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5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5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5)     

第一章水鄉財主(上)


  但是,鱷蛟魚全身都是寶,一條成年的鱷蛟魚,價值最少也有三百到四百金環,尤其是鱷蛟魚的膽,更是修煉者的一味藥,可以用來制作藥劑,因此還是有漁民會去冒險。
  周老大說道:“他們不會去大摩灣吧?那里可兇險。”
  張老大笑道:“可不就是大摩灣,也就那里的鱷蛟魚最多。”
  周辛小聲道:“那可是找死哦。”
  張老大輕輕拍了他一巴掌,說道:“小家伙,別亂說。”
  周辛很是不服氣,他嘀咕道:“田家老四就是一個不靠譜的家伙。”
  四人吃吃喝喝,雷星峰忙著吃蝦,吃魚他很一般,前世他對魚的興趣就不算大,但是他極喜歡吃蝦,所以看到這一盆鹽水大白蝦,算是對了他的胃口,一個勁的狂吃,至于烈酒,他喝了一口也就算了,這酒水的味道,實在是很一般,就是比較烈性而已。
  張老大和周大叔喝酒都很慢,不是他們酒量不行,而是舍不得狂喝爛飲,張老大過來,也就是蹭點酒喝,他可不好意思盡著自己的量喝,如果盡著自己的量,沒有兩三斤烈酒,是不可能讓他喝爽的。
  周辛和雷星峰一樣,也就喝了一口也就算了,兩人更喜歡吃東西。
  突然,一陣轟動,小孩子都沖到碼頭上,向著另外一邊跑去,周辛畢竟還是一個孩子,看到熱鬧,也忍不住跑了出去,他說道:“雷哥哥,去看看!”
  雷星峰也吃的差不多了,他抄起湖水洗洗手,這才跳上碼頭,跟著一群孩子過去。
  幾條木船駛來,其中有一條木船格外大,長約二十米的尖頭船,三面大風帆,這還不是引起轟動的原因,引起轟動的是船舷邊上扣著一只巨大的魚,那魚最少長達八九米,比邊上小船還要長一點,有人說道:“天啊,那是鱷蛟魚!”
  “那是田家老四!船頭站著的是田家老四!這家伙要發財了!”
  “哎,田家老四邊上的人是誰?那幾個人是誰?”
  “別多說,那是輪師!”
  很多漁民也涌來,一個個睜大眼睛看著。
  一共四條小船,一條大船,很快就靠山碼頭,有人下船,用大鋼勾釘住鱷蛟魚,用力拖上木質的碼頭,這個碼頭都發出嘎巴嘎巴的聲音,那玩意太重了,這里的碼頭很難有如此大的承重,有漁民叫道:“太重了,太重了,碼頭要塌了!”
  鱷蛟魚巨大的尾巴被拖上碼頭,身體還沉在水中,但是已經無法繼續向碼頭上拖了,那真的會壓垮這座木制碼頭。
  孩子們都好奇的圍攏過去,周辛也不例外,他靠的很近,好奇的伸手去摸鱷蛟魚突出鱗甲。
  雷星峰站在不遠處,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龐大的水生魚類,他反而不那么驚奇,這世界的生物和前世各有不同,但是能夠找到類似的共同點,有些東西卻大差不差,比如有豬牛,有羊馬,有雞鴨,有獵狗,有野狼,但是更多的是他不知道的生物,他也是見怪不怪了。
  這只鱷蛟魚,雷星峰就當成一只超大型的鱷魚了,唯一讓他有點好奇的是鱷蛟魚身體的顏色,那是深藍色的鱗甲,在余暉的照耀下,真是美麗異常。
  雷星峰轉身向回走去,剛剛邁出一步,就聽身后噼啪一聲響,那聲音他非常熟悉,那就是清脆的耳光聲音,緊接著就是一聲呼痛聲,聽到這聲音,雷星峰的臉色就變了,他猛地回頭,就看到周辛捂著臉,眼里全是淚水,畏懼的看著一個年輕男子,那男子身后站著一個二十來歲的漂亮女人。
  剎那間,雷星峰仿佛被人打了一記耳光,他本質和雷暴差不多,是一個極其護短的人,周辛雖然是一個孩子,他不但救了自己的一命,而且非常的懂事乖巧,對雷星峰一口一個雷哥哥,就算他是一個普通人,雷星峰也把他當成自己的小弟弟,他不知道周辛為什么被打,可他知道,一股怒火瞬間就沖到腦門上。
  “混蛋!誰讓你碰到小姐了?”
  那個年輕人喝罵道。
  雷星峰一步步的走了過去,這一刻他有殺人的沖動,這倒不是他喜歡殺人,而是修煉雷系功法,自然而然帶來的后果,一旦動怒,第一個念頭就是殺人,而且是極度沖動的想要殺人,不殺不足以平息怒火。
  周辛被打傻了,他自小就和大爹生活在一起,從來沒有被打過,加上他很少和人接觸,就算接觸,那些人也是大爹的朋友,對他都很友善,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惡人,他根本就明白為什么被打,就這么呆呆的看著那人。
  那個年輕人更是火大,揚手再次抽去。
  啪!
