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第八章發掘驗證(下)

除了最多的三種禁制外,還有就是比較多見的幾種禁制,一種是禁錮禁制,進入就動不了,當然對于邢風而言不是問題,雷星峰能夠看出禁制的類型,不進入也沒有問題。
  一種是碰撞禁制,進去就像是進入無形的迷宮一般,人在里面會碰碰撞撞,還有一種比較多的就是重力禁制,進去后,全身最少重幾倍,這種禁制是雷星峰第一次見識,嘗試的時候,讓他驚訝萬分。
  至于還有很多罕見的禁制,只要發現,雷星峰就會如獲至寶般的記錄下來,這些都是布置禁制的素材,以后是可以利用起來的。
  其實雷星峰可以走的很快,因為他發現有不少空地可以過去,當然,以邢風的眼光是發現不了這種空地的,對于他而言,這里全是密密麻麻的禁制,稍不小心就會觸碰到,他可看不到禁制節點。
  雷星峰故意尋找各種禁制,進行驗證,當然,如果是遇見過的禁制,他就繞行,專門找那些他不認識,或者很特別的禁制。
  邢風見到雷星峰又一次站住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  這是一個比較罕見的禁制,雷星峰從來沒有見過,節點甚至可以緩慢移動,禁制也不大,只是占據了百十平方米,可以繞過去,但是雷星峰停在了禁制邊緣,他放出一尊鋼鐵人偶獸,直接走入禁制中,這是他習慣使用的手段,鋼鐵人偶獸,還有別的人偶獸,輪藏空間中放了不少,可惜無法和鏡之界溝通,不然他有更多的鋼鐵人偶獸可以調用。
  鋼鐵人偶獸邁步進入禁制,瞬間,禁制被觸動,然后,鋼鐵人偶獸就被迅速切割掉,整個鋼鐵人偶獸就像是細沙構成,進入禁制沒有多遠,就像細沙構成的身體,迅速塌陷下來,化作一堆鋼鐵砂子。
  邢風驚訝道:“這禁制厲害!”
  雷星峰同樣驚訝道:“空間切割?”
  邢風奇道:“什么意思?什么空間切割?”
  這是雷星峰的概念,無法向邢風解釋,兩個空間移動,會形成一個極細的縫隙,這玩意無堅不摧,再堅硬的東西也能切割開來,除非用能量阻擋,不過,一般的能量也阻擋不住,以他的估計,自己進入是擋不住這種空間切割的,邢風大概還能抵擋一段時間,這是他的估計,沒有試驗前,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后果。
  這可是寶貝,空間切割,若是在結合雷殺陣,禁制的力量就可以極大的發揮出來。
  雷星峰的修為實力還算不錯,可是和邢風相比,那就是渣渣,可掌握了禁制,他就有一絲希望,靠著禁制也許能夠保住一條命。
  仔細觀察,認真學習,同時雷星峰還在挖掘這個禁制,他需要自然形成的禁制構件,這樣他才能模仿,才能復制這個禁制。
  邢風很有耐心的看著,他知道天然禁制的厲害,以前就見識過,有了雷星峰在,他樂的輕松,免得硬沖硬闖,惹來禁制暴、動,他可是見識過禁制大暴、動,一個修為比他稍低一點的家伙,就是活生生被磨死在禁制大暴、動中。
  所以邢風心中對于禁制有相當重的陰影,能不惹就不惹了,哪怕他的修為極高。
  將天然形成的禁制構件收集完整,雷星峰得到類似禁制中樞的一塊材料,一塊黑黝黝的東西,只有拳頭大小,看不出是什么材質,上面有一道道深藍色細紋,雷星峰沒有時間研究,將這寶貝鄭重其事的收入輪藏空間。
  “好了,這個禁制已經破除了,我們繼續前進。”
  足足走了大約十來天,兩人才來到山脈附近,這里的禁制更是密密麻麻,很多禁制都勾連在一起,就算雷星峰也看的眼花繚亂,太多的禁制節點了,讓他也感覺棘手。
  邢風問道:“怎么不走了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這里禁制非常密集,我在找禁制相對稀疏的地方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一切都聽你的安排,只要能夠順利進入山脈,什么都沒有問題。”這點他看的很明白,想要得到就必須先付出,他要付出就是信任,讓雷星峰去折騰,只要能夠達到目標,怎么都好。
  雷星峰心里好奇,他問道:“若是讓前輩自己上去,硬闖沒有問題吧?”
