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9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9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9)     

第六章火龍飛舞(下)

兩人,兩個巨大的真身,兩只碩大的巨型拳頭,同時砸了過去,都知道若是被火龍撲到,雖然不至于喪命,但雙腳一旦離地,很有可能被禁制挪移到禁制大陣的中央地帶,那就麻煩大了。
  轟!轟!
  砸的火龍一沉,卻沒有被砸碎,這玩意匯集所有禁制力量,變得異常強大,被邢風和雷星峰只是砸到地上,兩人的默契現在就體現了出來,兩人幾乎同時抬腳,用力踢出去。
  轟!
  一個巨大的火龍頭被兩人一腳踢碎,化作漫天火焰,雷星峰喝道:“沖!”
  兩人沖出幾步,這火焰再次快聚集,眼看著一只火龍頭就凝結出來,沒等動彈,雷星峰爆喝一聲,一拳砸在火龍腰部,而邢風一腳反踢,瞬間就將龍頭再次踢碎。
  沒等火龍再次形成,雷星峰已經看到邊界,禁制圈邊界,清晰的落入眼中。
  但是邢風依舊看到的是無邊的火焰,他可看不清禁制的本質。
  拉著邢風,兩人以蠻力瘋狂向前闖去。
  就快要抵達的時候,也就差了幾步,那火龍終于重新凝結完畢,咆哮一聲,瘋狂撲上來。
  雷星峰知道,以真身的龐大,雖然每一步可以走相當大的距離,但同時真身也相當的笨重,度沒有那么快,所以必須遲滯或者擊碎火龍,才能從容離開。
  限制很大,兩人手拉手,就限制兩人攻擊力的揮,不過,兩人默契已久,所以依舊可以抵擋瘋狂試圖纏繞的火龍,這條火龍還在壯大,原本三五米粗軀干,已經暴漲到了八米多,身長更是達到了近千米,一個巨型的龐然大物。
  幸好是用真身戰斗,兩人的真身都高達百米以上,而邢風的真身更是高大壯碩,真身也更加凝練,和雷星峰相比,的確看上去要強不少,但雷星峰也現了一個秘密,他已經開始接近邢風的水平了,而以前,他看到邢風,對方是令人絕望的強悍,自己根本沒有可比性。
  兩人揮的不錯,邢風一把抓住撲來的火龍,狠狠壓下去,雷星峰抬腳就踩,巨大的腳掌狠狠踩在火龍的頭部,轟然一聲炸響,火龍的腦袋上開了一個洞。
  雷星峰踩,邢風壓制,兩人合力,迅的再一次打爆了火龍的腦袋,這腦袋雖然是火焰組成,可有一個特點,打爆之后,整個火龍的活躍程度會大幅度的降低,這時候雷星峰說道:“走!”
  兩人毫不猶豫放棄攻擊,快向外沖去。
  由于只有幾步路,就算真身再笨重,幾步路還是很容易走的,所以兩人在幾息間,就沖出了禁制圈。
  雷星峰一出禁制,就喝道:“收!”
  兩人都收起真身,真身放出,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,都是印提供的,所以修煉者一般不愿意放出真身戰斗,一旦放出,就意味著要拼命,當然,在禁制中,放出真身有很大的好處,其防御力極高,在真身沒有崩潰前,任何攻擊都不會威脅到本體。
  露出本體,雷星峰才算松口氣,他說道:“運氣真是很好,這種火龍會越來越大,隨著禁制的爆,數量也會越來越多,每打散一條火龍,就會壯大其他火龍,若是從禁制中央地帶,一直沖到禁制邊緣的話,前輩,我們面臨的可不是一條或者幾條火龍,而是會出現幾十條,甚至幾百條剛才見到的火龍。”
  邢風收回真身,可以看到他滿臉的汗水,他伸手擦了一把汗額頭上的汗,這才說道:“好變態的禁制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什么火龍,以前就是單純的火,沒見到猶如活物一般的火龍,這禁制還真是厲害。”
  雷星峰搖頭道:“這個禁制根本就沒有揮,最多揮了禁制的一成到兩成的力量,還不停的被我們打斷,雖說邊緣地帶的禁制比較厲害,但我們還是有能力突破的。”
  邢風已經很滿意,以前被困入禁制中,每次都是狼狽萬分,這次卻是在有準備的情況下,以極快的度脫離了禁制的攻擊,這種經歷讓他對禁制有了進一步的認識,也知道擁有一個禁制大宗師的好處。
  “是啊,一條火龍的威力,已經讓我們兩個手忙腳亂了,再多的話,真不知道能不能應付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其實,這種火龍來個十幾條,我們都能應付,但是這玩意是生生不息的,打散打碎一條,根本就沒有用,還會壯大別的火龍,一旦無法脫離禁制,這真是一件令人絕望的事情,敵人越打越多,或者越打越厲害,沒人能輕松對待。”
