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6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6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6)     

第四章指點(下)


  雷星峰問道:“什么好事?”
  鐘庚道:“漁獵!”
  雷星峰是山區來的,這輩子他會狩獵,但是絕對不會漁獵,就算游泳也是前世帶來的技能,他前世游泳水平極高,這一世的身體,不論是力量還是耐久,都是前世不可想象的,他可以肯定,在水中來一個百米沖刺,絕對比前世陸地百米世界冠軍要快,按照他的估計,在水中百米,最多五六秒就可以游過百米。
  所以雷星峰不怕水,對于水他還有一份親切感,前世他長在海邊,不過這里的大湖也不小,和大海不同的是,水是淡水,沒有大海那么深,可這里的兇險也同樣不小,比如各種怪異的本地魚怪,兇狠的水中生物。
  漁獵,不是去捕捉普通魚類,而是獵取那些非常兇狠的魚怪,和山區的狩獵一樣。
  雷星峰當然想要見識一下什么是漁獵,他說道:“好,有多少人去?”
  鐘庚道:“大約去十幾人,還有一些船工和仆人,大約十來條船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是獵捕鱷蛟魚嗎?”
  鐘庚大笑道:“哈哈,你是不是看到我們獵獲的那只鱷蛟魚了?不是的,我們獵捕鱷蛟魚是為了制作誘餌。”
  雷星峰眼睛亮了,鱷蛟魚竟然還只是魚餌,可想而知獵物的厲害了,他說道:“是什么東西?”
  湖星蟒!
  鐘庚臉色漸漸地嚴肅起來,他說道:“湖星蟒!”
  雷星峰頓時一呆,他當然知道星蟒,那是傳說中的東西,什么時候跑出一個湖星蟒來?他說道:“湖星蟒?是星蟒的一種嗎?或者說和星蟒有聯系嗎?”
  鐘庚道:“和真正的星蟒并沒有直接關系,也不是星蟒的一種,不過有傳說,湖星蟒擁有一絲星蟒的血脈,所以湖星蟒極其珍貴,其身體更是我們修煉者需要的寶貝。”
  這是一種雷星峰沒有聽過,也沒有從哪個記載中見過的一種生物,還是湖中的生物,居然還和星蟒有關聯,讓他頓時好奇起來,他說道:“到哪里才有湖星蟒?”
  鐘庚道:“駕船去的話,半個月,來回一個月,當然,想要獵獲湖星蟒的話,應該還要耽擱一個月,兩個月后,不論能不能獵獲湖星蟒,我們都必須要回來,雨季就要來了。”
  吳振插話道:“因為雨季會有大量的雷雨,而湖星蟒擁有一絲天然雷屬性,那時候,就算見到湖星蟒,也打不過它,而在雨季前動手,也是因為這時候的湖星蟒是最虛弱的,也是最有把握獵獲的,當然,如果魚餌不行,就不足以吸引它出來。”
  鐘庚說道:“我已經嘗試了四年了,每年的雨季前兩個月,都要去獵取湖星蟒,呵呵,不過一次都沒有成功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那么難捕捉嗎?”
  鐘庚道:“可不只是難以捕捉,這東西太狡猾了,而且很難攻破它防御,原本這次邀請了一位密輪師,昨天晚上才傳來消息,他有事不能來,呵呵,這不,我就想起你來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玩笑道:“哦,我原來是一個候補者啊,呵呵,不過我答應了,無論如何也要見識一下湖星蟒,就算你不請我,只要知道這個消息,我也會去看看,太難得了。”
  鐘庚頓時滿臉笑容,說道:“如此就好,如此就好,我們準備明天出發,今天就請你住在這里,如何?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沒問題,不過我要回去一趟,把小辛送回去。”
  鐘庚爽快道:“好,我派人送你。”他又吩咐了幾句身邊的仆人。
  雷星峰帶著周辛回去,在上船前,幾個仆人搬來了很多大米和各種物品,其中有不少漁民需要之物,這些東西對于鐘庚而言,幾乎不值什么,但是對于周通,這就是一大筆財產了。
  雷星峰沒有推辭,也不需要推辭,這是一種好意,也是一種交友的手段,他點頭后收下,很快就來到碼頭。
  周通一直坐在船頭等待,他不放心周辛,也不放心雷星峰,當看到兩人出現在碼頭上,他才松口氣,然后就看到一群鐘庚家的仆人,擔著擔子,一起來到船前。
  很多的大米,鹽,布匹還有一些生活用品,都放在了碼頭上,那些仆人才行禮離開,只有一個仆人等候著,等雷星峰回到鐘庚家去。
  雷星峰招呼了一聲,和周通,周辛將碼頭上的東西搬到船上去,周圍的漁民都露出羨慕的神情,邊上的船的張老大,笑道:“周老大,你發財了呀!”語氣中充滿了羨慕。
  周通也很開心,馬上要到雨季了,有這些東西,可以讓自己休息一段時間,就不用急著出去捕魚,能偷懶一下總是好的。
  周辛更是高興,有那么多吃的,今年的雨季要好過多了,只是這些米放在船艙中,有點多了,整條小船都沉下去半尺。
  雷星峰解說了一下要外出的事情,倒是沒有提起漁獵,對于普通人而言,這太遙遠了。
  周通道:“阿峰,你還回來嗎?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回來,為什么不回來,呵呵,只是有點事情和鐘庚出去一趟,兩個月后就回來了,那時候是雨季,也許要等到雨季結束,我就離開了。”
  周通現在也知道雷星峰是輪師,對于輪師,他總是有一份敬畏在。
  ……
  第二天清晨,雷星峰跟著鐘庚的船隊出發。
  十一條船,其中有三條大型木船,八條普通漁船,三條大船中,還有一條木船上包上了厚實的魚皮,雷星峰問道:“這是鱷蛟魚的皮嗎?”
