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9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9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9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5 長眉(上)

高野道:“讓我看看,你是怎么游上去的。”
  雷暴卻說道:“小心點。”
  雷星峰笑了一聲,說道:“沒事,很簡單,大家一學就會。”
  說著雷星峰就貼住地面,由于橋面呈六十度角傾斜,所以雷星峰就像是靠在椅背上,他的臉沖著外面,兩手張開,身體陡然就竄了上去,這是靠飛行的力量,扭動腰肢,他仿佛是一條大魚般,向上游動,瞬間就上升到百米的高度,地下一片驚訝聲。
  這是最好的示范,很快就有人學著,也游了上去,雷星峰很快落下,他說道:“就是這樣。”
  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大批修煉者開始學著游上去,在底下看去,密密麻麻的人,貼著豎起的橋面向上游動,簡直壯觀到了極點。
  午陽回來,他說道:“你們找到上去的辦法了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豎起的橋面有一層半米的防御,所以可以貼著飛上去,當然,身體不能超過半米,不然有什么危險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  午陽道:“和我去見淮誠老祖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答應了一聲,這個辦法是有一定缺陷的,需要和老祖溝通,然后傳達下去,至于那些心急的修煉者,雷星峰可沒法管,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的道理,他還是明白的。
  很快四人就來到淮誠老祖面前,淮誠老祖還看著豎起的橋面,上面已經密密麻麻的全是人了。
  午陽簡單的說了一下,他和淮誠老祖算是朋友,所以才過來告訴其中的關鍵,淮誠老祖立即下令,讓所有上去的人,全都下來,他說道:“午陽,多虧你來說,不然我們就被動了。”
  午陽道:“這是阿峰的功勞,是他發現的奧秘。”
  淮誠老祖道:“哦,阿峰,天君啊,不錯的孩子,你有什么建議沒有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兩點,一點是橋面的禁制保護,只有半米,任何游上去的人,不能超過半米的距離,不然有什么危險,我無法肯定,另一點,就是組織人手,在中間的柱子上,掛鐵鏈,我不知道有多高,如果有鐵鏈垂下,那么人可以暫時休息一下,食物的缺乏,所有人的體力都有問題。”
  淮誠老祖眼里全是贊賞,周圍幾個老祖也頻頻點頭,這方法比較穩妥,可行性極大,淮誠老祖說道:“很好,就這么辦。”
  午陽這才帶著幾人告辭離開。
  一邊走,雷星峰還一邊說:“老祖也憔悴了很多了。”
  午陽道:“當然,壓力很大啊,老祖也是人,一樣會生氣焦慮的。”
  回到暫時的營地,雷星峰他們等待安排。
  ………………
  就算有了雷星峰游上去的竅門,修煉者依舊死傷慘重,有些游到高處的修煉者,突然力竭,順著橋面滑下來,這種狀況相當頻繁,運氣好的讓過去,運氣不好的也被帶著滑下去,然后越聚越多,最后就是砸下去,一次死傷百十人,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  后來專門有天君負責,按照規矩上去,不像一開始亂哄哄的,一窩蜂的上去,情形才算好點,另外就是普通人比較麻煩,都是由修煉者帶著自家人游上去,這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就大了,也幸虧有垂下鐵鏈,不然根本就無法上去。
  很快就輪到雷星峰他們,只是巨大的金屬大蜘蛛也不得不放棄了,這玩意絕對上不去,將大蜘蛛身上背負的食物取下,雷星峰也不再收起,而是直接分給眾人,說道:“這是十天的量,自己省著點吃,大蜘蛛必須放棄了,另外要帶人上去的,最好和別人搭伴,危險的時候,最少有人會伸出援手。”
  雷星峰繼續道:“前面有我和高伯開路,最后是祖師爺和我阿爺斷后,其他人,真君在外圍,真人和家眷在中間,保持一定的距離,我們上!”
  雷星峰和高野在前,搶先游上去,然后眾人跟上,真君負責兩側安全,午陽和雷暴負責救援,因為他們在最下面,而雷星峰和高野就負責開路了。
  任何砸下來的東西,雷星峰和高野都必須清楚,不管是人和物,真的不是慈悲的時候,為了下面的安全,該出手就要出手,當然,如果能夠救,雷星峰也會救助,不過,高野就不管了,任何砸下或者滑下來的東西,都是他攻擊的目標。
  兩人一左一右,猶如兩條靈活的大魚,快速向上游動,很快就追上前面一撥人,高野喝道:“前面讓開一條路!別擋路!”
