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第二章外界傳說(下)

邢風道:“呃,這個估計就難了,七環真身……是有本事做到這一步啊,沒錯,的確是七環真身,只是達到這種程,按照我的估計,天上地下,無所不能了吧。”
  雷星峰心道:“怎么可能?無所不能?還不是空間禁制困死了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其實,我們這個世界的修煉功法,主要針對的是基礎,這個基礎就是印,而外面的世界,修煉的同樣也是印,但是他們有所不同的是對印和真身的處理,所以,兩者有類似,也有很大的不同,他們的真身才是真正厲害的,我們就弱多了,這問題主要就是印比較弱。”
  “可一個印,無論如何修煉和煉制,其威力是有限的,比如我們晉級到了君王級,單論印的威力,我相信,我們的單印威力,比外界強很多,可他們一旦修煉雙印的時候,我們就沒法了,基本上沒得比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如果在道君級別就修煉雙印,會如何?”
  邢風擺擺手,說道:“必須要達到高級君王的程,才有可能修煉雙印,不然根本就無法承受,可惜我被耽誤了,一直到巔峰君王,都找不到合適的材料,要知道,每增加一枚印,這印的質就不能差,需要消耗海量的材料,高級材料和寶物也要耗去不少,對于我們這∽↓種修煉者而言,負擔實在大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還差什么材料?”
  邢風道:“材料也還罷了,主要缺乏一個靈物,可惜我曾經見過一個火系靈物,可惜沒有抓到,就看這次運氣怎么樣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心里一動,靈物,果然,雷星峰已經確定,七層雷印的主人,就是七環真身高手,而且來自外界,雷星峰道:“外界是指哪里?”
  邢風道:“相當遠的地方,要通過波若荒原,嗯,經過一段天塹吧,就能過去。”
  雷星峰徹底傻眼,波若荒原沒聽說過,可是天塹,那就印象深刻了,當初他就是通過天塹過來的,難道邢風說的外界,就是他曾經的家鄉?隨即他就否定了,這絕對不可能。
  想了想,雷星峰道:“去外界的天塹,在哪個方位?”
  邢風道:“在這一帶……”他掏出星蟒錄,這是一幅域外星空的草圖,有大致的形狀。
  雷星峰掃了一眼,頓時發現,這個天塹不是自己走過的那條天塹,方向剛剛好相反,也就是說,當初雷星峰過來的天塹,如果不停住,一直向前,另外的一條天塹就能遇上。
  剛好跨越整個域外星空,雷星峰現在回想起來,當初在天塹上,其實有很多隱形禁制,那時候,他還沒有現在的水平,若是現在上了天塹,他深信自己一定會有所收獲的。
  邢風收起星蟒錄,說道:“坐標我會給你,另外,我告訴你的一些東西,暫時不要外傳,其實,我也是機緣巧合,遇上了一個外界來的高手,我算是他在這里的一個弟,他后來走了,告訴我,如果修為達到兩環真身,就可以去外界找他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這里,外界來的人多嗎?”
  邢風道:“幾乎沒有,我曾經問過外界的師傅,他說,一般到這里來的高手,大都是找些特殊的物,一般情況下,他們不會選擇過來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原來如此。”
  七環真身!竟然被空間禁制困死,雷星峰突然想起那顆火印,也許是兩人爭斗?不對,他猛然醒悟過來,單純的空間禁制是困不死這種高手的,而是這禁制誘導兩人爭斗,估計他們到死都以為是在攻擊禁制,再也想不到相互攻擊。
  空間禁制相對較少,任何禁制大陣中,只要加入空間禁制的因素,哪怕還不是空間禁制,就已經很可怕了,更何況,空間禁制作為一種主要的禁制大陣的重要因素之一,這種禁制大陣,一個人進去還好,最多也就是困在,如果兩個以上,那就真的很麻煩,除非有人克制著不攻擊,可是某一個人不攻擊,不代表其他人不攻擊,最后總是要兩敗俱傷的。
  尤其是兩者的實力相差不多的情況下,更是如此,直到現在,雷星峰才算想通了禁制大陣中的那兩具尸骨存在的原因。
  再仔細回想了當時的禁制大陣,雷星峰心里直發寒,這個大陣當真很變態,不但是連環性質的禁制,最關鍵的是空間禁制布置異常巧妙。
  雷星峰暗自琢磨,如果自己無意間陷入這種禁制的話,一個人,他沒有任何問題,一定可以出來,如果兩個人,而對方的實力又不弱,那么他就很難跑出來,因為空間禁制會引導同伴發起攻擊。
  當然了,如果雷星峰成心離開,那么只要開啟鏡之界就可以了,可鏡之界又有幾個人能夠擁有?
