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霸天雷神20 暗系高手(下)

雷星峰估計了一下,差不多有三畝地的葛藤,爬的滿地都是,其中一部分已經被挖掘了,他說道:“這是人工種植的,嗯,這里不會超過三個人,這點食物,也就是兩三個人的食物。”
  德馬道:“也就是說,這里最少還有一個活人!”他的語氣有點興奮,緊接著青木和雷星峰也跟著興奮起來,這是一個活著的證據啊!如果是這個遺跡留下的人,或者后人,他也許知道整個遺跡的地形和東西儲藏的地方。
  青木道:“無論如何,要找到他!”
  德馬頓時眼中放光,說道:“沒錯,一定要抓住這個人!”
  雷星峰心里微微一動,不過他沒有說話,而是跟著兩個大高手向里面走去,他心里琢磨,如果這里的人,是遺跡擁有者的后裔,或者就是某個被困住的人,既然這個遺跡的年代久遠,那么這人還能存活著,這實力有點嚇人了。
  年齡雖然不能完全代表實力,但是活得越久,也就意味著成就越高,這里的修煉者有一個特色,只要能夠晉級,就能活很久,那種感覺,就像是蛇蛻皮一樣,褪掉一層皮,就長大一圈,實力也增強一層。
  稍稍查看了片刻,三人沿著小路向里面走去。
  大約走了有一刻鐘的時間,三人就看到一片平地,還有一座孤零零的木棚,也就是說,這是一個只有頂棚,而沒有四壁的建筑,只能遮雨而不能擋風。
  木棚中央坐著一個人,那人給雷星峰的感覺就是一尊雕像,三人站在木棚外,靜靜的看著那人。
  那人紋絲不動,仿佛已經死掉很久了,但是三人的直覺都告訴自己,這人活著。
  雷星峰仔細打量著這個有點像是怪物的人。
  這人臉上的皮就像是風干的橘皮,皮膚完全松弛了,因此無數的皺紋,層層疊疊的堆在臉上,而且那人是閉著眼睛,頭發全白,長達地面,眉毛也極長,足有半尺,倒是沒有什么胡須,他上身赤裸著,身上的皮膚和臉上差不多,也全是皺紋,還有大塊大塊的老人斑,腰胯系著一根葛藤,一塊很小的獸皮系在葛藤上,遮擋住下胯。
  他就這么坐著,給雷星峰的感覺卻非常的詭異,那感覺不是一個人坐著,而是一座山矗立在地面,雖然沒有任何氣勢的流露,但是那股無形的威勢,卻奇怪的透露出來。
  德馬和青木一開始還有點輕視的味道,但是站了片刻,兩人的神情卻越來越嚴肅,原本挺直的腰部,竟然微微彎曲。
  雷星峰忍不住退后一步,他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,只是有德馬和青木在,他稍稍能夠忍住掉頭就跑的念頭。
  三人站了足足有一刻鐘,那老人突然睜開眼睛,那一瞬間,三人都感覺到了老者的凌厲目光,雷星峰有種在尸山血海中的感覺,這人透出一股龐大的血腥氣息。
  德馬和青木神情大變,兩人快速后退幾步,那種全力以赴的戒備,雷星峰看的一清二楚,他心里猛地一跳。
  老者說了一句話,聲音有點嘶啞,但是三人都能夠聽得清清楚楚,只是三人誰也聽不懂他說些什么。
  德馬硬著頭皮道:“前輩,我們聽不懂你的話。”
  老者臉上露出一絲訝色,說道:“你們是怎么進來的?”他說的很生澀,但是三人都聽懂了。
  德馬道:“這里是一片遺跡,被我們發現,所以進來看看,前輩一直在這里嗎?”
  雷星峰也好奇道:“前輩,這里是前輩的師門?”
  老者臉上露出一絲嘲諷,說道:“我和你們一樣,都是外來者,先來后到而已,嗯,你們這幾個小家伙,以后應該和我一樣,再也出不去了,沒想到臨到快死了,還有人來陪葬,有意思!”
  德馬三人苦笑。
  雷星峰問道:“前輩進來的時候,這里還有沒有人在?”
  老者淡淡道:“當然,有很多人,哈哈,很多很多的人!”他的笑聲中充滿了冷漠和冰冷的殺意。
  德馬不解道:“那是什么時候見到的人?他們人在哪里?”
  老者嘴里冒出兩個字:“殺了!”
  三人心里都是一驚,雷星峰道:“這個……這個……這里原來的門派的人是前輩殺的?”他覺得難以置信,因為他認為這個門派已經荒廢了很久,這人怎么可能還活著?而且可以毀滅一個大型宗門的人,怎么可能被困在這樣的一個禁制中?
