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5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5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5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1 險途(上)

小錘子道:“大人,為什么要節省食物,我們不是很快就可以過天橋了嗎?”
  錘子更是一臉擔憂,他可不想餓著走路。
  雷星峰道:“你覺得很快就可以過天橋?我可不是這么認為的,我認為……我們在天橋上,要走很久,如果沒有食物……你到哪里去找?”
  整個天橋很大,但是上面光溜溜的,別說沒有動物和植物,就連塵土都極少,想要找到食物,那是千難萬難。
  眾人倏然而驚,他們已經經過一次缺糧了,如果再來一次,誰也受不了,而且雷星峰說的對,這里真的什么也沒有,一旦缺糧,都沒有地方哭去。
  雷星峰又道:“自己有人偶獸的,馬上就放出來,啟動后,背自己的食物,就算耗費點能量也值得的。”
  別人聽不聽,雷星峰無所謂,但是提醒一聲還是需要的。
  四只金屬大蜘蛛,在隊伍中無比顯眼,這玩意力量極其強大,行走的速度也快,不過在晶紫雅的控制下,現在和隊伍是一個速度向前。
  雷星峰注意到費男竟然拿出來十尊銀級人偶獸,還有一尊金級人偶獸,可以看出,這家伙雖然癡肥,但是手段應該不錯,腦子絕對靈活的家伙,雷星峰的話,要看怎么聽,有的人不以為然,但是有的人就很重視,費男將食物收攏,讓人偶獸背負著走,他是少數幾個聽了雷星峰話的人,大多數人,也就聽聽而已,都認為自己存儲了足夠的食物,就算走幾十天,也問題不大,只要出了這天橋,哪里找不到食物?
  時間一天天過去,十天,二十天,三十天,這一路枯燥之極,現在前看不到彼岸,后看不到出發地,走了三十多天,周圍的景色就沒有變過,給人的感覺,無論走了多久,都像是原地踏步。
  這是一種很喪氣的感覺,仿佛就在做無用功,隨著時間的流逝,眾人的精神越來越低迷。
  雷星峰自然而然的成為了這支隊伍的首領,他開始控制眾人的食物,不許狂吃海喝,讓他們節省吃,最多吃八成飽,當然,也有人根本就不聽,雷星峰也不管,只是很簡單的說了一句,既然不聽,后果自負。
  風越來越大,氣候也越來越冷,高野特意給金屬大蜘蛛加了冰禁制,用來抵御寒冷對大蜘蛛的影響,要知道在沒有禁制前,大蜘蛛身上會掛滿冰棱,行動也更加耗費能量,有了禁制后,大蜘蛛身上就沒有結冰的現象,晶紫雅指揮起來更加如意。
  呼嘯的風聲,幾乎不停的折磨著人的耳朵,尤其是那尖利如哨般的風聲,聽得人真的會崩潰。
  前后都有消息傳來,有不少普通人已經被凍死,根本就防不勝防,哪怕這些普通人穿著極其厚實皮袍,那冷風也能快速透進去,帶走身上的熱量,普通人和修煉者不同,他們除了穿厚實的獸皮外,就沒有其他手段了,如果獸皮擋不住寒風,唯一的后果就是被凍死。
  臘子帶著的隊伍中,也有普通人,數量倒是不多,只有幾十人,都是核心弟子的家屬,這幾天也凍死了兩三個,搞得隊伍中一片陰沉。
  這還不算什么,三十天一過,所有修煉者都發現了,輪藏空間小了三分之一,整個空間都被壓縮了,邊緣部分物資全部消失不見,那些將食物隨意丟在輪藏空間的人,損失慘重,現在什么材料和物資,都不如食物珍貴。
  所有的修煉者都忙著整理輪藏空間,不用的東西,或者是不重要的東西,立即就被清理出去,很快路上就多了無數的礦石材料,無數家具衣物,還有無數的亂七八糟的物品,扔出一會兒,一陣大風吹過,然后就是漫天雜物,看上去竟然無比的壯觀。
  午陽和高野都盯著雷星峰,半晌,午陽道:“阿峰,你真是很厲害,從一開始就推測出來了,是不是?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我只是擔心,如果沒有……那個的話,我也會極度猶豫的,要知道,輪藏空間中的東西,都是我花費無數心血收集的,丟棄……真的會很心痛的。”
  午陽道:“豈止是心痛啊,很多東西,都是有紀念意義的,若是拋棄,我不但會心痛,還會很傷心。”
  臘子聽出味道來,他說道:“你們,你們早就整理過?”
  午陽解釋道:“是阿峰推斷出來的,剛進入天橋的時候,他就發現輪藏空間有異常,所以提醒我們清理。”
  臘子沒好氣道:“阿峰,你不夠朋友,為啥不告訴我?”
