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7 暗河網(上)

兩人都向邊上飛,沒法子,在暗河中央的河道上空飛,目標真的很明確,就算血惆獸不餓,估計也會撲上來,不吃白不吃嘛。[八零電子書www.booksrc.net]
  所以兩人逐漸飛到邊上,度也放緩下來,剛好前面有一條很長的河岸,邢風先落下,看著距離河面只有十幾米的頂部,說道:“如果沒有河岸,這樣飛在上面,就是最好的標靶,難怪沒人向下游,估計也是怕被血惆獸襲擊?”
  雷星峰搖頭道:“血惆獸雖然兇猛,暗河中的血蟲也很恐怖,但是你不會認為,以我們這種實力還會怕嗎?只是麻煩點而已,我想,如果他們不去下游,應該有別的原因。”
  兩人落在河岸上,沿著河岸走下去,邢風點頭道:“嗯,也許是這樣。”他想了想,也認為血惆獸雖然兇猛,但還沒有達到讓他怕的程度。
  沿著河岸走,那感覺就好多了,腳踏實地,才是人類的習慣,哪怕兩人都是修煉者,能夠走在實在的地面上,比飛要感覺好,尤其是危機四伏的地方。
  雷星峰這才注意到河岸的地面,上面有一層血紅色石頭,就像是鵝卵石一般,大小不一,伸手撈起一塊在手中把玩。
  邢風掃了一眼,說道:“血石,你已經用不到了,這玩意低級修煉者可以使用,他們的印,應該會吸收這種材料的,無論什么屬性。”
  就這句話,雷星峰將這里的坐標定在了鏡之界中,他的確不需要,可是鏡之界的修煉者可是需要的,說道:“有什么用?”
  邢風道:“我記不太清了,好像是可以鞏固印的結構,嗯,對于低級修煉者而言,這是難得寶物。”
  雷星峰一路走,一路收,反正也不耽誤趕路。
  邢風好奇道:“你要這玩意干什么?你還有晚輩嗎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現在用不上,以后也許可以用到,我是寧可撿錯,也不愿放過。”
  邢風搖搖頭,他完全無法理解,不過他也不會糾纏這個問題,兩人沿著河岸走了大約幾千米遠,漸漸的河岸開始狹窄起來,距離水面的位置,從幾百米到只有十幾米,頂部的高度,倒是還可以,達到百米以上。
  這路相當詭異,忽大忽小,總體而言,空間還是非常寬闊的。[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棉花糖小說網www.mianhuatang.cc]
  當河岸還剩下不到十米寬的時候,雷星峰說道:“可以飛了,岸邊走,反而不如飛起。”
  兩人重新飛起,而這里可以距離河面百多米高的地方飛,比岸邊又要安全點。
  大約飛了十來分鐘,雷星峰道:“這里原本有禁制……見鬼了,這里竟然也會有禁制!”
  邢風嚇得懸停在空中,說道:“前面有禁制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曾經有,被摧毀了!有些殘留的禁制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說話完整點好不好,很嚇人的!”
  雷星峰忍不住笑道:“哈哈,不是為了嚇你啊,的確這里有殘存的禁制,不過,已經無法揮作用了,這么看來,前面應該有厲害的禁制在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希望禁制不要太變態,最好不要暗系的,別的還好點,暗系的……我都不大敢闖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心里卻明白,地下的禁制,暗系的可能極大。
  兩人一路飛去,不時的看到暗河中有血惆獸的脊背出現,不過都不是很大,看樣子還不會撲出來,兩人就更加小心了。
  終于還是遇上了禁制,這禁制被破除了一半,以雷星峰的眼光,立即就看穿了。
  外圍的禁制全毀,在暗河下的禁制被毀掉一半,這里的暗河,水顯得異常紅,雷星峰和邢風都知道,這紅色,代表了里面有無數的血蟲在活動。
  邢風仔細看了一下,說道:“這已經不是血蟲了,這是嗜血蟲,比血蟲要兇悍多了,它們的食物,就是血蟲,不過它們的繁殖力不如血蟲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嗜血蟲和血蟲的區別是什么?”
  邢風道:“血蟲本能攻擊,嗜血蟲有意識攻擊。”
  下面是瀑布!
