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2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2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2)     

第十章攻與防(下)


  畢竟人多好辦事,很快就找到三個攀爬點,不過經過杜洪辰和郅赤鴉的確認,其中兩個攀爬點不合適,只有一個線路還算行,可這個攀爬的地點,已經靠近石堡所在。
  杜洪辰幾人躲在一棵大樹后,這里已經可以看到崖壁上的石堡,郅赤鴉說道:“不行,他們很容易發現!”
  文衍淡淡道:“小心點,只要你能上去,幾個獵人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。”
  杜洪辰點頭道:“你上去后,甚至可以先不管那些獵人,你到那邊拋下繩索,等清剿小隊上來,控制住石堡,我們很容易就攻占虎崖堡。”
  郅赤鴉心里有點后悔,這條路上去太危險了,就算他擁有密環鎧,一旦從高處跌落,估計最少落個重傷,不過,想想杜洪辰開出的條件,調離百家寨,到外面去管理一個地區,這可比在百家寨強太多了,他說道:“我試試吧。”
  杜洪辰點頭道:“去吧,小心了,繩索準備好了嗎?”
  郅赤鴉點頭,繩索已經放在輪藏空間中,這讓他不用背著沉重的繩索,他沒有直接出去,而是沿著森林和崖壁的交界線,脫離石堡觀察視線,然后再到崖壁下,順著崖壁重新過來,這時候大雪小了很多,視線也變得清晰起來。
  杜洪辰點頭道:“赤鴉還是比較謹慎的。”
  文衍道:“師傅,這次若是成功,師傅也許可以進入內門,獲得一個更好的職位了。”
  杜洪辰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說道:“希望他們沒有搞錯。”他的目光掃過鷹梟和鷹大菲,嚇得兩人額頭冒汗。
  郅赤鴉順著崖壁就攀爬上去,這條路他已經反復琢磨了幾遍,幾個重要關卡,都想出解決辦法,尤其是兩處掛冰棱的地方,需要他破除,這點冰棱其實不放在他的心里,可如何才能不驚動石堡的哨兵,又無聲無息的清除冰棱就成了大問題。
  憑借強悍的身手,郅赤鴉很快就來到第一個關口,他畢竟是密輪師,那可是超越萬輪師的存在,原本這種崖壁根本就不在他眼里,但這次不同,一則天空下雪,氣候惡劣,二則是為了躲避哨兵的監視,不能發出很大的聲響,這都是限制發揮的原因。
  這個關口就是一道兩米寬的冰壁,他需要橫著渡過,才能找到繼續向上的路,瞬息間,郅赤鴉的一只手按住冰壁,一道火光閃爍,也就是幾秒鐘,他的一只手竟然陷入冰壁中,稍稍試了一下,他整個身體就吊在上面。
  冰壁的位置,大約在崖壁的三分之一處,郅赤鴉很快就越過冰壁,他松口氣,靠著火輪力,他輕易就融化開冰壁,找到支撐。
  杜洪辰贊了一句:“很聰明的家伙,呵呵,如此輕易的就渡過了。”
  郅赤鴉也暗自得意了一下,他繼續向上攀爬,速度逐漸放緩,他已經達到崖壁的三分之二的高度,這里到了第二個關口,這是一連串的小冰壁,在下雪前,就是很小的崖壁水流形成的。
  文衍說道:“看樣子……沒問題了,郅赤鴉一定能夠上去。”
  郅赤鴉卻遇上了難題,崖壁微微向外凸起,他找不到任何借力點,在下方的時候,他完全看不出這里的崖壁是向外傾斜,若是找不到借力點,他就必須強行破開崖壁,這樣的話,就一定會被石堡上的哨兵發現,就在這時,他看到一樣東西,不由得喜出望外。
  那是一個金屬圓環,郅赤鴉第一個念頭,這應該是前人進入虎崖堡留下的,他試著伸手勾住圓環,用力向下拉了一下,發現圓環很牢固的釘在傾斜的石中,不由得露出開心的神情,他尋思:“這是老天都要幫著我來滅掉虎崖堡!”
