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5 收獲全套禁制(上)

雷星峰卻暗自松口氣,他可是怕兩人不對付,還沒有探索遺跡,就先打一架,那就比較麻煩了,整個懲戒營就像是一個火藥桶,人人都有一定怨氣,搞不好就打起來,懲戒營基本上打死人沒人理會,死了就死了,根本就沒人來管,這里拳頭大就是道理。
  進入營地后,大眼老大說道:“自己去搭建木屋,雷哥跟我來。”
  由于其他人都叫雷星峰為雷哥,大眼老大也懶得問雷星峰的姓名,也隨著喊雷哥,倒是讓雷星峰有點不好意思,不過,他也沒有拒絕。
  風恒一眼看到雷星峰,倒是吃了一驚,說道:“禁制大師!好家伙,什么時候總部會將禁制大師打發到懲戒營來?這也太奢侈了吧!”雷星峰的服飾就是禁制大師,風恒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修煉者,他也在明澤盟總部,當然知道這服飾的含義是什么,和下面門派的那些道君老祖見識不同,他深知一個禁制大師的厲害。
  大眼老大說道:“我哪里知道什么原因,雷哥算我的副手,他手下有一批護衛。”
  這話一說,風恒就明白了,他說道:“我都愿意當禁制大師的護衛,對了,是剛來的吧?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來了沒多久。”
  風恒道:“難怪了,一個禁制大師,可比我們的名頭好用啊,走,到我那里去坐坐。”
  雷星峰想要了解情況,當然不會拒絕風恒的邀請,而且他也想和這些高手成為朋友,最少也不能成為敵人,別看遺跡和戰場不同,但是兇險的地方,比戰場還要恐怖,周圍沒有人支持,只怕會死的莫名其妙,他心里也相當畏懼的。
  很快,眾人就來到風恒居住的木屋,這木屋和其他人的差不多,只是房間稍微大一點,雷星峰的護衛都留在外面,包括巴斯霸他們幾個也一樣,就算他們心里不爽也沒有辦法。
  風恒,大眼老大,還有另外幾個道君老祖走進房間,這些進屋的道君老祖,都是隊伍中的小頭目。
  房間里還有幾個天君,看樣子都是侍者,雷星峰也忍不住苦笑,天君當侍者,不但奢侈,而且刺激人,要知道在秘門,天君是絕對的高層,道君就是真正的老祖,這里的所謂道君老祖,這個老祖也就是一個稱呼而已,沒人當真的。
  房間里有桌椅,眾人坐了下來。
  有人端上飯菜,風恒道:“這里食物倒是充足,大家都吃點吧。”如果在血色大陸,這些飯菜就是最好的招待,不過,到了這里,懲戒營就基本上敞開供應食物了,畢竟需要修煉者出力,這方面就沒有什么好限制的。
  當然,食物可以提供,但是修煉者需要的材料就不會有人管了,這些修煉者在懲戒營,幾乎就無法升級自己的印,太缺乏材料了,印提升不了,那么修為也一樣很難提升,修煉者最頭痛的事情,就是印和修為是一體的,尤其是印,才是提升修煉者等級最關鍵的所在。
  雷星峰在懲戒營根本就沒有餓過,他可以從鏡之界得到大量的食物,甚至可以用食物和水兌換材料,當然不會對桌上的食物有興趣,別的人可就不同了,就算大眼老大,在血色大陸也吃的很差,他也顧不得說話,抓起食物就吃。
  風恒道:“不用急,慢慢吃好了,雷哥不吃嗎?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我是吃飽了來的。”
  風恒心里微微驚訝了一下,要知道在血色大陸能夠吃飽吃好的人,當真少之又少,沒有一定手段辦法,根本就不可能的,這人不簡單,雷星峰僅僅一個姿態,就讓他不敢小覷。
  很快,大眼老大就吃完了,他抹抹嘴,笑道:“你也知道總營是什么鳥樣子的,想要吃飽真是太難了。”
  風恒笑道:“沒事,沒事,這里可以吃飽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問道:“能不能介紹一下情況,我們剛來,兩眼一抹黑,什么也不知道,風恒老大先來,情況應該很熟悉,介紹一下吧。”
  大眼老大也說道:“是啊,風恒,說說看,這次我們有沒有希望脫身?”他對任務根本就不放在心上,只對能不能保命有興趣。
  風恒嘆口氣,說道:“這個遺跡,看得出來,是一個保留完整的遺跡,里面真的兇險萬分,這次雷哥過來,我倒是有了一點點信心,此地禁制非常厲害,僅僅死在外層禁制中的修煉者,就非常多了。”
  “我們現在連外圍都進不去,更別提里面有什么危險,僅僅外圍的禁制殺陣,我們就死傷了一半人,一籌莫展啊,幸好這次有雷哥來,一個禁制大師,就算解不開禁制,最少能夠告訴我們,哪里容易進去點,哪里是絕對不能碰的,我們都是靠著人去填禁制,才能找到相對薄弱點,可是往往推進沒有多遠,就會遇上非常厲害的禁制。”
  “唉,苦不堪言啊,隊伍我也快要壓制不住了,那些修煉者只要聽到是探查禁制的任務,就試圖反抗,都知道這是送死的任務。”
  大眼也傻了,他說道:“那么厲害的禁制?”