  按照邢風的說法,雷星峰發現自己可是兩環真身了,也就是說,他的實力,在無形中已經增長到超過邢風了,難怪見到邢風后,沒有以前特別的拘束,感覺威脅似乎消失了。
  雷星峰暗自竊喜,他沒法不高興,參考塔形七層雷印,誤打誤撞之下,竟然成就了自己,成為雙環真身,難怪實力會如此強悍,原來雙環真身,竟然是邢風追求的,也是外界修煉者追求的。
  ~~~~~~~~~~~~~~~~~
  第二天,人集合后離開交易地,邢風打開秘門,人快速進入其中。
  從秘門出來,雷星峰發現這里竟然是難得的一片綠地,有樹有草,樹少草多,地面上還有細細的徑流,雷星峰驚訝道:“這可難得了,竟然有那么多植物。”
  余典道:“這地方,是一個木系的修煉者培養的,由于這里的禁制全都被徹底毀滅了,所以,這一帶是難得的平靜地方,有人就在灑上樹種和草籽,沒有多少年,這里就變了模樣,很多人都愿意到這里來休息,是這一帶難得的,比較舒服的地方。”
  邢風笑道:“嗯,這個點也是可以交易的,因為這里能夠補充水,當初我們遇上的暗河水,可是不能飲用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暗河水中有血蟲,誰敢喝?那是找死。”
  余典道:“那是特殊的暗河,這里還有別的暗河,可沒有那么恐怖。”
  邢風說道:“越是可怕的地方,越是有好東西,只有最危險的地方,才可以出最好的寶物。”
  這點雷星峰和余典都承認,因為越是危險的地方,修煉者就越是難以進入,保留的時間也就越長,才有可能找到好東西,這已經是一個規律了,只是大部分修煉者,是不敢進入這種危險地方的,明顯就是送死的地方,修煉者還沒有那么傻,只有相對擁有一定的把握的修煉者,才會進入,就算得不到東西,也能全身而退。
  任何修煉者在這里,首先考慮的不是得到寶物,而是如何保住性命的前提下,得到寶物,這點是大家的共識,除非什么都不懂的新人,不過,這種傻乎乎的家伙,基本上都死在了禁制中,僥幸活下來的人,也就會了這里的生存規則。
  踏著柔軟的野草,有清風徐來,雷星峰頓時感覺好多了,一直壓抑的情緒也得到放松,他忍不住說道:“這地方不錯啊!”
  余典笑道:“其實這里很一般,主要在幻天境,很少有植物存在,突然來到這里,那感覺會很親切,也會讓人很放松,所以才得到那么多人喜愛。”
  雷星峰問道:“怎么走?”
  邢風道:“跟我走好了,很好辨認的,你看前方,有一座尖頂的山峰,那是一座很奇怪的孤峰,只要走到孤峰下,就能看到全禁制區域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睜大眼睛,仔細觀察,果然隱隱約約有一座山的影,余典笑道:“很遠的,從這里走過去,要相當長的時間,腳步要是快點的話,大概要走五六天,慢點走,就是七八天,甚至十天也是可能的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主要是不能飛,只能走,這就耽擱時間了。”
  人在野地里快速向前走去,一邊走著一邊閑扯,交換著各自獲得的信息情報,主要是關于禁制分布,哪里寶物可能多一點,哪里比較危險之類的。
  大約在第六天,人趕到孤峰下,這座巨型山峰讓雷星峰很是震撼了一把,在下方都看不到山峰頂端,高了,而且以雷星峰的眼光,山上布滿了各種禁制。
  雷星峰問道:“有沒有人爬上去過?”
  邢風道:“其實這里也是一個點,一個尋找材料的點,不過,這座山峰同樣很危險,一般人只敢在周圍,應該沒有什么人敢上山吧。”
  雷星峰只是盯著看,很快在山腰的位置,他發現了空間禁制的痕跡,也就是說,這座山峰中上部,有空間禁制存在,這玩意簡直就是大殺器,若是不懂禁制的,上去就是一個后果,死!
  余典道:“這山還是別招惹了,上面未必有什么好東西,可是這樣上去,絕對很危險。”他本能的覺察到了危險,根本就不愿意上山,僅此一點,就看出這家伙是一個老油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