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5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5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5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4 回家(下)


  柯大山的話頓時讓鷹梟和鷹大菲慌了神,鷹大菲更是瘋狂叫囂:“你說謊,你,你……我要殺了你!”若是對方否認有雷星峰,而又沒有在虎崖堡找到,這已經不是麻煩的問題,而是生死的問題,惹怒了杜洪辰,別說鷹梟活不了,自己也一樣活不了,就連鷹梟的師傅一樣要倒霉。
  鷹梟苦于兩腮的漏風,說話說不清,他氣急敗壞,猛地撲了出去,一掌就劈向胡蒼崖,他要殺了族長,來發泄心中的邪火。
  胡蒼崖如何能夠抵擋,他閉目等死,誰知道就聽到嘭的一聲響,他睜眼看去,驚訝的發現,鷹梟被杜洪辰一腳踢飛,并且大口大口的吐血。
  郅赤鴉心里大怒,可是師叔親自出手,他也不敢說一句話,暗自握緊了拳頭。
  杜洪辰扭頭盯著他,淡淡道:“你的徒弟……管好!”
  郅赤鴉的冷汗頓時流淌下來,他知道鷹梟算是得罪杜洪辰,心里極度無奈,實力不如人,只能隱忍下來。
  杜洪辰倒不是維護胡蒼崖,而是知道,胡蒼崖是虎崖堡的族長,很多事情都需要他來辦,這時候可死不得,他說道:“讓你們虎崖堡所有的人都集合。”
  胡蒼崖知道不能反抗,他答應的很爽快,反正雷星峰一家三口全都離開虎崖堡,這里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雷星峰,他說道:“是!我馬上集合所有的人。”
  這是無法拒絕的命令,胡蒼崖心里極度痛恨鷹領的人,但是他很明白,這時候抗拒是絕對不理智的。
  很快所有的人都來到虎崖堡的青石崖山谷平臺,那是一個巨大的石頭平臺,有幾千平方那么大,是虎崖堡在寒季的時候,用來晾曬收割糧食的地方,現在全是厚達幾尺積雪,上千人聚集起來,站在積雪中。
  胡蒼崖說道:“我們虎崖堡所有人都在這里。”
  杜洪辰一揮手,鷹領的獵人立即向著居住的房屋沖去搜查,他們要檢查有沒有躲藏,尤其是一個少年,他才不信所有的人都出來了,其實,他不知道,胡蒼崖的確將所有的人都叫出來了。
  折騰了大約幾個小時,有鷹領的獵人來報告,所有的房間都沒有人,其他地方也搜索了一遍,沒有找到任何人。
  虎崖堡的人一陣嘈雜,那是因為鷹領的獵手,每一個人手里都拿著不少東西,明目張膽的搶劫,這次杜洪辰沒有說話,鷹領的獵人雖然出力不多,但是他們的習俗,就是勝利者,有權得到失敗者的獵物。
  胡蒼崖也壓住眾人的憤怒,這可不是拼命的時候,這是保命的時候,他需要做到的是冷靜,是理智的和對方周旋。
  所有的人在集中的時候,就被獵人們吩咐了,不要說出虎崖堡有雷家的人,這個時代的人,不但很淳樸,同時也極其忠誠勇敢,抱團信念無比堅定,這是生活決定的,在山區,若是不能抱成團,生存就太難了。
  胡蒼崖說道:“我們虎崖堡所有的人都在,有沒有你們找的人,一看就知道了。”他竭力平定自己的情緒,滿是皺紋的臉,平靜到了極點。
  杜洪辰盯著鷹梟和鷹大菲道:“你們報上來的,去找出來!”
  兩人突然明白了,雷星峰一定不在虎崖堡,不然對方不會那么鎮定,頓時兩人心里有點發慌,欺騙杜洪辰?那純粹是找死,可若是找不到雷星峰,那就真的慘了,誰會知道暴怒的杜洪辰會敢什么。
  密輪真人的尊嚴是絕對不能挑釁的,更別說戲耍了,萬一找不到雷星峰,而虎崖堡的人又堅決否定有這個人,那么鷹梟和鷹大菲就有借助杜洪辰的力量,來報復虎崖堡,最要命的是在攻打虎崖堡,清剿隊死了幾個千輪師,這問題可就嚴重了。
  鷹梟和鷹大菲的臉色都白了,兩人開始尋找雷星峰。
  足足用了一個多小時,根本就沒有雷星峰的影子,鷹大菲硬著頭皮回來報告,他說道:“雷星峰……他不在這里。”
  杜洪辰眼里閃爍著怒火,他壓住憤怒,說道:“你過來!”