  雷星峰撇撇嘴,說道:“告訴你又能怎么樣?你會清理嗎?”
  臘子愣了一下,他終于承認,就算知道,他也舍不得清理,這可是扔到自己的心血啊,他可沒有鏡之界可以存放東西,就算提前知道,也只是扔掉,不能不保留,就算知道了,又能怎么樣?
  也只好承認雷星峰說的對,他嘆口氣道:“臘子要破產了,老子要傾家蕩產了……我他媽的要成為窮人了!”
  還有一些人舍不得扔掉東西,只是將需要使用的,比如食物之類的,還有就是自己最重要的東西,都放在輪藏空間中央,這里是最穩的,至于其他在邊緣的東西,就不管了,消失就消失吧,自己扔掉,實在太心痛了。
  大風吹過,道路上除了人以外,還是清清爽爽,就連灰塵都沒有,干凈的就像是剛剛打掃過,這里的風實在是太烈了。
  這對修煉者又是一次打擊,每個人臉上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,大概也就是道君沒有什么問題,另外就是雷星峰四人,一副神情自若的樣子,這次沒有打擊到他們。
  白玉潤一邊哭一邊扔,所有人都看她扔出來的東西,花被子,花裙子,各種漂亮的毛皮,還有就是精致到了極點的各種家具,其中梳妝臺就扔了十幾個,扔出去就被大風吹走,然后她就嗚咽幾聲,嘴里還不停的嘀咕:“我的寶貝啊……哎呀呀,寶貝,我對不起你們……”嘴里說著,動作卻不慢,又是一個大型的梳妝臺被扔掉,也不知道她有多少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。
  小錘子咧嘴直笑,一副開心的模樣。
  雷星峰卻暗自佩服,這女人,什么材料都沒有扔掉,扔掉的可說都是奢侈品。
  終于白玉潤扔的差的不多了,這才一頭撲入安如青懷里,哭道:“哎呀呀,青姐姐,我好傷心啊……”
  安如青忍住笑,說道:“沒事,沒事,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嘛,有啥好傷心的。”
  三十多萬的隊伍,拉長了足有百公里,稀稀落落,都變成一小撮一小撮的人,大隊人馬很少,那些一看就知道是擁有道君老祖的秘門,還能保持隊伍完整,其他全都散了,估計不到目的地,秘門是無法集合起來了。
  雷星峰感慨了一句,說道:“大遷徙,估計這才是難關吧,就看還要走多久,希望不要有太多的波折。”
  又走了五天,所有的人都有發狂的傾向,太難受了,一成不變的大路,一成不變的狂風,仿佛沒有盡頭的天橋,到了這一步,就算有不少秘門后悔,也回不去了,大家都不是傻子,當他們離開城市,進入天橋后,那些外族人肯定會回去,也就是說,退路沒有了。
  這時候,前面的天橋開始有了變化,很快消息就傳到了雷星峰他們這里,前面的路開始向上了,一個大斜坡出現。
  按照雷星峰的估計,這坡差不多也就是三十度的坡,不算陡峭,但是要耗費更多的精力,好在他一直騎在大蜘蛛上,這一路就沒有走過路。
  抱怨聲響聲一片,但是即使是抱怨,也不得不繼續前進,這個坡度不算陡峭,就算爬坡也不用彎腰,可一側巨大的風吹來,他們走起來尤其艱難,這風一會兒左側來,一會兒右側來,最讓人痛苦的就是迎面來風,最開心的就是身后狂風,那走起來就太輕松了,順著風,腳步絕對輕快多了。
  這道坡爬了兩天,才算結束,爬到坡頂向前看,雷星峰就發現,這橋的路面轉向了,偏向左側十來度,所以注意身后,再看前方,就會有一個稍稍偏轉的角度出現。
  午陽道:“休息一下吧,他們累慘了……”他指的是那些普通人。
  雷星峰搖搖頭,說道:“好吧,那就休息一下,吃點東西。”這時候不用喊節省干糧,每個人都注意這個問題了,吃的相當節省,其實有不少人,手里已經沒有多少糧食了。
  錘頭手里拿著一根大骨頭,使勁啃著,其實上面已經沒有多少肉了,依舊孜孜不倦的啃食,就像是小狗舍不得骨頭一般。
  高野好奇道:“錘頭,上面沒肉了,還啃什么勁?”
  錘頭憨笑一聲,說道:“我知道,這頓就是這根骨頭,我兄弟不讓多吃。”說著咔嚓一聲擰斷了骨頭,他立即吮吸斷裂的骨頭,這是在吃骨髓。
  雷星峰心里感嘆,這是吃出經驗來了,標準的敲骨吸髓啊。
  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  求票求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