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12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12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12)     

第七章雷暴雪(上)


  僅僅是蠻牛肉就腌制了將近萬斤,三人中最開心的是雷星瑤,她知道這個寒季再也不會餓肚子了,那種又冷又餓的感覺,她實在是不喜歡。
  老人說道:“阿峰,食物什么的都準備好了,寒季剛開始的時候,你知道,會有大暴雪,而且經常有夾著雨水雷暴雪,所以……我打算帶著你出去,我還需要刺激一下,自己修煉……我很難徹底恢復實力。”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寒季出門?太危險了吧。”他知道在寒季沒人敢出門,在野外一旦迷路,就很難回來,野外的寒季是普通人的禁區。
  老人笑道:“你現在可不是普通人了,你是千輪師,要不然你以為……可以殺那么多的蠻人,還能搶劫蠻人的獵物?”
  雷星峰說道:“瑤瑤怎么辦?”他是真的不放心小姑娘留在家里,畢竟她才六歲。
  老人道:“沒事,讓瑤瑤去大山家,讓他們照看一下,我們很快就會回來的,等到寒季結束,我們也該離開虎崖堡了,呵呵,你不是一直想要出去嗎?”
  雷星峰想了想,出去叫來雷星瑤,說道:“瑤瑤,最近我和阿爺要出門一趟,你到柯大山家先住一段時間。”
  雷星瑤的小臉頓時垮了下來,她拉著雷星峰道:“哥哥,能帶我一起去嗎?”她可憐巴巴的看著,眼里閃爍著淚光,雷星峰頓時就敗了,他說道:“阿爺!”
  老人苦笑,他說道:“瑤瑤,你的身體太弱了,不能抵擋外面的寒冷,跟著我們一起去,會非常危險。”
  兩滴眼淚落下,雷星瑤就這么看著老人和雷星峰,無聲落淚。
  雷星峰手忙腳亂的給她擦淚,不停的說道:“不哭,不哭,瑤瑤不哭……”他伸手抱住雷星瑤,這丫頭乖巧懂事,他痛愛到骨子里,一點也不想她傷心難過。
  老人嘆口氣,說道:“好吧,反正我們一家總是不分開,帶著一起走吧,不過,阿峰,你負責瑤瑤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我背著小妹。”
  雷星瑤眼淚還在,卻已經開心的笑了。
  老人道:“瑤瑤,寒季的野外,會非常艱苦,你能忍受嗎?到了外面,叫苦可不行的。”
  雷星瑤很是堅決的說道:“只要和阿爺,哥哥在一起,我就不怕!”
  老人實力高強,加上雷星峰也是一個小高手了,保護一個小孩子,問題不大,之所以一開始不愿意帶著雷星瑤,就是怕小姑娘吃苦。
  其實雷星峰也不想讓雷星瑤留在虎崖堡,他一點也不想雷星瑤受到一絲委屈,這次狩獵,得到了大量的皮毛,當然這時候再縫制皮衣已經來不及了,雷星峰拿著這些皮毛直接找到族長,換取現成的皮毛大衣。
  全部準備好,三人這才出了虎崖堡。
  三人都裹著厚實毛皮大衣,雷星峰帶上了黑弓,另外拿著一根鋼矛,雷暴老人也提著一根鋼矛,雷星峰還背著一個很大的背簍,必要的時候,可以讓雷星瑤直接坐入背簍中,以他的力量,背一個小孩子,一點壓力也沒有。
  大雪連天扯地的落下,時不時還能聽到幾聲滾雷劃過天際。
  雷星峰也覺得有意思,這世界就算下雪也會打雷,所謂的雷暴雪,就是這里的特色。
  因為老人的輪藏空間打開,所以食物都由老人放入的輪藏空間中,他們攜帶的東西并不算多,雷星峰的背簍中,放了不少厚實動物皮毛,那是晚上睡覺時的蓋被,還有少量的食物,這是預防一旦走散,不至于缺乏食物。
  雷星峰牽著雷星瑤,跟著老人艱難在密林中跋涉。
  ……
  第一場大雪讓整個虎崖堡變成素白的世界,家家戶戶都燒起取暖的火爐,獵人們開始享受一年一次的休閑時光,寒季雖然不能出去狩獵,但卻是最好的休息和練武的時間,尤其是有孩子的獵戶,整個寒季就是教授和學習的時間。
  只要在溫季儲存了足夠的食物和燃料,那么寒季可以過得極其舒適愉快,這也是虎崖堡獵戶們相互交流的好機會,串門聊天,人來人往,在虎崖堡可不怕迷路,哪怕風雪再大,建筑在崖壁下的虎崖堡,就是一條彎曲長路,彼此探訪,十分方便。
