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霸天雷神20 結伴(下)

因此在這里結伙,是相當冒險的事情,一般情況下,這些高階修煉者是不愿意結伙同闖的。
  邢風道:“是我和他結伙,暫時,我們還不想加入新的人。”
  余典怒道:“為什么?大家不都是萍水相逢嘛,為什么你們兩個可以結伴,我就不行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因為我們已經結伴過很多年,在大裂縫的時候,走散了,后來在幻天境又結伙,呵呵,不過又散開了,這次我來交易點,就是為了看看,他在不在。”
  余典頓時泄了氣,他也知道,在這里有兩個人能結伴,那么是一件多么幸運的事情,很多高手,在這里待了十幾年,甚至百來年,也找不到一個人結伴,太難了,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脾性,能夠找到相互幫助的極少,高階修煉者,有哪個沒有自己的脾氣性格,又有誰愿意遷就別人?寧愿一個人,也不想結伴。
  其實也不是不想結伴,而是結不了伴。
  余典和雷星峰交易過,知道雷星峰說話是算數的,所以愿意嘗試著結伴,結果被邢風直接就否定了。
  想了想,余典說道:“這樣吧,我們三人結伴,東西嗯,寶物,按照各人所需挑選,如果東西實在好,大家都想要,那么按照貢獻大小挑選,得到的人給別人補償,怎么樣?”
  三人結伴,實力就非常強了,更何況,雷星峰還帶著雷星瑤,她可是木系的,戰斗不行,但是她擁有治療的力量,能夠達到君王級,那么她的治療就可以惠及君王級的高手。
  邢風有點猶豫,雷星峰也有點猶豫,兩人對視了一眼,卻同時點頭答應。
  余典大喜,說道:“那好,我就加入你們。”
  其實,雷星峰和邢風在對視的時候,同時想明白一件事情,結伴三人,他們兩個是同盟,怎么也壓制得住余典,那就算他一個又有何妨,怕他翻天嗎?
  所以才同時答應,這也說明了,這兩個家伙,配合時間久了,默契是相當的好。
  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,是雷星峰同意余典加入的因素之一,雷星峰曾經從余典那里,得到極其罕見的雷系靈物,這解決了雷星峰最重要的一個困境,如果找不到這個雷系的靈物,還不知道要多久,雷星峰才可以融合一顆雷印,僅此一點,雷星峰也愿意提攜一下余典。
  這就是余典能夠加入的原因,其實也是余典的運氣,要知道,雷星峰可是精通禁制的,原本的作用還有一定限制,主要是因為他的實力還不夠,現在的實力足夠,加上精通禁制,這樣他就是最主要的力量了。
  邢風并不知道雷星峰的變化,不過,他一直希望和雷星峰一起,畢竟身邊有一個精通禁制的家伙,實力又不弱,得到的好處就不言而喻了。
  這幻天境世界,就是一個禁制世界,誰掌握了禁制,誰就能得到最大的好處,可高階修煉者中,能夠懂禁制的人并不多,精通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接觸了那么多人,邢風當然明白這個道理,而且,雷星峰原本是精通禁制的修煉者,可實力委實不怎么樣,還是在他的幫助下,才突飛猛進的。
  經過那么長時間的考驗,雷星峰深得邢風的信任,這份信任相當來之不易,讓一個高階修煉者去相信另外一個高階修煉者,那幾乎是非常困難的事情,由于都是高手,行事基本隨心而動,顧忌又極少,不是共同經歷過一段事情,誰知道對方是什么脾氣?這也是這里人很難結伴的原因之一。
  雷星峰并不想帶著雷星瑤和人結伴,不過,暫時還能讓雷星瑤玩一段時間,一旦有危險,雷星峰會找機會送她回鏡之界。
  雷星瑤心里也明白,一旦他們三人結成伴,她就不可能長時間留下,畢竟戰斗實力太差,真身移動又慢,若是真身移動快捷,那么跟著雷星峰還有戲。
  不過,雷星瑤心里并不遺憾,這次能夠跟著哥哥出來,總算開了眼界,回家又有動力繼續修煉了。
  雷星峰問道:“前輩,你知道的那個地方,自己進去過嗎?”
