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5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5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5)     

第十章樂極生悲(下)

巴斯霸道:“白室牙被抓了!”
  雷星峰頓時呆住了,他說道:“什么?”
  艾七苦笑道:“泰伯那個混蛋,將事情捅到總部的長老會去了,罪名就是盜采明澤盟的珍貴礦藏,這次抓了不少人,也許很快就會牽累到我們,現在明澤盟總部,風聲鶴唳,大家都很緊張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白室牙不是有長輩在嗎?”
  麻爺道:“他長輩也被抓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不由得苦笑,這次玩大發了,他說道:“我們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巴斯霸道:“已經尋找關系,設法脫罪,這事……雷哥,你要有準備。”
  雷星峰撓撓頭,他其實內心并不怕,大不了就一走了之,只是好不容易才站穩腳跟,這時候離開,實在是太虧了,他說道:“我該如何?”
  巴斯霸道:“你有沒有什么比較好的朋友,或者總部的高層,去尋他們說話,讓他們幫忙。”
  雷星峰不由得苦笑,他哪里來的長輩和朋友,明澤盟的總部高層,他突然想起德馬和慶楚,這兩人可是說了,欠自己的人情,也許可以利用。
  除此之外,也許可以找青巖大人問問,不過,他心里也明白,禁制總堂的禁制師,雖然地位相當的高,但是想要在明澤盟總堂說上話,就必須是總堂的真正的高層,青巖大人還達不到這個水準。
  巴斯霸,艾七和麻爺說完后,巴斯霸起身道:“這事,我們也幫不上太大的忙,我們自身也難保,現在也只能告訴你一聲。”他們各自都有背、景,都有長輩在明澤盟高層,這事雖然兇險,但是對他們影響并不大,除非白室牙亂咬。
  雷星峰思索了一下,說道:“現在只能等待了,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。”
  巴斯霸等三人告辭離開。
  雷星峰呆坐了半天,這才起身出門,帶著四個護衛,雷星峰來到了青巖的家。
  青巖看到雷星峰,就問道:“阿峰,我正要找你。”
  雷星峰心里一跳,說道:“青巖大人,什么事?”
  青巖由于先前得到了雷星峰的一支萬年靈液,對雷星峰還是有點感激之情,所以他當然在某些事情上會幫忙,說道:“白室牙的事情,你有沒有牽連進去?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算是牽連進去了吧,我幫著布置了禁制。”他對青巖沒有什么好隱瞞的,直接就說了出來,禁制師幫助設立禁制,這事本身是沒有什么錯的。
  青巖點點頭,說道:“除了設立禁制,還做了什么?”
  雷星峰很坦白的說道:“挖了十天礦,說這事報酬,其他就沒有了。”
  青巖道:“挖礦了?這可麻煩了,如果你直接收報酬,那就一點事情也沒有,如果挖礦了,就等于參與進去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他說的報酬,就是這樣,我沒有選擇的!”
  青巖道:“只有等了,現在有人在搞白室牙所在的家族,所以這個事情比較麻煩,他們家族還牽涉了很多事情,這次估計牽扯進去的人很多,嗯,你可以去找德馬大人和慶楚大人,也許他們能夠說上話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好,我去找。”
  青巖道:“現在不要去,他們兩個都不在家,因為去外大陸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心里一涼,沒想到兩人都不在,這可麻煩了,他說道:“什么時候回來?”
  青巖道:“不知道,兩位大人都是明澤盟的高層,去哪里是不用備案的,除非他們自己說,不然沒有人可以管他們,只有等他們自己回來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我就算牽扯進去,嚴重嗎?”他對明澤盟的一些規則還不是很懂。
  青巖笑了,他說道:“說嚴重就很嚴重,說不嚴重,可是什么事情都沒有,這事本身沒有什么,關鍵是有高層要搞白室牙的家族,這樣的話,就算不是很嚴重的事情,也變成很嚴重的事情了,你們算是附帶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暗自后悔,當初下去的時候,只要確立坐標點后,另外討要報酬,這樣就沒有事了,可惜沒有前后眼,不知道明澤盟內部的爭斗,這算是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
  青巖道:“也不用太緊張,就看白室牙的家族怎么抗爭了,若是方法得當,手段好的話,也許牽扯不到你們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還是要未雨綢繆,有些事情,必須先期做好準備。”
  青巖道:“這事,我會關注的,畢竟你是我們禁制總堂的人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謝了一聲,這才告辭離去。
  回到家里,雷星峰尋思了片刻,他這里的朋友很少,既然找了青巖,那么海元朗也要找找,不管怎么說,海元朗對自己還是很照顧的,而且他在明澤盟時間長,比自己要了解情況。
  在家坐了片刻,雷星峰再次出門,來到海元朗的家。
  海元朗的消息就沒有青巖那么多,所以并不知道明澤盟高層的動蕩,他在家里煉制禁制構件,見到雷星峰進來,笑道:“怎么有空到我這里來?對了,上次給你的雷系材料,收到了沒有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收到了。”
  海元朗說道:“來,坐吧,你是沒有事就不登門的家伙,這次有什么事情?”
