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2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2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2)     

霸天雷神20 鱷蛟魚(下)


  雷星峰道:“多少錢一斤?”
  老掌柜看著眼前的少年,這是一個體型修長的少年,臉孔稚嫩,卻有一種怪異的成熟感,給人很踏實的感覺,隱約有一股氣勢,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漁民,他不由自主的說道:“一個銅環一斤,十個銅環……嗯,十一斤,用銀環也行,一個銀環也是十一斤。”
  雷星峰知道這里的錢是十進制的,十個銅環就是一個銀環,十個銀環就是一個金環,而且這大陸的錢幣相當穩定,普通人最多用到銀環,基本都是用銅環作為主要錢幣,當然,絕大部分普通人還是以物易物的方式交易。
  周辛小聲道:“雷哥哥,我帶錢了……”
  雷星峰制止他說下去,在泰朗夜寨,他就收到不少金環,其中大部分都給了雷星瑤,不過也有幾袋子金環被收入輪藏空間,原來準備給雷星瑤的,后來又忘記了,對于他們而言,金環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  反手間,雷星峰手里出現一個皮質的袋子,這袋子制作的非常精美,淡褐色的皮革,口部有松緊皮索,伸手在皮袋中抓了一把出來,叮當聲中,六七個金環放在了柜臺上,手腕一翻,皮袋消失。
  老掌柜眼睛猛然睜得滾圓,他可不是沒有見識的漁民,他知道只有修行者才有類似的手法,再看雷星峰,他眼里只有恭敬,再也沒有傲慢,驚訝道:“是金環!這個……沒問題,一個金環可以買一百一十斤大米。”
  周大叔雖然是漁民,可是他不傻,他說道:“老掌柜,你賣貴了。”
  老掌柜神情不動,他的確是賣貴了,不過,這也正常,他是按照正常的比例賣出,其實,金環實際的價值相當高,一個金環在市場上,可不止換十個銀環,而是可以換十一個銀環,外加幾個銅環,因為金環更容易攜帶,是那些大商人最喜歡的。
  “好吧,你說多少?”
  周大叔道:“一個金環加十斤米。”
  老掌柜這次沒有多說,很干脆的點頭道:“好,就這么說,一個金環,一百二十斤大米,你們買多少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就這么多。”他指指柜臺上的金環。
  老掌柜數了一下,說道:“七個金環,八百四十斤大米,沒錯吧?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沒錯。”
  周辛還在板著指頭算數,可是他還是算不清楚,周大叔拍了他一下,笑道:“別算了,你算不清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大米先放在店鋪里,等我們離開的時候,再來拿。”
  老掌柜點頭道:“好的,我會派伙計幫你們送上船。”
  離開的時候,周大叔特意說道:“老掌柜,要給我們新米哦,陳米就不用拿出來,這可是用金環買的米。”
  老掌柜笑道:“放心吧,我給最好的米!”
  剛出門,周辛就忍不住說道:“雷哥哥,你那個錢袋放在哪里的,我怎么看不到啊!”
  周大叔知道稍多,他有點拘謹的問道:“雷小哥,你是輪師嗎?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大叔,如果我是輪師,你就不理我了嗎?”他知道一個修煉者給普通人的壓力,他沒有高高在上的心理,對于普通人,他很平和,尤其是對待周大叔和周辛,兩人可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了,他更是沒有必要傲慢。
  周大叔道:“當然不會,你,你真的是輪師?”他還是有點不敢相信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嗯,真的,不過,我要暫時留在這里住上一段時間,大叔,你不會趕我走吧?”
  周辛張大嘴巴,半晌,他驚喜道:“哇,輪師哎……你,你真的很厲害啊,哇……”
  周大叔急忙拉拉周辛,說道:“小辛,小聲點,別亂喊……呵呵,雷小哥,盡管住,呵呵,就怕我們這里簡陋,慢待了你。”
  普通人接觸最多的就是小輪師和百輪師,他們對修煉者一概稱為輪師,至于真人,他們不可能接觸到,就算接觸到也搞不清其中的等級層次,只要是輪師,他們就已經十分敬畏了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小辛,沒什么大驚小怪的,難道你們這里沒有輪師嗎?”