  邢風看看雷星峰,說道:“阿峰,以后不用叫我前輩,這里實力為尊,有了實力,彼此就平輩交往吧,你叫我老邢,邢風都可以。”
  余典道:“叫我小雨點就可以了。”
  雷星瑤聽著就想笑,這老頭很有意思,一副為老不尊的模樣。
  三個人結伴,在幻天境就算極強的勢力了,這里都是單打獨斗的高手,最重要的一點,這里的人來自四面八方,基本上不存在同鄉之類的人,除非像雷星峰這樣,帶著自家人來,這種狀況也是極少的,要知道任何一個地方,供養出一個高階修煉者,消耗資源,根本就吃不消,很難再培養出第二個同樣的高手。
  比如明澤盟,這樣大的一個聯盟,達到君王級的修煉者也極少,還普遍都是初級和中級的,高級最多也就兩三個,巔峰級的話,就很難說有了。
  以明澤盟那么大的勢力,也就能夠供養那么多,換一個稍微小點的勢力,根本就養不起高手。
  所以,來到幻天境的高手,很少有來自一個地方的,這里也沒有套老鄉的習慣。
  余典看著雷星瑤,沉吟了片刻,說道:“木系啊,真是少見。”
  邢風點頭道:“木系很少能夠修煉出來的,看樣子,你這個哥哥很好,應該是他幫助的吧,嘖嘖,可真是不容易。”
  每個修煉過來的人,尤其達到高階的修煉者,心里十分明白,一個修煉者要耗費多少資源,以雷星瑤白白嫩嫩的一副小姑娘模樣,就知道,她需要的材料,一定不是自己去掙來的。
  余典也一樣有這種認知,他看到雷星瑤就知道,這人對雷星峰非常重要。
  他掏出一節很不起眼的木頭,一尺長,上面有一根斜的樹芽,一葉一芽,嫩嫩的著淡黃色光芒,這種黃色,就是所謂的鵝黃色,非常的好看。
  而這木頭卻非常不起眼,碗口粗,像是被硬性扳斷的,只有一尺長,黑黝黝的一點也不起眼,要不是有這嫩芽,沒人會覺得是好東西。
  雷星瑤瞬間就瞪大了眼睛,她可是木系高階修煉者,東西好和壞,當然可以清楚辨別出來,幾乎看到這節木頭的同時,心里就閃過一個念頭,這是寶物!
  而林靈已經在木印中亂蹦了,她可不敢在外人面前露出腦袋來,所以在木印中亂蹦:“嚶嚶,積木啊,是積木啊,快點收下啊,嚶嚶!”
  雷星瑤反而冷靜下來,這要得益于雷星峰經常給她一些天材地寶,也讓她鍛煉出來了。
  余典見雷星瑤面色如常,心里微微失望,他得到這件東西已經很久了,神奇的是,這節木頭永遠這樣,而上面的一葉一芽也一直如此,沒有萎縮,沒有枯死,就這么一直存在,所以他才認定這玩意不凡,可是他也給了不少人看,都無法鑒別是什么東西。
  想想留在手中也沒有什么用,干脆就做人情吧。
  余典道:“第一次見面,沒什么好東西,這個就送給你吧。”
  雷星瑤落落大方道:“那就謝謝了。”說著就接過林靈口中所說的積木,瞬間就收入了木印中。
  雷星峰剛要說話,就見雷星瑤取出兩支細小的瓶子,遞給余典道:“這是耀奠,不知道前輩有沒有聽說過,嗯,這是我的禮物。”
  邢風的見識畢竟廣博,他說道:“耀奠?不對,是妖典吧,這玩意可以治療高階修煉者噢,這是好東西啊。”
  余典明顯不知道這是什么,他說道:“有什么用?”
  雷星瑤道:“本體受傷,只要還剩下一口氣,耀奠就能救治回來,我是藥劑大宗師!”
  余典一把就搶過來,這可是好東西,到了高階,能用的藥劑極少,不是藥劑大宗師,根本就沒有辦法配置,其實,余典是高估了雷星瑤的水平,雷星瑤之所以可以達到藥劑大宗師的程度,還是依仗林靈的實力,不然她也配不出這種藥劑來。
  邢風道:“相當于半寶物了啊!”
  雷星瑤又取出兩支,遞給了邢風,說道:“既然給了余典前輩兩支,那么邢風前輩也有兩支。”
  邢風指著自己的鼻子,驚訝道:“給我的?”
  雷星瑤點點頭,說道:“嗯,給前輩的。”
  這一招把邢風感動了,他搓著雙手,有點期期艾艾的說道:“這如何是好啊,不好意思啊”接過兩支耀奠,他開始翻看自己的輪藏空間,想要找出木系的寶貝,他覺得這小姑娘太招人喜歡了。
  可惜,邢風很少關注木系材料,因為他很少用的,所以輪藏空間中的木系材料不多,大都是隨手收入輪藏空間,然后就忘記了。
  邢風找不到合適的材料,頭上都冒出汗來。
  雷星瑤并不在意,她正在和林靈溝通,想要知道,得到的所謂積木是什么東西,她心里也好奇,以林靈這種天生對木系寶貝敏感的靈物,會急的跳腳,這東西一定有名堂。
  “小靈,這積木是什么?”
  然后,雷星瑤就看到林靈在木印中,抱著那截不起眼的木頭在咿咿呀呀的,不知道念叨著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