  邢風也贊同這個觀念,他說道:“這個禁制的確有點不同,火焰竟然可以像活物一樣的……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這是一種更加高級的禁制,我也沒有把握破除,只能做到不被困住,不被禁制消耗到死。”
  邢風搖搖頭,回頭看看禁制,說道:“好了,我們下一步怎么走,還有禁制存在嗎?”由于這里的禁制極高級,所以就算他也看不明白。
  雷星峰瞇著眼睛盯著前方,這里依舊是一片灰白色的砂石地,觀察了半晌,雷星峰說道:“不但有禁制,而且這禁制似乎更加高明,也更加難走,到了這一步,我們就算是想要退卻也難了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根本就不能退,到了這里還退出去的話,我根本就不該來幻天境,既然來了,任何風險都要承擔啊!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好吧,我們再進入禁制中,先休息一下,這個禁制應該不遜色剛才的,甚至更強,估計到了后期也要闖過去才行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嗯,我沒有問題。”
  雷星峰這才拿出一塊厚實的獸皮墊,放在砂石地上,這才盤腿坐下,邢風卻不管不顧的坐下,兩人經過一場戰斗,雖然消耗不大,但是卻很疲憊,壓力太大了,有雷星峰這樣禁制禁制的人,雖然危險不算大,可誰知道這里的禁制會出什么奇怪的招法,萬一搞一個雷星峰也不明白的攻擊,兩人中招的可能性極大。
  誰知道禁制會產生什么變化,哪怕雷星峰是禁制大宗師,也沒有用,他最大的作用,就是不觸動禁制,可觸動禁制后,陷入禁制中,和其他修煉者幾乎一樣,都要抵擋禁制的攻擊,而雷星峰唯一占有巨大優勢的地方,就是他能夠看穿禁制,可以選擇正確的突圍方向,別看這一點差別,這點差別,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  一般的禁制師,也有類似的技能,只是復雜了很多,而且還可能出錯,但也比普通修煉者要強很多,最少他還能尋找突圍的方向,其他人就只能亂闖,修煉者若是不懂禁制,脫困有兩種手段,一種就是憑借實力,強行闖過去,一種就憑借運氣,運氣好的人,也能脫困。
  休息了半天,雷星峰又放出雷印,充滿了能量,這才說道:“我們走,跟上我,這里的禁制還要變態。”
  整個禁制節點的運動度,比剛才進來的禁制,最少快一倍,這就是一個巨大的挑戰,既要隨機應變,又要尋找一條相對好走的路線,對于雷星峰而言,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。
  而邢風也不輕松,他必須要做到和雷星峰同步,并且要貼緊雷星峰,不能有太大的間隔,不然很容易就碰到禁制節點。
  這一路走去,雷星峰感覺壓力達到頂峰,那種隨時禁制就會爆的感覺,真的讓人很焦躁,可就算再焦躁,他也必須設法過去,不能停,不能猶豫,僅僅五分鐘,他就滿頭汗了。
  邢風也好不到哪里去,但是兩人都明白,初期最好多走點,這時候觸動禁制,后面的路就難走了。
  又是五分鐘,兩人都緊張到了極點,這時候,雷星峰看到一個禁制節點,他說道:“快,跟我來,別走神啊,跟緊!”
  一點點靠近,曲折行走,逐漸到了禁制空白點的邊緣,艱難的繞行一圈,終于找到一個機會,兩人沖了進去。
  雷星峰一屁股就坐在地上,說道:“如果那么難走,還不如硬闖!”
  邢風倒是很有興趣,說實在的,跟著雷星峰這樣走,實在太累了,比強闖要累多了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我不知道這個禁制有多大,也不知道這個禁制的威力有多大,反正這個禁制已經出我的認知范圍,只是我本能的知道,這個禁制真的不好惹。”
  邢風吃了一驚,說道:“怎么不好惹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具體如何,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想,你一定不會愿意嘗試一次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我不愿意,有用嗎?”
  雷星峰默默搖頭,他說道:“沒用的,如果觸動禁制……嗯,這個概率實在是太大了,幾乎難以避免,好吧,看樣子我們一定會觸動這個禁制,運氣好不好,就看我們在觸動禁制的時候,我們的位置,是不是在禁制邊緣,如果在禁制邊緣,那才是運氣真的很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