八塊木板墊腳后,雷星峰再一次落在湖星蟒的背脊上,手中突然出現一把猶如門板大小的巨型刀,陡然劈斬下來。
  鐘庚在雷星峰跳上湖星蟒的背脊后,立即下令停止射擊,怕誤傷到了他,然后就看到雷星峰拿出一把恐怖的大刀,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:“他媽的……這是什么武器?那么邪性!”他沒有見過蠻人,當然就沒有見過蠻人的武器,這種武器完全不像是人使用的,實在太大了。
  一刀,又一刀,雷星峰快速劈砍著,他不求殺了湖星蟒,只求多劈開一些裂口,讓湖星蟒失血。
  連續攻擊了十幾下,雷星峰收起巨刀,向著最近的一條小船撲去,他可不會傻乎乎等著湖星蟒發飆,以湖星蟒龐大的體積,這種程度劈砍,最少要遲緩一會兒,才能傳達到腦海中,那時候它一定會更加暴躁。
  落到小船上,雷星峰喝道:“走!離開它遠點!”
  小船上漁民拼命搖櫓,向著外圈逃去。
  ………………
  新書期就要結束了,有票就投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