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5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5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5)     

第三章岔路的選擇(上)

眾人全都呆住了,這是困難?這絕對是噩夢!
  雷暴道:“有解決的辦法沒有?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我拆了一座傳送陣。”
  眾人再次傻眼,這算什么?
  午陽道:“呃,你是打算用拆解的材料?”
  雷星峰豎起大拇指,笑道:“沒錯!”
  午陽極快的速度就反應過來,他說道:“呃,如果修不好……后果可就真的嚴重了!”
  雷星峰依舊豎起大拇指,說道:“祖師爺畢竟是祖師爺,一下就說到關鍵點了。”
  午陽的表情頓時嚴肅起來,他說道:“一旦你被困死,意味著我們也被困死?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這就是擁有鏡之界的好處,我還可以夠到上一個傳送點,哪怕距離非常遙遠,但是勉強能夠達到,這就給我逃脫的機會了。”
  眾人頓時大大的松口氣,別看鏡之界很不錯,可是鏡之界是絕對不能真正獨立存在的,一旦失去大陸的支撐,里面的資源又能夠消耗多久?那真的就是死干凈了。
  當初得到鏡之界的時候,雷星峰就猜測,鏡之界中的人,應該是被困死的,或者是別的什么災難,因為雷星峰清楚記得,進入鏡之界后,那一片荒涼,讓他印象十分深刻。
  午陽道:“這就好,這就好。”
  古奇道:“快叫胖子上飯菜!阿峰,休息一下,也不急一時吧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好的,吃點吧,在外面很少吃飯,呵呵,都快要忘記美食的滋味了。”對他而言,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是不大吃飯的,除非有美食,那么他會很認真的去吃。
  這吃飯就不是為了填飽肚皮,而是懷念一份滋味,一份以前存在心里的念想,甚至是某種執念,每次品嘗美食,總是讓他想起很多。
  金大胖依舊老樣子,一副笑彌勒的模樣,身體是更加胖了,走幾步還不至于喘,但是雷星峰的眼光可不同,他微微搖頭,不過也不再勸說胖子,知道這家伙根本就不會聽。
  各種美食端上來,金大胖拿出一個瓶子來,遞給雷星峰,笑道:“我這里還有一瓶存貨,阿峰,給你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一看就知道,這是極品魚人酒,當初給了金大胖很多,隨著時間的流逝,基本上都耗空了,就算他自己也沒有魚人酒了。
  午陽道:“好家伙,還有這寶貝啊,胖子,也給我一瓶!”
  金大胖搖著雙手,連聲道:“沒了啊,沒了!這是我偶然發現放在儲藏室的,就一瓶了,其他都喝掉了啊!”
  午陽淡淡道:“我不信!”
  金大胖頓時苦了臉,磨磨蹭蹭的又掏出一瓶來,說道:“真的沒有了!”他的人緣極好,所以其他人只是笑,并沒有開口討要。
  午陽頓時笑了,他說道:“我就說嘛,胖子怎么可能沒有藏貨!哼哼,來,大家都喝一點。”
  能夠喝到一小杯的,都是秘門高層,總共兩瓶酒,每人喝上一杯就不錯了,還是那種很小的杯子。
  雷星峰也就喝到一杯,他品味了很久,才說道:“當初搶魚人的酒窖,還以為足夠喝了,沒想到就再也搞不到了,其實魚人也是外族人啊,這次我就在大海中,遇上海底外族人,實力當真很強。”
  午陽道:“被你殺了?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殺了一個,結果來了一群,也就知道逃了。”
  眾人倏然而驚,能夠讓雷星峰都要逃跑,這實力絕對差不了。
  午陽道:“那么厲害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不次于巔峰級君王,來的那群人中,估計有和我差不多的存在,不跑還能怎么樣?可惜了,那海底應該有不少好東西的。”
  午陽道:“這次幸虧你還記得鏡之界啊!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怎么了?”