  周辛道:“有,有哦,我們這里有輪師,這座水寨就有輪師鎮守的,不過他們都住在水寨最好的房子里,有那些掌柜的供奉著,不會像我們一樣,需要下湖生活。”
  雷星峰不想糾纏于這個話題,說道:“還有什么要買?呵呵,這次我請客,想要什么盡管買。”
  周大叔道:“我把這擔魚干賣掉,呵呵,去換點鹽巴回來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好,一起去。”三人順著木板街道向前,很快就來到一家魚行,魚干收購價格極其廉價,一個銅環,四斤魚干,將近四百斤魚干,也就換了不到一百個銅環,也就是將近一個金環,直接就在魚行換了十來斤粗鹽,三斤細鹽,就已經將這點錢花的差不多了。
  又換了一些燒菜的調料,還有幾只瓦罐,雷星峰主動掏錢購買,因為他們錢已經不夠了。
  購買了一大堆東西,包括一些衣褲,被褥,還有一張漁網,這是周大叔一直想要的,只是價格太貴,這次也由雷星峰掏錢買了,有漁網的話,收獲就完全不同了,他們以前一直是用一根比較粗大的魚線,上面系了一串魚鉤,能夠釣起魚不多,更多的魚反而是周辛下水抓來的。
  在集市上又購買了一些烈酒,幾乎所有的漁民都好這一口,只是烈酒價格昂貴,漁民喝的大都是自釀的米酒,烈酒只有在漁獲多的情況下,才會換一點回來,這次雷星峰一口氣就買了兩大壇烈酒,都是二十斤裝的大壇子,兩個金環一壇酒。
  就這兩壇烈酒,讓周大叔笑的合不攏嘴,平常能夠換一斤烈酒,他就已經很開心了,烈酒不僅僅可以招待客人,可以自己喝,還可以驅寒,可以炮制藥酒,可說是漁民的寶貝了。
  按照雷星峰的脾氣,他甚至想要給周大叔購買一條新的船,只是周大叔無論如何也不肯,就這樣的花費,他已經覺得過分了。
  一直忙到傍晚,三人才回到船上,整理今天購買的東西,周大叔就在船頭煮飯燒菜,準備晚飯。
  小船停在集市外延的木質碼頭上,一排小船上的漁民,這時候都回來了,整個碼頭顯得熱鬧非凡,還有不少小商販,販賣各種小吃,碼頭上亂哄哄的,還有不少孩子在碼頭上亂竄,他們經常會圍攏小商販,咬著手指,眼饞的看著各種小吃,當然,他們是沒有錢購買的。
  小商販中,最受孩子歡迎的就是販賣糖粒的,每個孩子眼里都透出渴望,但是糖粒的價格極貴,一個銅環也就能買一小包,幾顆糖粒,很少有漁民舍得花費這個錢。
  只是在漁民的孩子,往往有自己的辦法,比如,有一個孩子就用自己抓的明魚,換一小包糖粒,讓其他所有的小孩子都流下口水來。
  雷星峰坐在船頭,看著熱鬧的碼頭,這一刻他心里無比平靜。
  一大木桶米飯,一個瓦罐的白水煮魚,一盆鹽水大白蝦,還有一小碟咸蘿卜干,另外倒了三碗烈酒。
  酒香飄起,立即勾引隔壁小船的一個老頭,他笑嘻嘻道:“周老大,喝酒啊……”所謂老大,相對于船老大的稱呼,冠以姓氏,以示尊敬,代表著一個能夠掌控一只船的人。
  周大叔道:“張老大,嘴饞了?哈哈,過來一起喝!”漁民之間關系都不錯,而且他們生性豪爽,很少會忸怩作態,喜歡就來,沒有什么好客氣的。
  張老大提著一只瓦罐就跨了過來,說道:“我獵了一只綠頭鴨,燉了不少時間,火候剛好。”他放下瓦罐,端起一個木碗,喝了一口烈酒,哈出一口氣,贊道:“好酒,呵呵,周老大,發財了呀,居然喝那么好的酒。”
  兩人很熟悉,周大叔道:“張老大,最近有什么消息?我今天剛回來。”
  張老大笑道:“倒是有一個消息,呵呵,你知道田家老四,他們大前天去獵鱷蛟魚去了,聽說還請了一個輪師呢,不知道有沒有成功。”
  周大叔驚訝道:“鱷蛟魚?他們膽子也太大了吧,這玩意可兇殘,不小心的話,船就碎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好奇道:“什么鱷蛟魚?”
  周大叔道:“一種很兇殘的魚,會吃人的!”
  張老大道:“這位小兄弟可面生啊,周老大,這是你的親戚?”
  周大叔含糊應了,雷星峰已經說了,讓他隱瞞自己是輪師,所以他也不敢亂說,張老大笑道:“小兄弟看來不是我們這里的人吧,鱷蛟魚可是大名鼎鼎。”接著他開始吹噓鱷蛟魚的厲害。
  鱷蛟魚,和鱷魚有點相像,不過后肢已經化作魚鰭,前肢有鋒利的爪子,長長的嘴巴,有著刀鋒般的牙齒,體長大約六米,一只成年的鱷蛟魚,可以輕易的擊碎一只小木船,普通漁民從來不敢惹鱷蛟魚,見到鱷蛟魚,會立即躲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