  邢風淡淡道:“別管我上不上得去,現在是你的任務,只要帶我上去,就算一個我不殺你的報酬吧。”
  雷星峰暗自腹誹,這家伙就用這個來威脅自己,可是他還沒有辦法,誰讓自己的實力那么弱,說道:“好吧,跟著我走。”到了這個地方,他已經很難繼續研究了,不過,一些現象還是可以記錄下來的,比如兩個或者兩個以上的禁制變化。
  其實,雷星峰恨不得住在這里,仔細研究一番,可他心里明白,暫時停頓一下可以,住下來是絕對不可以的。
  一路慢慢向上,雷星峰尋找著禁制之間的空隙,這種空隙總是有的,若是看不到禁制節點,那么就不可能找到這種空隙,邢風驚訝的發現,一路向上走去,竟然極少會觸碰到禁制,忍不住贊嘆一句:“你這個禁制師,倒是名副其實啊,了不得。”
  邢風的見識相當厲害,他以前見過一些禁制師,到了天然禁制這里,一樣抓瞎,跌跌撞撞的就比他強點,他不知道,就算是禁制師,就算是禁制大宗師,一樣看不到禁制節點,他們是靠著禁制的反應來推測,可是天然的禁制千奇百怪,想要推測那是難上加難,誰知道你會遇上什么樣的禁制,很多禁制都不是自己曾經學過的。
  在山腳下,雷星峰停住腳步,皺著眉頭看,這山上的禁制簡直嚇人,別人看不清,雷星峰可是看的一清二楚,層層疊疊的禁制,簡直是禁制套著禁制,禁制連著禁制,那玩意就像是生長的植物一樣,簡直密集不透風,看著就嚇人。
  這要如何才能過去?
  邢風問道:“怎么了?”
  雷星峰苦笑道:“一定要上山嗎?”
  邢風點頭道:“必須上去,山脈中有一座傳送陣,我們可以借此脫離這片區域,這是我能夠找到的最近的傳送陣了,若是不能利用,我們最少還要耽擱十年以上,還需要不停的趕路,才有可能找到第二座傳送陣。”
  雷星峰頓時無語,十年?就著兩年,差點沒讓他瘋掉,這還是邢風使用秘門,要是他自己使用自己的秘門,估計要元氣大傷了。
  邢風又道:“無論如何要過去,這里是學習禁制的圣地,各地的修煉者都會來,但都是在山脈中央一帶,外面是來不了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我們在外面?”
  邢風道:“當然,我們是靠著秘門進入的,而這里有天然禁制阻擋,沒有點實力,是不可能用秘門進入這里的,只能通過傳送門進來。”他不無得意的說道。
  雷星峰苦笑一聲,說道:“好吧,這邊是絕對上不去的,我們只能沿著山腳尋找,看看有沒有上去的路。”
  邢風道:“這里都聽你的,你說什么就是什么,只要能夠進去就行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一點辦法也沒有,這家伙直接就當甩手掌柜了,什么也不管,什么也不問,這反而讓他難辦,到了這一步,他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。
  沿著山腳走,雷星峰希望找到一個缺口,或者禁制沒有那么嚴密的地方,以他的經驗,如果想要驗證天然禁制的話,那就需要將天然禁制拆解,如果這里來的禁制師多的話,很可能會拆解出一條通路來。
  雷星峰心里明白,自己可以拆解的禁制有不少,但是山坡上的禁制,他卻很難拆解,因為山坡上的禁制,簡直糾結在一起,往往動一個禁制,就會牽動五六個其他禁制,甚至十幾個禁制,引起禁制大暴、動,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。
  因此硬闖是絕對不可能的,雷星峰可不想自殺,好在山腳下的禁制雖然也很多,但沒有糾結在一起,最多也就三兩個禁制糾結,遇上這種糾結在一起的禁制,雷星峰就繞行,若是遇上單獨的禁制,雷星峰就拆解掉,收取天然禁制構件的材料。
  每一塊天然形成的禁制構件材料,都相當珍貴,并不是說材料珍貴,而是形成禁制的機理非常珍貴,這玩意可以給雷星峰很大的啟發,所以破解和挖掘,就成了雷星峰現在的樂趣,邢風只是冷眼旁觀,并沒有阻止雷星峰。
  這段路走的艱難無比,速度也極其緩慢,足足走了七天時間,也不過走了百十公里,兩人來到一處谷口。
  邢風神情一動,說道:“這地方我來過!”
  雷星峰喜道:“來過?認識路嗎?”
  邢風辨認了片刻,說道:“我記得是從左側過去,唔,對了,從里面過來是左側,從外面進去就是右側,不過,我沒有到達谷口就折回去了,當初實力不夠,無法出谷……”
  雷星峰有點懷疑道:“前輩,你自己可以走?”
  (啟蒙書網www.booksrc.ne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