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7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7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3 得償所愿(上)


  雷星峰道:“第三波攻擊過來,除非他已經找到禁制空白地,否則他抵擋不住。”然后他看了余典一眼,說道:“他的實力應該和你差不多。”這句并沒有惡意,只是簡單的比較了一下。
  余典滿臉通紅,他覺得這是.裸的鄙視,不過,轉念一想,也確實如此,第三波的攻擊他受不了,如果讓他來抵擋,別說是粉碎禁制產生的怪物,大概他自己先被粉碎了。
  邢風搖頭道:“最后一次攻擊,我也沒有把握抵擋,太強悍了。”
  三人又分析了一下剛才的戰斗,越是分析,邢風和余典心里越是恐懼,以親身檢驗后,這個全禁制還不知道殺了多少稀里糊涂的修煉高手,想想就恐怖,這次要不是有雷星峰,兩人估計,就算反應過來,勉強逃出去,那么最少也是重傷狀態。
  若是運氣不好,邢風和余典可能都逃不出來,死在這里實在是太正常了。
  雷星峰對這個禁制大陣也很有興趣,尤其是對禁制怪物的產生同樣也很好奇,這點他可做不到,所以他也要分析和學習這種禁制的手段,哪怕這個巨大的禁制是自然形成的,他能找到借鑒和學習的地方。
  走到這里,余典完全畏懼了,他根本不想繼續深入其中,而是想著如何退出去``,繼續前進,他幾乎可以肯定,雷星峰未必能夠護住自己,剛才一幕他看的很清楚,真的關鍵的時候,雷星峰并沒有義務保護他,所以最好的選擇就是退回去,一直退到禁制外面去,有些東西可以得到的,有些還是算了。
  其實不止是余典畏懼了,就連邢風心里也打鼓,最后出來的禁制怪物,就是他也沒有把握對付,可是讓他退出去,心里有絕對不甘,要知道,他就差一點,就可以煉制出自己的雙火印了,一旦成功,雷星峰就是最好的例子,那種實力,當真讓人羨慕到了極點。
  所以,邢風雖然有點畏懼,但還是愿意繼續下去,為的就是這一點,希望自己能夠晉級到道圣級,成為一個二環真身的高手,這種真身對他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三人一邊休息,一邊吃點東西喝點水,余典和邢風還抓緊時間,補充印的能量,大塊的能量晶體讓印來吸收,這種能量,雷星峰已經看不上了,他現在如果去凝練能量塊的話,其品質會比這種能量晶體要高上一個檔次。
  由于真身是雙雷印,很多東西都開始改變,當然最明顯就是真身改變,其他東西,也跟著一起改變,比如能力增強,記憶力增加,精神變得更好,壽命也變得更長,這都是雙雷印帶來的,若是達到三雷印,其實力還會突飛猛進一次,每增加一個雷印,實力就會翻倍,這一點,雷星峰自己都不知道。
  如果單印的能力是一的話,那么雙印就是二,三印就是四,四印就是八,五印就是十六,六印就是三十二,七印就是六十四,八印就是一百二十八,這種變化,是非常恐怖的事情,一開始還不大看出來,印越是疊加的多,其能力越是恐怖,尤其是到了五印后,那變化就非常嚇人了。
  這還只是算最基礎的實力計算,若是再加上靈物和材料的因素,實力還會變的更強。
  尤其是靈物,一旦靈物擁有靈智,印的威力就更加強大,印的設置也會更加合理,能量運用也更加節省,種種好處,數不勝數。
  雷星峰拿出臥具,直接就鋪在地上,倒頭就睡,這一路沖擊,他很累了。
  邢風道:“我來守護,小雨點,你也睡一會兒。”
  余典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,他當然難過,看著有好東西,卻進不去,拿不到,只能無奈退出,最讓他郁悶的是,就算退出也是有危險的,不是那么容易退得出去。
  他說道:“我睡不著,你睡吧,我來守護。”
  邢風知道他心里不舒服,說道:“也好,我也累了。”說著就躺下來,他甚至連墊子也沒有取出來,直接就在地上睡著了。
  第二天,整個禁制完全停止運轉,一眼看去,當真是一片荒涼,不論是余典還是邢風,都看不到禁制活動的痕跡,等雷星峰爬起來,他觀察了片刻,說道:“洪霸完了,我想他是沒有機會逃出了,這么短的時間,禁制就平復下來,那么禁制一定有收獲了。”
  余典道:“我要怎么才能退出去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第一,方向不能錯,這點用秘門坐標就能解決,第二,就是速度,速度要快,不能有任何猶豫,盡可能不要等到禁制發動第三波攻擊,那樣的話,你支撐不下來的,最后,祝你好運了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你可以到交易點等我們出來,也許我們能夠找到不少好東西,呵呵,那時候用來和你交易,當然,你必須有我們需要的東西。”
  余典頓時沮喪道:“哪還有什么好東西?阿峰需要的雷系材料,我手里的雷系材料,已經沒有了啊。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你不會和別人交易啊?”