  眾人定睛看去,這才發現那個年輕人捂著臉連連后退,一個少年站在周辛身前,緊接著那少年跨上一步,又是一巴掌抽去。
  連續不斷的抽了九記耳光,那個少年才算停手。
  周辛也嚇傻了,他沒有想到雷星峰會出來,還抽了那人很多的耳光,他現在知道了,耳光真的很痛。
  那年輕人快要瘋掉了,他從來沒有被人如此狠抽,一張臉都快要打爛了,好不容易等到雷星峰住手,他已經說不出話來,捂著臉不停的嚎著,誰也不知道他嚎些什么。
  “天啦,那是田家老四的兒子,田大炳,他可是輪師啊!”
  “那少年不知道是誰家的?”
  “好像是周通的小侄子被打,那少年才出手打的……”
  “不像話,一個大人欺負一個孩子!”
  “噓!小聲點,田大炳很霸道的,小心他找你麻煩。”
  周圍漁民議論紛紛。
  田大炳好不容易緩過一口氣,他跳了起來,吼道:“你敢打我?”
  啪!啪!啪!
  又是三記耳光,抽得田大炳腦袋亂晃,雷星峰的怒火還沒喲消散,聽到他還敢說話,直接上去,再抽三下,淡淡說道:“我就打你了……你還能怎么樣?”
  耳光不能殺人,這已經是雷星峰竭力控制了,也沒有用輪力打人,就是用了點力氣,還沒有用全力,若是用全力,估計一巴掌就把他的腦袋抽爆了。
  咚!咚!
  兩聲響,從大船上跳下兩個人來,一個中年人,一個年輕人,兩人跑到田大炳身前,那個中年人扶起田大炳,急道:“大炳,大炳,怎么了?有沒有傷到,有沒有傷到?”
  田大炳嘴角鼻子不停的流血,臉已經迅速腫了起來,他口齒不清道:“爹,他,他打我……”
  田家老四眼睛都紅了,他說道:“你是誰,敢打我的兒子?”
  雷星峰當真霸氣絕倫,根本就不羅嗦,上前就是一腳,直接將父子踢翻在地,他說道:“向你學習,敢打我小弟,就準備給我打!”
  邊上那個年輕人說道:“小子,你太狂了!”
  雷星峰淡然道:“給我小弟道歉,這次就算了,我不問是什么原因造成的,但是敢打我小弟,就必須付出代價。”這一刻他根本就不想講理,對于蠻橫的人,你就要比他還要蠻橫,否則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的。
  那個年輕人臉上露出一絲猙獰,他說道:“你是……哪個門派的人?”他敢肯定,一個普通人是不敢這樣猖狂的,也只有修煉者,才會如此霸道。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是普通人又如何?是輪師又如何?”
  沒等那個年輕人說話,又一個中年人跳下木船,他來到雷星峰面前,說道:“小家伙,嗯?你……你……”他稍稍探查,不由得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。
  周通快步上前去蹲在周辛身邊,連聲道:“小辛,他為什么打你?”
  周辛委屈的說道:“我只是好奇的摸了一下鱷蛟魚……他就,就打我……”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什么被打。
  田大炳道:“他踩到了阿寶的腳……我才打的他……”阿寶就是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女子。
  那個中年人能夠感受到雷星峰的不同,但是他無法知道的更多,他是一個萬輪師,是田大炳的師傅,徒弟被打,師傅如何還能坐得住,畢竟和年輕人不一樣,他就謹慎的多,先探查雷星峰的實力,所以沒有動手,只是探查的結果讓他驚疑不定,因為他感覺雷星峰很有點深不可測的感覺。
  中年人思來想去也不明白,這只是一個少年人,最多也就是十七八歲,看上去應該沒有成年,再怎么厲害,也不過修煉過,能厲害到哪里去?
  雷星峰冷眼看去,中年人,他身邊的年輕人,還有那個叫阿寶的年輕女人,外加一個田大炳,應該都是修煉者,不過他可以清楚的知道,最厲害的應該是那個中年人,一個萬輪師而已,都是等級很低的修煉者,他見到過太多的真人級高手,對于萬輪師還真的沒有什么感覺,更何況他現在可是密輪師。
  田大炳叫道:“師傅,師兄,給我報仇啊!殺了他!”
  四周的漁民忍不住后退一步,輪師殺人,尤其是殺普通人,在這種地方,真的沒有地方伸冤,死了也就死了,所以普通人對修煉者真的很畏懼,聽到田大炳喊出報仇,一個個心里都開始發寒,也就是一點沖突,他們就要殺人了。
 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  三更,求票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