  風恒道:“嗯,比我見過的最厲害的禁制,還要強很多,簡直層層疊疊,沒完沒了的禁制,一個不小心就死傷一大片,媽的,我可是被折磨的要死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這樣啊,嗯,先帶我去看看,可能需要人幫著我觸動禁制。”
  風恒道:“沒問題,我帶人跟著你一起去。”
  大眼老大說道:“我也去看看,什么樣的禁制會如此變態。”
  眾人起身,走出房間,巴斯霸等人都在外面等候,見雷星峰出來,急忙迎上去,巴斯霸問道:“這么樣?”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先去看看遺跡的禁制,聽說很厲害,先前來的人,很多都死在禁制中。”
  巴斯霸自從見到雷星峰的雷殺陣后,對禁制的狠辣就多了一份認知,他點頭道:“現在就去嗎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你們跟著一起來。”他的護衛全都在身后,聞言跟著一起向營地外走去。
  貼著地面飛行,很快就穿過一道斜谷,看到一片猶如冰川的地貌。
  不遠處,就看到觸目驚心的血色,鮮血流淌在冰川雪地上,呈現黑紅色,如果有拖拽的話,就是大片紅色,還有很多細碎的東西,落在雪地冰面上,那是人的被粉碎的部分,雷星峰一眼就看到地上一節手指,搖搖頭道:“前面都被碎尸鋪滿了,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。”
  果然,前方有大堆的碎肉爛骨,上面已經堆積了一層雪,但是從側面看,依舊能夠分辨出來。
  艾七臉色煞白,說道:“那么慘……”死人他不怕,碎肉爛骨他也不怕,他怕的是這里死人根本就是身不由己,他怕自己也走到這一步。
  雷星峰站著,眼里銀芒吞吐,剎那間,他眼里全是禁制節點,不由得驚嘆道:“好厲害!”
  風恒說道:“這里是一個進入的點,我們試探了很多次,就這里還算比較薄弱,你看右邊,那邊有一個禁制殺陣,非常兇狠,幾乎不可能過去,左邊更是詭異之極,右邊好歹還能看到人死在里面,而左邊,人進去就沒有了,連影子也找不到,只有中間這里,可以沖進去相當遠的距離。”
  艾七道:“中間也不行,中間其實是陷阱!”
  風恒看了艾七一樣,驚訝道:“沒想到還有一個禁制師在!”
  艾七說道:“我是高級禁制師,只是被降職了,然后就被打發到懲戒營來。”不管是高級禁制師還是禁制師,這里都是極度稀缺的人才,若是風恒隊伍中有一個禁制師,也不至于死了那么多的人。
  風恒說道:“大眼,你的隊伍倒是人才濟濟啊。”
  大眼道:“那是雷哥的手下,可不是我的手下,他一直都是跟著雷哥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嗯,我們是一起被人搞到懲戒營的,他叫艾七,是我們明澤盟禁制總堂的人,和我一樣,都是禁制師。”
  風恒頓時對艾七客氣起來,沒法子,在禁制下死了太多的人,他對禁制師也有心理陰影了,這禁制殺人實在太犀利了,修煉者沒有一定水準,根本就抗擊不了。
  雷星峰一點點的察看禁制節點,很快他就找到了禁制樞紐所在的節點,但是這節點就隱藏在禁制殺陣的后面,他沒有辦法靠近,半晌,雷星峰仔細分析了幾次,終于得出結論,若是想要破掉這個禁制,就必須靠近禁制樞紐,那時候他才有辦法破去這個禁制,甚至可以控制這個禁制。
  這個殺陣其實并不算復雜,雷星峰靠著豐富的禁制知識,加上他能夠看到禁制節點,這禁制就對他沒有什么秘密而言了,他說道:“我需要一個志愿者,進去觸動禁制。”
  就這一句話,幾乎所有風恒的手下,都退后一步,并且低下頭去,根本就不敢看雷星峰和風恒,一個個嚇得面色蒼白。
  唯有大眼老大的手下,一個個不屑的昂起頭來,在他們眼中,禁制有那么可怕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