  整個身體都吊在圓環上,郅赤鴉發現圓環依舊牢固,這才真正放心下來,為了省力他很自然的用上了輪力。
  當輪力涌入手臂,那圓環陡然閃爍起來,郅赤鴉瞬間就反應過來,他慘叫一聲,這太他媽的坑人了,這是極其簡單的陷阱,輪力環陷阱,如果郅赤鴉沒有使用輪力,只是用自己的力量,這個陷阱就不會發作,如果是普通人,這個圓環也非常安全,可是一旦用了輪力,這個輪力環陷阱就會爆發,瞬間碎裂。
  要知道郅赤鴉是吊在圓環上的,而且崖壁是向外傾斜,他一點借力的地方也沒有,最恐怖的是輪力環在他心情最放松,警惕性最低的時候,突然爆發,就算他再厲害也措手不及,哪怕是杜洪辰在這里,估計一樣也要中招,這實在是太陰損了。
  輪力環炸開的聲音并不大,但是郅赤鴉的慘叫的聲音實在是太大了。
  啊……啊……
  一路慘嚎著從崖壁上跌落。
  杜洪辰咒罵了一聲,立即就撲了出去,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郅赤鴉摔死,死幾個百輪師千輪師,他一點心理負擔也沒有,但是死一個密輪師,他也極大的責任,密輪師可是中堅力量,損失一個都是一件大事了。
  從崖壁上跌落的速度極快,幸好下方沒有凸起巖石,否則撞擊一下,他不等落到崖底,估計就去了半條命了。
  杜洪辰瞬間發出一股狂風,那狂風很是獨特,仿佛無數的圓環,從小到大,瞬間就將郅赤鴉裹入其中,眼看著他在狂風急速轉圈,郅赤鴉頓時暈頭,發出震天怪叫。
  但就是這股旋轉的狂風,讓郅赤鴉卸去了跌落下來的巨大沖力。
  嘭!
  郅赤鴉一頭砸在地上,這點沖擊力量,郅赤鴉憑借密環鎧就輕易的抵擋下來,不過他站起來后,卻站不穩,扭著醉步,歪七扭八的走過來,嘴里還說道:“他媽的混蛋……太他媽的坑人……啊……我暈啊……混蛋!”
  啪!
  杜洪辰抬手就抽了他一個大嘴巴。
  捂著臉,郅赤鴉總算清醒了一點,他立即明白,是杜洪辰出手救了自己,晃著腦袋,他說道:“謝謝……杜師叔……”被抽了一記耳光,他還是要感謝一聲。
  杜洪辰道:“怎么回事?為什么突然掉下來。”
  郅赤鴉氣憤之極:“他媽的……崖壁上竟然有陷阱!一個輪力環……太損了!”
  杜洪辰奇道:“輪力環?這玩意……不是密輪師,是沒法布置的,難道虎崖堡有密輪師?”
  鷹大菲想要說可又不敢插嘴。
  文衍道:“你說!”
  鷹大菲道:“虎崖堡不可能有密輪師的……我們鷹領和虎崖堡沖突有幾百年了,從來沒有見過虎崖堡有密輪師。”
  杜洪辰有點惱怒的盯著崖頂,一旦偷襲不成,那就必須強攻,這種地勢強攻,實在是太難了點。
  崖壁頂端陡然發出尖利鳴笛聲,那是報警的鳴笛。
  郅赤鴉臉色難看,這種鳴笛他是能聽懂的,全民召集,占據地利,一個普通人就能發揮一個千輪師的實力,一塊石頭砸下來,在光禿禿的崖壁上,除了真正的大高手,誰能擋得住。
  很快,崖頂上就已經人影閃動了。
  胡蒼崖帶著大隊人馬上來,他問道:“為什么吹鳴笛?”
  把守石堡的人是胡三和柯刀兩人,胡三道:“族叔,有人試圖爬上來,結果掉下去!”
  胡蒼崖向下看去,隱約可以看到樹林中有人影,他說道:“是什么人?”
  柯刀道:“不知道,這人應該很厲害,他掉下去……我們看到有人發出一股奇怪的風,那人就沒有摔死,爬起來進林子了。”
  胡蒼崖的臉色頓時變了,他說道:“鷹領的人?還是百家寨的人?”也只有這兩個地方,才會知道虎崖堡的底細,鷹領還能惹,百家寨是絕對不能惹的。
  胡三道:“不知道……”
  胡蒼崖很快就決定了,他說道:“準備石頭,發動所有的人,將石頭和圓木運上來,另外,燒水……”
  這些都是虎崖堡早就準備好的,是前人早就安排的策略,頓時,崖頂上就熱鬧起來,整個虎崖堡行動,五歲以下,六十歲以上,不用到崖頂,其他人通通要去,五六七八歲的孩子,任務就一件,燒火,架起大鍋燒開水,遍地的冰雪,根本就不用去尋找水源。
  杜洪辰思索了一下,說道:“鷹大菲,去喊話!讓虎崖堡的人投降!”
  鷹大菲只能出來,他運用輪力,大吼道:“虎崖堡的人聽著,我是鷹領的鷹大菲,聯合百家寨的高手,讓你們立即投降!立即放下吊籃!”他連續不斷的叫喊著。
  很快,崖頂上方,發出異常洪亮的聲音:“滾!”
  所有的人,同時吼出同樣的一個字,每一個人心里都是痛快淋漓,這荒原上的人,也許他很淳樸,也許他見識少,但是唯一不缺就是血性,被人打上門來,他們怎么可能不戰而降。
  杜洪辰臉色陰冷,說道:“不識抬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