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9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9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9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3 狂暴殺戮(上)

當真是雷厲風行,四人也有點發蒙,這也太快了吧,而且讓四人完全沒有準備。
  等到保閆離開,雷星峰道:“我們應該被人坑了!”
  巴斯霸道:“走著瞧吧,我就不信,一個懲戒營能夠把我怎么樣!”
  艾七道:“要命了,我什么都沒有準備,他媽的,麻爺,這里有沒有人?最好找一個人回去報信!”
  麻爺道:“就算有人,在他們預先防備下,你以為能夠找到人嗎?”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這兩年估計不好混啊,既然他們敢直接宣判,那么在懲戒營就應該有后手,我就奇怪了,你們和誰有那么大的仇恨啊,連帶我也倒霉!”
  艾七道:“沒事,等我們家的人發力,我們就可以回來了!”
  雷星峰搖搖頭,說道:“你們家里有人幫忙,也許可以提前回來,我就慘了,沒人說話,估計要等到兩年期滿才可以回來。”他接著說道:“前提條件是,不上戰場,如果上戰場的話,就天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了。”
  四人中,也就是巴斯霸不太在意,畢竟他已經是道君級的高手了,達到道君級,自保能力就強了許多,天君就差遠了,好在雷星峰上次晉級到巔峰天君,實力狂漲一大截,加上得到了一顆雷星獸的心臟,實力增長到雷星峰也搞不清的程度。
  麻爺和艾七都苦了臉,兩人雖然也是天君,可是他們都是初級天君,以前身邊總是圍著一群護衛,根本就不怕外面的危險,就算有危險,也有護衛去抵擋,而去懲戒營,可是不許帶護衛的。
  四人都愁眉苦臉的,其實雷星峰心里并沒有太大的抵觸,他相信青巖會想辦法的,只要德馬和慶楚大人回來,那么他相信,自己能夠重新回到禁制總堂,關鍵就是在懲戒營要活著,死了就一了百了,活著才有希望。
  第二天,保閆帶著一幫子執法堂的人,帶著四人來到明澤盟的大型傳送‘門’。
  一共有三十多人的護送隊伍,這四人,除了雷星峰外,誰都死不得,最少在進入懲戒營前死不得,死了就麻煩大了,這點執法堂的高層很明白,所以才安排如此多的護衛去。
  快要到達傳送‘門’前,雷星峰問道:“老艾,懲戒營在什么地方?”
  艾七道:“聽說在很遙遠的大陸,距離我們明澤大陸很遠,需要大型傳送‘門’才能過去。”
  巴斯霸道:“別提了,那地方就算你有秘‘門’也過不來,更何況到了以后,還會封掉我們的秘‘門’,根本就逃不掉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我可沒有打算逃,不就兩年時間嘛,很快就可以過去的。”他心里可惜這時間,有這個時間,別的不說,他可以獲取多少禁制資料,獲取多少礦點,還可以打下多少人脈關系,現在被判罰到懲戒營,這一切全完蛋,只有等到回來,才能重新開始。
  通過大型傳送‘門’,一群人來到一個陌生大陸。
  雷星峰問保閆:“這是什么大陸?”
  有名稱的大陸都是有名的大陸,往往意味著有大量的資源,保閆淡淡道:“這倒的確是一個很有名的大陸,名叫血‘色’大陸,嘿嘿。”
  巴斯霸,艾七,麻爺的臉‘色’全變了,懲戒營有不少駐扎地,而且懲戒營分成很多個部分,最殘酷的地方,就是血‘色’大陸,這里常年征戰不已,除了懲戒營外,死鋒營在這里也有營地。
  死鋒營比懲戒營更加殘酷,他們都是重刑犯,純粹的炮灰,必須要極強的戰斗力,才有可能活著,至于能不能出來,就很難說了,據說,死鋒營能夠活兩年以上的人,基本上沒有,唯一可能從死鋒營中脫身的辦法,就是晉級到君王級,只要能夠晉級到君王級,什么罪都沒有了。
  當然懲戒營也是如此,只要你晉級到君王級,一樣可以大大方方的回到明澤盟,懲戒營和死鋒營最大的區別,一個是有期徒刑,一個是無期徒刑,懲戒營是有服役年限的。
  雷星峰也知道,他們被判兩年,應該算是輕的,這主要是因為他們的罪過實在太輕了,這樣判已經非常不公平了。
  跟著保閆一路向前飛去,大約飛了半個小時,一群人就進入懲戒營的營地。
  此地相當荒涼,整個大地都是一片赤‘色’,當然,這不是血染成的,而是此地的泥土就是紅‘色’的,沒有一點點植物,哪怕苔蘚也沒有,更沒有任何動物,倒是遠處有幾座火山,噴發出濃濃的煙塵。
  土地上全是裂縫,小的縫隙有巴掌大,大的縫隙足有幾尺寬,狂風吹過,砂礫撲面,氣候干燥到了極點。
  保閆道:“這里非常缺水!”