  邢風笑道:“是啊,這個辦法不錯,交易我們需要的東西,然后再來和我們交易,多好!”
  余典道:“嗯,這個辦法還行,好吧,是你們先走,還是我先走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當然不能一起走,還是我們先走吧,你必須等到禁制完全平靜下來,再離開……其實你也知道,洪霸之所以完蛋,就是同是都在禁制大陣中,引發的禁制反擊,比單人要厲害多了,原本還有希望逃出去的,兩撥人都在禁制,反而逃不掉了。”
  余典道:“我知道啊,都見識過了,放心吧,我不敢亂來的,你們先走吧,我還要考慮一下,有些問題要想清楚,不然還真不敢就這么沖入禁制大陣中。”他對禁制都有陰影了,看到禁制就頭皮發麻。
  心情沒有徹底平復前,余典沒有打算離開這片禁制空白點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也好,老邢,準備好了嗎?我們繼續闖!”
  邢風也鼓起勇氣,他心里其實也有所畏懼了,只是前方的誘惑力更大,所以他還是硬著頭皮跟著雷星峰闖。
  “好!走!”
  余典看著雷星峰走入禁制中,而邢風緊貼著他也進入禁制,讓余典驚訝的是,兩人竟然沒有觸動禁制,而是以一種奇怪的姿態,仿佛在跳舞,仿佛在躲避著什么,奇形怪狀的動作,讓他張大嘴巴合不攏來。
  這是干什么?
  余典當然不知道這兩個家伙,在躲避禁制節點,也就是說,按照理論來,如果一路都能避開禁制節點,那么他們根本就不用和禁制戰斗,直接就可以越過禁制,絲毫不損。
  讓余典更加不解的是,兩人的動作就像是排練過很多次,每一個動作都是一樣,邢風稍微慢一拍,他就這么看著兩人手舞足蹈的離開,然后越走越遠,竟然走出幾百米遠,也沒有讓禁制爆發。
  余典就徹底郁悶了,如果禁制不爆發,他覺得自己也可以進去。只是他沒有想過,自己能夠做到和雷星峰同步?這要經過多少次配合才能形成的默契,他如果跟著雷星峰,能夠走百米,估計也就極限了,想要避開禁制節點都難。
  雷星峰不停的觀察思考,帶著邢風一點點向前走,速度不算快,但也不算很慢,這種速度,剛好夠邢風跟上,再快點,估計邢風也就跟不上了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小心,這里禁制節點比較密集,移動的禁制節點也多,注意同步啊!”
  邢風每次和雷星峰走在禁制中,都是滿頭大汗,神經繃到極致,可以說大氣都不敢多喘,他咬牙道:“放心,我會跟上的!”
  這種艱難行走,別說是邢風了,就算雷星峰也會覺得極度勞累,但是雷星峰知道,越是這樣,就越是要努力做到不觸動禁制,這里的禁制越來越變態了,以他的目光,當然知道,一旦觸動的后果是什么,能夠不觸動禁制,那么危險就會降低到最少,哪怕到了禁制邊緣,才觸及禁制,那也比在禁制中央觸動要強的多。
  有一段距離,雷星峰甚至要靠飛來躲避,飛的危險更大,因為時不時會有禁制節點快速劃過,其速度之快,他根本就不可能反應過來,不用多少,幾個禁制節點,就可以引起大規模的禁制反應了。
  邢風道:“前面有禁制空白點嗎?”
  這里由于沒有干擾,禁制也沒有爆發,所以雷星峰可以觀察到很遠的地方,他說道:“暫時沒有找到,這里的禁制相當厲害,我們盡量別觸及到,不然的話,會非常,非常的麻煩。”
  邢風說道:“明白,先前的禁制,已經搞得我受不了,這次,盡可能的走遠點!”
  兩人當真是小心翼翼,盡可能的走的快點,也盡可能避開禁制節點,只是這樣一來,兩人都有精疲力竭的感覺,這比戰斗要累多了。i12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