  過去沒多遠,就看到奔騰的暗河水傾瀉下去,水霧騰起,足有幾百米高,一直打到洞的頂端,而這水霧,同樣也是鮮紅色的,在雷光的照耀下,看的人頭皮麻,全身都不自在。
  嗜血蟲跟著水霧升起,也跟著水霧落下。
  這就形成了一道封鎖墻,雷星峰想想,這原來是籠罩在禁制中,一旦禁制爆,這水霧絕對是殺人的好東西。
  無聲無息就可以將一個高手化為烏有,當然,在有準備的情況下,嗜血蟲就很難得手了。
  當初毀掉禁制的大高手,大概就吃了水霧的虧,水霧相隔,也就是瀑布上端的禁制全毀,但是瀑布下端的禁制還保留至今,以雷星峰的眼光,當然可以辨別出來。
  兩人都不敢從瀑布上方越過,只敢飛到一邊去,邊上有一道岸,寬只有十來米,同樣也危險,不過,兩人落在岸邊就可以放出真身,這真身還不能全力放出,只能放出一點來,護住本體。
  要知道本體是非常脆弱的,很難抵擋嗜血蟲的侵蝕,而真身可以有效的抵擋,在真身沒有破碎前,本體是很安全的。
  而兩人就仗著這真身直接從瀑布上跳下去,有了真身就沒法飛了,只能跳下去,這樣才能避免被嗜血蟲盯上。
  不敢在瀑布中央跳下去,但是兩人還是敢從邊緣地帶跳下去,至于下面有什么,由于太深了,也看不清楚,至于要不要跳,兩人討論了半天,還是決定跳,總不能走到現在了,還掉頭回去吧?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我先?還是你先?”
  邢風倒也大方,他的實力的確比雷星峰高不少,所以他說道:“我來吧,畢竟我的經驗比你豐富,我跳下去,過十分鐘后,你再跳下來,我會負責守護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好!”
  邢風也沒有猶豫,真身陡然擴大到百米以上,縱身就跳了下去。
  雷星峰側耳傾聽,可是除了瀑布的轟鳴聲,其他什么聲音也沒有聽到,心里不由得寒,他都不知道這玩意有多深,心道:“我靠啊,不會跌死吧?怎么沒有聲音傳上來?”
  才想到這里,就有一聲沉悶的聲響傳上來,嚇了雷星峰一跳,只要多高,聲音才這時候穿上來?也難怪他心虛膽寒,上一世的經驗,過十來米高的位置跳下來,那就叫跳樓自殺了。
  不過雷星峰很快也就反應過來,自己不是普通人,不是上一世那種沒有力量的家伙,而是一個高級君王的修煉者,本身的實力級強悍,這點高度,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  等了差不多十分鐘,雷星峰咬牙將真身放到最大,縱身就跳了下去。
  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嘯響起,幾十秒鐘后兩腿終于觸到地面,轟然炸響中,兩腿直接就插入巖石中,不過以他的實力,真身完好無損,然后他就看到驚人一幕。
  邢風的真身鮮紅一片,那是無數嗜血蟲吸附在上面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快點去除啊!”
  然后雷星峰就看到自己的真身,就像是踩在染料中,那鮮紅色就順著兩條腿蔓延上來,不過他很快就現,為什么邢風沒有動,因為他在觀察,就算嗜血蟲對于由能量構成的真身,也毫無辦法,尤其是經過七彩之光的洗練后,更是沒有絲毫機會,只要本體不露出來,嗜血蟲就沒有什么機會。
  只是雷星峰看著嗜血蟲蔓延身上,卻是忍受不了,那種惡心到骨子里的感覺冒出來,他根本就擋不住,大叫一聲,真身表面陡然冒出一片雷光,刺啦啦的聲響,夾著焦糊味,真身上鮮紅的嗜血蟲頓時冒出一陣陣青煙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別在這里停留啊,繼續前進!”
  邢風的真身這才冒出一大片的火焰來,瞬間,就將嗜血蟲化為灰燼。
  兩人一前一后順著河水向前蹚去。
  無數的嗜血蟲在水中跟隨,身后的水面翻騰著,大團大團的嗜血蟲在尋找著機會,雷星峰道:“好了,停!馬上有禁制了!”
  邢風立即不動,他當然也不敢亂闖禁制了。
  雷星峰真身上再次雷電滾動,將爬上來的嗜血蟲全部消滅,這才說道:“我要觀察一下,這個禁制被毀掉最少一半,威力也減弱不少,主要這禁制依仗了這暗河,還有這暗河中的嗜血蟲,應該不會太麻煩。”
  以雷星峰的見識,當然明白,這嗜血蟲出其不意,就是一個大殺器,若是被它鉆進體內,不用多,幾只就讓你手忙腳亂了,更何況這里有無數只,根本就難以計數。
  在這里只有用真身護體,才能隔絕嗜血蟲,這點雷星峰和邢風都很清楚,所以兩人并不懼怕,一旦進入其中,無可逃避的時候,兩人反而顯得異常光棍。
  全都放下后,兩人心情倒是輕松起來,一個用火焰,一個用雷電,無論多少嗜血蟲都被殺滅,隔離在外,嗜血蟲根本就沒辦法害到兩人。
  雷星峰觀察了半天,說道:“沒法取巧了,只能硬闖,我知道幾個位置,是禁制的關鍵點,必須毀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