  巴斯霸恨恨道:“你早不說……”他們幾人可沒有野外經驗,雷星峰自從過天橋,吃盡了物資缺乏的苦楚,所以他的輪藏空間中,隨時保持了大量的食物和水,這是他的積累的經驗。
  艾七和麻爺臉‘色’都苦了下來,他們雖然也會帶食物,但是很少會帶水,兩人心里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缺水的日子,他們一天都沒有試過。
  到處都是嶙峋怪石,還有一座座活火山,塵土飛揚,極其干燥的氣候,讓人呼吸都不順暢。
  整個懲戒營建立在一片‘亂’石堆中,這些巖石巨大無比,每一塊都像是一座小山般,走入營地,中間有一片空場地,當一群人站定的時候,從四周巨石堆中,慢慢的走出一群人來,一個個面‘色’憔悴,眼睛都泛著綠‘色’光,死死盯著這群人看,有人還在喉嚨中發出怪聲響,了另外一些人發出奇奇怪怪的嗤笑聲。
  不論是雷星峰,還是艾七和麻爺,就算最能打的巴斯霸,都覺得‘毛’骨悚然,這里的人似乎有點不正常。
  保閆和營地的人‘交’接手續,來人是懲戒營的一個隊長,中階道君老祖,一個擁有酒糟鼻子的家伙,很拽也很蠻橫,他歪著腦袋看著四人,嘴里嘖嘖哈有聲,說道:“這次厲害了啊,竟然還有禁制大師,哎呀,不得了啦,還有道君級的家伙啊,哈哈,好玩,好玩!”
  巴斯霸冷冷的看著他,就算對方是中級道君,他并不懼怕。
  艾七和麻爺都是囂張慣了的人,看對方很是不順眼,只是初來乍到,暫時還壓抑著自己,所以并沒有說話,只是淡淡的看著這家伙。
  那人說道:“記住了,我是這里的隊長,在這個營地,都是我說了算!我不管你在明澤盟總部是什么東西,到了我這里來,如果不聽從我的命令,那么你會徹底后悔,為什么讓你媽……把你生出來!”
  雷星峰等人就這么懶洋洋的站著,聽著這家伙的訓話,沒法子,剛到此地,沒法囂張,先搞清楚狀況再說。
  保閆道:“這次營地補給我也帶來了,彪茬仔,你找幾個人來接收物資。”
  彪茬仔?很奇怪的名字,這家伙一副鳥樣,讓人很是不爽。
  雷星峰和巴斯霸對視一眼,兩人眼里都閃過一絲不屑,中級道君而已,狂什么?
  彪茬仔說道:“好了,那個誰啊,對了,老古拉,你帶人去接收物資,規矩都懂的,別給我出錯,不然,我扒了你的皮!快去!快去!”
  保閆看了雷星峰他們一眼,轉身帶著人離開,他的任務就算完成了。
  四人站在空地上,彪茬仔說道:“這里的規矩,就是沒有規矩,在營地里,想要保住‘性’命,就兩點,眼睛亮,心眼活,嘿嘿,如果傻乎乎的,別怪我沒有提醒啊,死的會很快的。”
  彪茬仔又道:“另外,食物和水,一般四十天到五十天可以領取一次,當然,如果你們早有準備,那就算我沒有說,還有最后一點,自己找地方去住,范圍就在營地里,你找沒人的地方也行,嘿嘿,搶一個也行!只要你有本事!”
  說完,彪茬仔轉身就走,雷星峰揚聲道:“這里殺人不算事?”
  彪茬仔連頭都沒有回,他哈哈大笑道:“那是當然!死了活該,死了就算,沒人會追究你殺人了,還是被人殺了,啊哈哈,小子,自己保重吧!”
  這玩意就嚇人了,雷星峰四人的實力根本就不足以自保,而懲戒營中,似乎有不少的道君級高手,一個個慢慢圍攏過來。
  巴斯霸站在前面,他小聲道:“怎么辦?殺嗎?”
  艾七‘腿’都軟了,這一大群人,一個個眼冒綠光的盯著,誰都不會自在,他是紈绔子弟,不是驍勇的戰士,看眼著周圍不友好的目光,他也不停的發抖。
  別看麻爺嘴巴厲害,可是真的遇上這種恐怖的環境,他也抓瞎了。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殺是肯定不行的,人太多了,高手也多,我們打不過的!”
  巴斯霸看著‘逼’近的人群,他眼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,這家伙壓力越是巨大,反彈也越大,對于戰斗,他本能的就興奮起來。
  雷星峰小聲道:“誰能拖延時間?”
  麻爺嘴巴利索,他說道:“媽的,我來!”
  艾七都快站不住了,他后退了一步,試圖靠著巴斯霸來吸取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