  雷星峰一家離開虎崖堡的十七天后,天色逐漸晴朗,連續十七天的暴風雪天氣終于停止。
  從鷹領走出一隊人馬,大約有三百多人,帶隊就是被雷星峰打穿臉頰的鷹梟,他身邊是鷹大菲,還有他的師傅郅赤鴉。
  和郅赤鴉說笑的是一男一女,很明顯郅赤鴉對這兩人非常尊敬。
  大洪洞的一個長老,帶著他的女弟子,男的是外門長老,名叫杜洪辰,女弟子叫文衍,和郅赤鴉一樣,是一個密輪師,而她師傅,卻是一個了不得人物,杜洪辰已經凝結成自己的一環真身,成了真正超脫凡人的密輪真人。
  萬輪師到密輪師,可以刷掉百分之九十的修煉者,而密輪師到密輪真人,凝結自己的真身,更是一道修煉的巨大門檻,任何密輪師的理想目標,就是凝結自己的真身,晉級到真人,一旦晉級到密輪真人,那就真的超凡脫俗了。
  在任何門派和組織中,密輪真人都可以擔當最重要的職位,他們地位尊崇,實力強大。
  文衍神情清冷的走在一邊,她身后跟隨者十個穿著黑色毛皮大衣的壯漢,個個都是千輪師,這是大洪洞的清剿小隊,專門用來清剿蠻人的,實力相當強悍。
  鷹梟臉色紅潤,不過他的臉頰已經沒有修復,還是留下兩個洞,平時吃足了苦頭,當真是吃什么漏什么,喝水什么的就更加痛苦了,這次能夠請動師傅,特別請來了大洪洞外門負責清剿蠻人的長老,還帶來了十人的清剿小隊,他覺得心情好多了,只要能夠報仇,一切都值了。
  他和鷹大菲站在一邊,兩人嘰里咕嚕的說著話,在這里大概只有鷹大菲可以聽明白鷹梟的話,其他人根本就聽不懂鷹梟奇怪的發音。
  鷹大菲小聲道:“小叔,萬一那小子同意跟長老走,那我們不是沒法報仇了嗎?”
  鷹梟嘰嘰咕咕了幾句,鷹大菲點頭道:“也是,一看就知道那小子很傲氣,肯定不會答應,那時候,嘿嘿,長老出手……小叔,你打算怎么報復?”
  鷹梟又是一陣嘰咕,伴隨著磨牙聲,鷹大菲暗自哆嗦了一下,他發現自己小叔已經變態了。
  郅赤鴉淡淡道:“大菲,虎崖堡你去過?”
  鷹大菲屁顛屁顛的跑上去,說道:“大人,虎崖堡是有名的險地,他們居住的地方,四面懸崖,進出的唯一通道,是通過吊籃出入,我們想要進入虎崖堡,就必須控制放吊籃的石堡,石堡在崖壁上方。”
  郅赤鴉扭頭說道:“杜師叔,文衍師妹,這是一個難關,我們要攻入虎崖堡,就必須掌握崖壁上方的石堡。”
  杜洪辰淡淡一笑,說道:“那不是問題,交給我就行了,我唯一的問題,就是那孩子,是不是……雷系單輪印!”
  郅赤鴉說道:“小徒確認,不過,我沒有見過,雷系單輪印,實在太罕見了,無論真假,都應該值得我們跑一趟了。”
  杜洪辰道:“鷹梟,過來!”
  鷹梟急忙跑上來,他也不傻,一直在偷聽。
  杜洪辰道:“你確定?”
  鷹梟嘰咕了幾句,杜洪辰毫不客氣道:“確定就點頭,不確定就搖頭,誰聽得懂你嘰里咕嚕的話!”
  噎得鷹梟直翻白眼,他可不敢頂撞杜洪辰,這家伙可是殺星,殺他如殺雞,就算師傅也救不得,頭點的猶如小雞啄米,他的臉色也白了。
  文衍很難保持自己清冷模樣,她捂著追輕笑一聲,鷹梟的樣子實在慘了一點。
  杜洪辰嘆口氣,說道:“若真的是雷系單輪印,估計我也沒法得到他,直接就會內門的老祖宗收下了。”然后他又說道:“傳令下去,一旦進入虎崖堡,我不許殺戮,一個人都不許殺,只要震懾住就行了,一旦確認那孩子是雷系單輪印,一切都好說。”
  鷹大菲壯著膽子問了一句:“大人……如果不是雷系單輪印?”
  杜洪辰冷笑一聲,那么算他倒霉,算虎崖堡倒霉。
  鷹大菲和鷹梟頓時露出喜色,接著杜洪辰又是一句話:“也算你們兩個倒霉!”
  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,一旦確認雷星峰不是雷系單輪印,不但雷星峰要死,虎崖堡的人要死,就算是鷹梟和鷹大菲也活不了。
  文衍冷冷道:“我師父最恨別人欺騙。”
  不但鷹大菲和鷹梟頭皮發麻,就連郅赤鴉也腿發軟,雖說他是密輪師,但是和杜洪辰相比,可就差遠了,別看差了一點,一個密輪師,一個是密輪真人,可實際上,兩者差了十萬八千里,不論是實力還是身份地位。
  大隊人馬向著虎崖堡而去。
  …………
  今天六更結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