  胡蒼崖上前一步,說道:“我們本來就沒有這人……”
  鷹大菲道:“那人一定出去了!要不……就是你們把他藏起來……應該,應該故意讓他離開躲避我們……”他越說越亂。
  胡蒼崖冷笑一聲道:“你們鷹領的人夠卑鄙的!我們也不知道你們回來,也不知道要找什么人,我們怎么藏?若是真有這么一個人,寒季……你讓他去哪里?笑話了!你只是借口我們這里有你要的人,而來攻打我們虎崖堡!”
  老族長牙尖嘴利,頂的鷹大菲說不出話。
  鷹大菲心里憋屈的要死,而鷹梟的眼睛都紅了,這虎崖堡的人太可惡了,可是雷星峰為什么不在?兩人恨不得大殺特殺,將虎崖堡徹底毀滅才舒服。
  這次就連郅赤鴉都覺得胡蒼崖說的有理,他說道:“鷹梟,鷹大菲,到底有沒有這個人?說實話!”
  杜洪辰可是郅赤鴉親自請來的,理由就是虎崖堡有一個雷系單輪印的少年,可是這個少年卻不見了,而且虎崖堡拒絕承認有這個人,還有比這個更加糟糕的事情嗎?簡直坑人,坑師傅,郅赤鴉有掐死兩人的沖動。
  鷹梟和鷹大菲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抖,鷹梟說話不清楚,只能由鷹大菲說,他顫抖道:“真的有這個人啊……我怎么敢胡說八道啊……我,我……你,你!”他的怒火沖著胡蒼崖爆發了,他猛地沖出去,一把掐住胡蒼崖的脖子,拼命吼叫道:“你,你交出來!你把那小家伙交出來!”
  胡蒼崖頓時呼吸困難,他拼命掙扎,幾個獵人上前阻止,被他一腳一個踢開,吼道:“人呢?交出來!我要屠了你們虎崖堡!”
  頓時虎崖堡的人一片大亂,人群涌動,鷹領的獵人緊握武器對準他們,他們隨時都可以掀起一場屠殺。
  杜洪辰陰沉臉,也不知道想些什么,他其實心里也是半信半疑,他不信的是郅赤鴉會騙自己,這個后果不是一般人承受,可眼前虎崖堡的人,堅決不承認這人存在,到底哪里出問題了?他一時間有點迷糊。
  “夠了!”
  杜洪辰終于發話,鷹大菲恨恨的松手。
  胡蒼崖抱著脖子,使勁喘著粗氣,鷹大菲的力量很大,差點就要了他的老命,幾個獵人沖上來,扶起胡蒼崖。
  杜洪辰冷冷說道:“給你們一個機會,如果你們這里有雷星峰這個人,那么我就放過你們虎崖堡,如果沒有……你們一個也別想活!”赤裸裸的威脅。
  胡蒼崖心中一跳,不過他立即就明白,這是杜洪辰要詐自己,他剛要說話,就聽到一聲尖利的鳴笛遠遠傳來,那是通知虎崖堡的人,有人回來了,這是放下石堡吊籃的鳴笛聲。
  柯大山等人的臉色全變了,胡蒼崖也一樣,這時候回來的人,不會有別人,一定是雷星峰。
  這種簡單的鳴笛聲,鷹領的人也懂。
  柯大山拿出鳴笛就要吹響,早就盯著他們的鷹梟,立即撲了上去,轟然砸出一拳,打掉鳴笛,鷹大菲反應也不慢,他吼道:“誰敢通知,我就殺了他!”
  鷹大菲立即跑到杜洪辰面前道:“鳴笛……那是有人回來,有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人!”
  杜洪辰頓時笑了,說道:“很好,把他接上來!”
  立即有人飛奔而去。
  胡蒼崖暗嘆一聲,他沒法阻止,也阻止不了,實力差距太大了,柯南山剛要動,就被他一把拉住,緩緩的搖頭。
  片刻,一個老人,一個少年,還有一個小女孩走了過來。
  雷星峰看著被圍住的虎崖堡的人,還有那群虎視眈眈的鷹領獵人,另外十幾個人,他察覺都是修煉過的高手,尤其為首的老者,更是給他深不可測的感覺,回頭望了一眼阿爺,只見阿爺微微點頭,示意雷星峰不要怕。
  鷹大菲大喜過望,他跑到杜洪辰身邊,小聲道:“那個少年就是我們要找的人!他就叫雷星峰!”
  頓時,杜洪辰笑了,這次沒白來,差點被虎崖堡的人瞞住了。
  文衍敢發誓,就算師傅對她也從來沒有用如此溫和的口氣說話。
  杜洪辰滿臉堆笑,雷星峰突然感覺,這家伙就是一個狐貍,一只想要偷吃雞的狐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