  吳振道:“是啊,我們總共也沒有獵獲幾條鱷蛟魚,所有的皮都用來包裹這條船了,鱷蛟魚和湖星蟒是天生對頭,相互克制,湖星蟒只要發現鱷蛟魚的氣味,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肯躲避的,一定會出來戰斗,那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。”
  雷星峰感慨一聲,這世界不乏才智過人的家伙,能夠摸清楚對方的脾性,然后有針對的下手,他認為就很了不起。
  鐘庚說道:“這是第四次了,第一次根本就沒有見到湖星蟒,第二次倒是見到了,因為我們用了鱷蛟魚,可是我們打不過它,讓它逃走了,還殺了我們不少人,第三次又是沒有見到,那次準備的也很充分,雖然沒有密輪師,但是我們準備鋼弩,可惜轉悠了一個月也沒有湖星蟒出現。”
  吳振笑道:“這次不但有鋼弩,還有密輪師,我們應該能夠成功了。”
  鐘庚苦笑一聲,說道:“若是再不成功,我不想第五次再去,太累了,勞心勞力,如果成功了還行,連續的失敗,很打擊人的。”
  吳振道:“師傅,其實我們的運氣已經不錯了,有了密輪師的實力,我們成功的希望極大。”
  韓綃寶默默地跟著鐘庚,她不大愛說話,對于雷星峰也有點好奇,一個少年人,竟然可以修煉到密輪師,這實在是出乎預料,要知道大師兄修煉那么久,也才是百輪師,原本還以為大師兄已經很厲害了,現在看來,雷星峰更是厲害的超過師傅。
  對于這種天才絕倫的少年,韓綃寶有點敬畏,所以她的話就更少了。
  田大炳也來了,不過他沒敢上這條大船,而是上了另外那條大船,畢竟人手太少,他也需要分擔一些責任,然后就是一些鍛煉的比較厲害一點的普通人,他們精通水性,是常年在水里的精壯漁民。
  十一條船快速劃過水面,這船的動力,就是船后面的搖櫓,還有就是風帆,若是沒有風的話,這船前進的速度就讓人很惱火了。
  雷星峰,鐘庚,吳振三人坐在船頭,韓綃寶一個人回到船艙去,另外還有一個年級比較大的老漁民,坐在船首一側,他點了一個炭爐,他在燒水。
  鐘庚三人盤腿而坐,面前放著一個不大的小方桌,很矮小的方桌,上面擺放著一碟魚干,一碟油炒花生,一碟果干,還有一些豆干之類的零食,除了花生外,都是本地的一些小食,一壺茶水,一壺烈酒。
  雷星峰喝茶,鐘庚和吳振喝酒。
  吃著小食,喝著烈酒,鐘庚說道:“雷老弟,能問你……你是哪個門派?”他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。
  雷星峰喝茶,半晌,他說道:“這茶不錯,呵呵,這里怎么會有茶喝?”他故意不答,不是他不想答,而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  鐘庚暗自嘆口氣,知道雷星峰不愿說,他說道:“這茶是商船隊帶來的,呵呵,非常的昂貴,不是普通人能夠喝到的,我以前比較喜歡喝茶,后來……就喜歡喝烈酒了,家里倒是存了不少茶,你要是喜歡,回去后,我讓人送給你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那就謝了。”他突然側頭傾聽,說道:“噓!別說話……那是什么聲音?”
  一陣索索傳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