  古奇笑道:“師傅你就別怪阿峰了,估計他也不知道鏡之界缺水。”
  雷星峰恍然大悟,他臉色微紅,說道:“這事是我忽略了,根本就沒想過鏡之界會缺水的,可惜沒有好的水系寶物,如果能夠找到好的水系寶物,鏡之界的水就可以生生不息了。”
  午陽其實也不是責怪雷星峰,只是前段時間,他和古奇真是忙的焦頭爛額,為了水,他們甚至動員所有修煉者,將輪藏空間儲存的飲水拿出來。
  雷暴笑道:“我們也一樣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,等到發現,已經措手不及了。”
  午陽道:“當初在天塹的時候,有很多人都渴死的,我們竟然還會繼續大意,實在是一個錯誤啊,這不怪阿峰,其實怪我們幾個都沒有想到。”
  古奇道:“水系寶物啊,不知道從哪里才能得到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這要碰運氣了,運氣好的話,也許很快就得到了,不好的話,呵呵。”他也只能呵呵了,寶物總是難得,像幻天境這種寶物扎堆的地方,也許還有戲,其他地方,可就真的難說了。
  午陽道:“不著急,反正現在有水用,不過,阿峰,以后要隨時補充鏡之界的水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沒問題,我會注意的。”
  吃飽喝足,雷星峰起身道:“我必須要趕回去了,還要修補傳送陣。”
  午陽等人起身,看著雷星峰來到院子中間,然后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雷星峰通過鏡之界,直接回到邢風所在的大陸,來到傳送陣,就看到邢風躺在上面呼呼大睡。
  踢了他一腳,雷星峰說道:“喂,老邢,我忙得要死,你倒是睡得舒服!”
  腳還沒有踢中,邢風就翻身坐起,他說道:“材料搞到手了嗎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那是當然!”
  邢風頓時開心起來,他說道:“能用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必須要能用!”不能用的話,最倒霉的可不是他自己,而是作為同伴的邢風。
  他可是有地方逃的,而邢風根本就可能逃掉,在這兩個大陸中,如果走不動,那就是來回游蕩的野人了,再也別想離開。
  邢風道:“是啊,必須要能用!”他臉色都有點白了。
  雷星峰來到平臺上,這個平臺塌了一個角落,損傷并不算特別嚴重,所以,雷星峰才有修補的信心,不然他也沒轍了,不是他修復不了,而是需要的材料太多了。
  一點點修復,一點點琢磨,這玩意雷星峰也是第一次制作,有不少難點和疑問,需要他慢慢折騰。
  邢風也不催促,對于他而言,也不敢催促,生怕自己干擾到了雷星峰。
  如此局面,其嚴重性,邢風看的明明白白,根本就無處可去,這里絕對就是一處死地,根本就逃無可逃。
  整個傳送禁制大陣,相當的復雜,比上一個傳送陣還要復雜點,雷星峰一邊修復,一邊計算,材料有限,每一份材料都要用到刀刃上,一點都不能浪費。
  這樣修修補補,同時還要做一些驗證和試驗,小心翼翼的對待這個傳送陣,這就是兩人逃命的通道,如果這玩意修壞了,后面的事情,雷星峰想想都頭皮發麻。
  能夠利用原來的就盡量利用原來的構件,實在不行,就修理一下,如果損毀很徹底,那么就必須用拆解下來的構件,經過一定的改造,再加入其中。
  這其中的辛苦,也就雷星峰自己明白,也幸虧有了小空,可以在雷印中稍加驗證,不然他都不知道正確與否。
  時間一點點過去,邢風表面上風淡云輕,他可不敢給雷星峰壓力,心里卻狂躁不已,他在這個大陸亂竄了一圈,發現此地不但沒有植物和動物,也沒有最重要的水。
  雖說前一段時間補充了一部分水,可是能夠抵擋多少天?也許可以抵擋幾百天,甚至七八年,可以后怎么辦?
  這天,邢風飛回到平臺邊落下,他看到雷星峰坐在平臺邊,閉目沉思中,他輕手輕腳走了過去,然后在平臺下坐下。
  雷星峰睜開眼,他說道:“有什么發現沒有?”
  邢風忍不住呸一口,說道:“呸!這里荒涼到了極點,什么也沒有發現,這里就連水都沒有,我還不甘心,放出真身,挖了一個巨大的坑,看看有沒有地下水,結果……你猜怎么樣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沒水?”
  邢風道:“不止是沒有水,挖下去不到十米,下面全是巖石,一層層的都是巖石,根本就沒有任何有用的東西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本來就是荒大陸,沒有才對。”
  邢風小心的問道:“阿峰,怎么樣?”這是他第一次問,心里極度忐忑,很期待的看著雷星峰。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大致好了,不過,還需要檢查幾次,有幾個疑難點解決掉,就沒有問題了。”
  邢風大喜道:“真的嗎!”
  雷星峰好笑,說道:“騙你的!”
  邢風頓時就傻眼了,他說道:“啊……啊?啊!”
  雷星峰忍不住大笑起來,不知道為什么,邢風看著大笑著雷星峰,突然就放下心來,他說道:“我會耐心等待的。”他突然想明白一件事情,那就是自己被困住,雷星峰又何嘗不是這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