  上面人剛想喝罵,立即就發現不對,下面可是兩個天君上來,驚駭的向著兩邊游去。
  雷星峰手里有一條鐵鎖鏈,高野也有一條,一旦遇上麻煩,這玩意既可以救人,也可以殺人,絕對是最好的武器。
  小錘子和錘子手牽手,安如青和白玉潤也是手牽手,費男就比較慘了,他一個人比三個人都要壯碩,要命的是僅僅胸部的厚度,絕對超過半米。
  至于臘子就辛苦了,他的秘門中有普通人,就必須由秘門手下帶著游上去,而他隨時需要支援。
  最輕松的就是午陽和雷暴,只要上面沒事,兩人就沒事,悠閑的跟著游上去,兩人的實力都超級強悍,根本就無懼這種坡度和長度,也不在乎這點危險。
  同樣,午陽和雷暴手里都有一根鐵鎖鏈,這玩意一定必不可少。
  雷星峰和高野超過一群又一群的人,看著下方猶如螞蟻般的人群,雷星峰道:“不知道這次會留下多少人。”
  高野道:“不說一半,最少四分之一的人上不去!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不會有那么多的。”
  高野道:“你讓一個五環真身的人游上來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我知道他們不能飛,可是有同伴可以帶上去的吧,他們可是秘門的基礎,基礎沒了,秘門怎么發展?”
  高野道:“基礎個屁啊,自己的命都保不住,還基礎呢,其他人的死活,不是朋友親屬,誰管?”這話頗有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味道。
  突然一聲驚叫,雷星峰和高野偏頭看去,只見一串人滑下來,位置就是他們兩人。
  雷星峰和高野對視一眼,手中的鐵鎖鏈已經揚起,畢竟不是殺人,所以兩根鐵鎖鏈猶如兩根長槍,直接將滑落下來的人撥開。
  驚叫聲不停響起,大家都知道,一旦滑落,若是沒有人救助,真的會跌死人的,下面的人已經看不清了,全是點點針尖大黑點,即使是被遺棄的大蜘蛛,也只有螞蟻大小。
  雷星峰估計至少兩千米的高度,至于是不是,那就天知道了。
  越升越高,漸漸地下方的橋面也像一根針一樣細,雷星峰看的也是一陣膽寒,這他媽的太高了,尤其周圍全是閃爍的星光,更是讓人不知上下,也不知左右。
  雷星峰和高野搶占幾根橋中央的柱子,掛上鐵鎖鏈,然后讓下方的人依附休息,雷星峰也掛在上面,他說道:“那是什么?”
  高野道:“不知道,像是一條彩帶……”
  在橋面的背后,一條不知道多長的猶如彩帶一樣的光,靜靜地橫臥在空中,或者說是宇宙中,只是這個宇宙和雷星峰認知不同,這彩帶,就算雷星峰看了,也覺得非常的漂亮。
  突然之間,雷星峰明白了,他說道:“這座橋似乎是為了繞過這彩帶啊!”
  高野仔細看看,也反應過來,說道:“還真是這樣啊,如果按照原來的方位,這橋絕對是穿進彩帶中,看樣子,這彩帶很危險啊。”
  雷星峰笑道:“再危險,也影響不到這里。”
  兩人輕松自如的談笑,但是其他人就比較悲慘了,一個個氣喘吁吁地掛在鐵鏈上,看著下方,忍不住從心里發抖,太高了,都有一種無依無靠的感覺,每個人心里都發虛,至于普通人,他們早就被蒙住了雙眼,根本就不能看,如果真的給他們看,最少要嚇死一部分人。
  費男直接就掛在一根柱子上,他要是掛在鐵鏈上,都懷疑鐵鏈能不能撐住,急促的呼吸終于平息下來,每個人都感覺到口干舌燥,忙不迭的喝水,順便在吃點干糧,稍稍補充一下。
  幾個天君也一樣喝水吃干糧,這消耗的確有點大,只不過他們還能神情自若,畢竟實力基礎是不同的。
  休息要適度,絕對不能長時間休息,當然休息不夠也不行,這個度一定要把握,雷星峰算計了一下,說道:“出發,再加把勁,我們很快就到了!”其實他也是胡說八道,根本就不知道頂在哪里。
  可這很鼓動士氣,一群人再次向上游動。
  有幾個力竭的,滑落下去,被雷暴老人或者午陽的鐵鎖鏈纏住,然后拖著向上。
 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反正休息了七次,一次比一次的間隔時間短,在眾人快要絕望的時候,終于攀登到了頂部。
  上來后,所有的人都癱了,全都躺在地上裝死狗,沒有一個人能起來,就算雷星峰他們也一樣躺在地上。
 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  票票啊,票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