  雷星峰將前前后后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,海元朗的臉色就青了,他說道:“竟然發生這種事情,白室牙這家伙害人啊!”
  海元朗也想不到雷星峰才來禁制總堂沒有多久,就惹下了那么的事情,他有種無力的感覺。
  很明顯,海元朗沒有青巖那么鎮定,也沒有青巖的閱歷,他覺得這事情很難搞,說道:“我盡量找人幫忙吧,不過,這是高層的事情,我們這些小人物很難插手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搖頭道:“我沒有打算讓你出面找人,只是告訴你這事情,另外要你幫忙的是,幫我探聽一些消息,畢竟你熟人多。”
  海元朗很爽快的答應道:“這個沒有問題,到現在還沒有什么消息傳出來,嗯,我明天去找朋友探聽消息去。”
  雷星峰謝道:“那就麻煩你了,海哥,我先回去,有消息就派人來說一聲。”
  海元朗起身送雷星峰到門口,他說道:“最近就別出門了,在家等著吧,也許很快就要消息回來。”
  雷星峰回到家里,他坐在院子中,思索這件事情對自己的影響,思來想去,也沒有覺得太嚴重,畢竟只是幫著布置禁制,這玩意屬于私活,很平常的事情,禁制總堂是不會過問的,唯一有點疑問的就是私挖環晶礦,可這也是白室牙給的報酬。
  反而是巴斯霸等人有問題,因為他們求助長輩,給予了白室牙方便,那么也算是共犯了。
  想了半天沒有頭緒,雷星峰索性丟開手,該怎么樣就怎么樣吧,大不了一走了之。
  第二天,雷星峰的家就被圍住了,庫奇等人驚駭的發現,竟然是執法堂的人,庫奇進房間報告道:“執法堂的人到門口了。”他眼里有點迷惘,雷星峰所做事情,他們并不清楚,護衛的工作就是跟著雷星峰走。
  雷星峰點點頭,他走了出去。
  一個中年大漢,上前說道:“是禁制總堂的禁制大師雷星峰嗎?”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是,請問有什么事?”他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樣。
  那個中年大漢,說道:“我是執法堂的執事,保閆,有些事情要你協助調查,我們已經得到了禁制總堂同意,請跟我來。”
  協助調查,而不是直接拘押,這中間回環的余地就比較大了,雷星峰問道:“我可以帶護衛去嗎?”
  禁制大師的身份地位都相當高,哪怕是執法總堂的人來,也客客氣氣的請,沒有捆綁也沒有被禁制。
  保閆說道:“可以帶護衛。”
  就這句話,讓雷星峰心里明白,事情并沒有那么大。
  帶著四個護衛,雷星峰跟著保閆向外走去,都在明澤盟的總部,所以眾人是走著過去的。
  在路上,雷星峰看到海元朗站在路邊,一副無奈的模樣,他得到的消息就趕過來,還是沒有來得及通知,不過,他心里也明白,一旦執法堂插手,這事就小不了。
  來到執法堂,庫奇四個護衛被留在外面,雷星峰跟著保閆走了進去。
  雷星峰心里還是有點忐忑不安,他不知道這里的規矩,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刑訊逼供的事情,不過,他已經在心里有了明確的打算,什么都說,當然這也是有技巧的。
  保閆帶著雷星峰進入一個房間,雷星峰發現這是一個很干凈簡單的房間,里面就是一張桌子,幾張椅子,保閆讓雷星峰坐下,他叫來一個手下,說道:“去請泰利大人來。”
  雷星峰心里一怔,泰利?和泰伯什么關系,他感覺事情有點不對,鎮定了一下心神,他淡然的坐著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。
  片刻,一個老人走了進來,保閆道:“泰利大人,這就是雷星峰。”
  泰利笑著說道:“哦,這就是升職最快的禁制大師,呵呵。”說著他坐了下來,保閆也坐在他身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