  德馬突然道:“你受傷了?”
  老者淡淡道:“好聰明的小娃兒!嘿嘿!”他的笑聲中,充滿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味道。
  德馬臉色頓時變了,他說道:“前輩,你要殺我們?”
  青木和雷星峰都忍不住退了一步,這人的實力他們完全看不穿,但是威脅的意味極重,三人心中警鈴大作,一個個戒備起來。
  老者淡然道:“就算我暫時不殺你們,你們以為這里可以出去嗎?”
  德馬道:“什么意思?”
  老者道:“什么意思?哈哈,我說的還不明白嗎?你出不去了,要么被困死,要么被我打死,總之……你很難活著回去了,聽著是不是感覺不錯?”他的話越來越流利了。
  德馬可是君王級高手,幾乎沒有人敢在他面前這樣說話,他說道:“你要打死我?”
  老者抬眼看了他一下,眼中的精光刺人,他淡淡道:“實力還算不錯,可是對上我,結果沒有第二個,一定是你死我活,嗯,加上你也沒用!”他轉頭對青木說了一句,至于雷星峰,直接就無視了,以雷星峰的實力,他根本就沒有探查,憑著直覺,他就知道這個最弱小,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德馬和青木身上,這兩人的實力,還是相當不錯的,只是他對自己的實力更加有信心。
  德馬和青木都是大怒,但是兩人一樣忌憚對方透露出的強大氣息,本能的感覺到,一旦動手,很有可能會輸,這種感覺讓兩人心里極度不自在。
  雷星峰可不想他們打起來,他說道:“前輩,我有辦法出去的!”
  老者微微一驚,他盯著雷星峰道:“你懂禁制?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沒錯,我是禁制師。”
  就這一句話,讓老者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他說道:“難怪,難怪,那么弱的實力,卻能跟著兩個高手進來。”
  這話一出,雷星峰鬧了一個大紅臉,這也太看不起人了,不過他可不傻,為了這點和老者置氣,實話說,他的實力也的確是最弱的一個。
  德馬和青木都沒有說話,而是將雷星峰護在身后,一副戒備的模樣,兩人心里都清楚,想要出去,雷星峰必不可少。
  老者淡淡的說道:“原本我打算殺了你們三個,嗯,既然有一個禁制師,那么饒你們一命,小家伙留下,你們兩個可以走了!”
  德馬和青木的臉色頓時變了,德馬道:“他不能留下!”
  老者淡淡道:“好吧,既然你們兩個活得不耐煩了,我就送你們一程……”說著就緩緩站起身來,一股令人窒息的氣勢頓時彌散開來,剎那間,雷星峰就覺得呼吸都要停止了,這人實在是太強了。
  德馬和青木抓住雷星峰就向后急速退卻。
  老者雖然站起來,卻沒有任何行動,只是淡淡的看著三人,眼里的輕蔑一覽無余。
  “很久沒有殺人了,真是無聊啊!”
  老者很是感慨的說了一句,就這一句話,讓雷星峰等人寒毛都豎了起來,他們也不是一般的人,戰斗殺人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,偏偏老者帶來的殺意讓他們有種膽寒的感覺,就算是德馬也不例外。
  青木用力一甩,雷星峰就被向后拋去,德馬和青木對視一眼,兩人雖然有點畏懼,但他們同樣也知道,絕對不能逃,一旦開始逃,就沒有任何優勢了。
  德馬道:“上!”
  瞬息間,德馬和青木就放出真身,以君王級高手而言,一旦放出真身,那么就是一場不死不休的戰斗,真身對于他們這樣的高手而言,就是全部實力,全部的底蘊,全部的攻擊力,其他手段面對真身,都是沒有什么作用的。
  雷星峰急速后退,他可不傻,以德馬和青木的實力,和老者相斗,他在邊上就算不動手,也是找死的舉動,所以離開三人越遠越好。
  德馬的真身顯露,那是一個高達十來米的虛影,然后迅速凝實,真身也收縮了一點,這是他還保留了一點力量,青木的真身也顯露出來,也有十來米高,幾息間就凝實,不過,比起德馬的真身,他的真身稍嫌虛了一點,沒辦法,實力差了一層,真身也就差點。
  兩人一旦凝實了真身,當真是一點猶豫都沒有,直接就是一巴掌拍下。
  真身是一個很奇特的現象,就像是一個光和影的組合,一開始是虛影,灰蒙蒙的影子,隨著修為加深,這影子會逐步變得凝實,到了德馬這種程度,除了真身能夠發出光外,就和實體已經相差不大了,這樣一個真身,一旦戰斗,就可以爆發出極其恐怖的戰力,比如一拳砸塌十幾米高的巖石,那是輕松愉快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