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第二章雷印(下)


  高達千米的懸崖峭壁,其上點綴著星星點點的矮樹,在風中頑強的搖擺,崖壁頂端平整開闊,這是一個人工修建的平臺,一個小小的身影在落日的余暉下,懶散的坐在峭壁邊,兩條腿很大膽的垂在崖壁邊,無意識的晃動著,顯得格外孤寂。
  這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人,淡淡的闊眉,一雙細長的眼睛,他似乎習慣性的瞇眼,總給人一種沒有睡醒的感覺,臉的輪廓非常清晰,仿佛刀削斧劈一般,透出一股剛毅的味道,由于還沒有成人,稍稍有點青澀,不過,當仔細觀察他的雙眸,就會察覺他眼神中透出的一絲滄桑。
  “這世界真他媽的變態!就連時間也不一樣,我他媽的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了……三年?還是四年?這地方只有兩季,溫季……寒季……唉……回不去了……”
  少年人長嘆一聲,用力錘打地面一下,看著青色巖石上的一個拳印,他又露出一絲微笑,對于這個世界他幾乎沒有什么可以滿意的,除了力量,這個鳥地方,就沒有任何娛樂,每天要考慮的除了吃,還是吃,尋找一切可以填飽肚子的東西,就是活在這個世上的意義。
  一聲尖利的鳴笛響起,那少年猛地躍起,縱身沿著崖壁頂端飛奔,那速度奇快無比,片刻就來到崖壁的轉角處,那里有一座石堡,而且是突出崖壁七八米的石堡,兩個大漢站在小石堡中。
  這個石堡很小,狹長形,突出崖壁,上部是原木搭建的堡頂,地面上有一個長三米,寬兩米的大洞,可以清楚的看到崖壁下方,一個金屬架子搭在洞口,上面安裝了一個巨型轱轆。
  一個長著大胡子的漢子,看到少年進來,說道:“阿峰,狩獵小隊回來了,你的眼神好,看看有沒有情況。”
  少年點點頭,他伸手扶住轱轆,探身向下看去,只見下方有幾個小黑點,眼睛陡然閃爍了一下,泛出一道淡淡的銀芒,少年喜道:“是柯大叔他們回來了……快放吊籃下去!”
  大胡子伸手扣住一個鐵環,用力一拉,一只巨大的吊籃松開,出現在下方的洞口,兩個大漢開始搖轱轆,將吊籃放下。
  吊籃長三米,寬兩米,深達一米五,一個長方形的筐子,專門用來接送人員和物資,是虎崖堡的進出門戶之一,虎崖堡一共就兩條路通向外面,一條就是這里,還有一條是后堡的地道,不過,那條路更加難走,所以堡中的人,都是用吊籃進出。
  很快吊籃就被提升上來,吊籃中坐著兩個大漢,還有一大堆獵物,少年掃了一眼,說道:“怎么都是小獵物,柯大叔,沒有大家伙嗎?”
  吊籃中大都是野兔野雞野鴨,還有幾只珍羊。
  所謂的珍羊,是這里的特產,很小的一種野羊,喜食各種靈草,其肉質鮮美,是這里的最好的美味之一,只是這東西太小,沒有多少肉,一只珍羊,最多也就二十來斤肉,也就是比野雞野兔多一點肉。
  柯大叔笑道:“阿峰,這次獵獲的不多,嘿嘿,不過……我們干掉了一只齙牙野豬,足有幾百斤重,收獲算不錯了,阿峰,回頭到我家去拎一只豬腿,呵呵。”
  阿峰點點頭,笑嘻嘻道:“好啊,我送大叔回家。”
  虎崖堡居住的大都是獵人,家屬一般都在山谷中種植一些谷物和薯塊,一般男人是不種田的,男人必須出去狩獵,虎崖堡的人口很少,只有一千多人,將近兩百戶人家,少年阿峰也是其中一戶,家中還有一個爺爺,一個年幼的小妹,父母在他占據這個少年身體前,就離開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  這幾年過得相當艱難,剛醒來的時候,小妹才三歲,完全靠著少年阿峰撫養,爺爺年老體弱,已經無法打獵,一開始阿峰靠著采集野果,外加一些獵戶看爺爺一家三人實在難過,不時的送點獵物,才艱辛的活到如今,這里的人非常淳樸,鄰里之間,相互幫助,在這里若是不能相互幫助,根本就很難生存。
  不過,到了今年的溫季,少年阿峰就必須自己籌備過寒季的食物了,這對他是一個艱巨的任務,他不但要養活自己,還必須養活爺爺和小妹。
  柯大叔又下去了一趟,這次吊籃帶上了一只足有五百多斤的齙牙野豬,這種野豬的肉并不好吃,肉質粗糙,沒有一定烹飪手段,這肉可不好吃,當然,少年阿峰是不在意的,有吃就很好了,自從到了這里,他就很少感覺自己吃飽過,而且飯量之大,讓他極度無奈,他想不通,為啥自己這么能吃?
  幾個獵人和阿峰,笑嘻嘻抬著獵物順著路向內堡而去。
  虎崖堡地勢險峻,四周由懸崖峭壁阻隔,中間的洼地足有兩公里方圓,因此有一片土地可以種植,而虎崖堡的人都居住在內圈峭壁下的巖洞中,每一戶都占據一個巖洞,有天然也有人工開掘的洞穴,外延用原木搭建出延伸的小屋,在溫季的時候,可以居住木屋中,一旦到了寒季,就必須進入洞穴過冬。
  整個虎崖堡的地形,就像是一只扁平的碗,居民住在碗中,碗的外壁,就是懸崖峭壁,這是一處天然的大型防御堡壘。
  所以眾人從崖壁下來,很快就來到居住區。
  ……
  阿峰一手提著一條野豬前腿,一手提著兩只野雞,快步向著自己的家走去。
  很快就來到一處豎著木柵欄的家,這是一個擁有不大的小院子,一座搭在崖壁邊的小屋,一個小姑娘看到阿峰回來,喜道: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一邊喊著一邊跑了過來。
  天氣已經開始有點涼,小姑娘穿上了皮毛短襖,長長的毛隨著奔跑而舞動,就像是一個小小的毛球滾過來,阿峰笑道:“別跑……慢點,慢點……”說著他蹲下身來,由于兩只手中都提著東西,所以他沒法抱。
  小姑娘沖入阿峰的懷中,伸手抱住他的脖頸,阿峰站起,小姑娘就吊在他身上,嘻嘻笑道:“哥哥,又拿了誰的肉啊……”
  阿峰用自己的額頭輕輕觸了小姑娘的額頭,溺愛道:“是柯大叔打來的獵物,爺爺還好吧?”
  小姑娘笑嘻嘻道:“爺爺熬鹽去的,剛回來。”
  虎崖堡有一個特色物產,就是鹽,這里有一個地下鹽鹵礦,可以從地下抽取鹽鹵水,經過燒煮,熬出鹽來,數量不多,但是足夠虎崖堡居民生活用了,這也虎崖堡的人為什么可以深入大山中生活,擁有鹽鹵礦,是一個很大的原因。
  熬鹽大都是由老人或者婦女去完成,基本上夠吃就行了,這里很難和外界溝通,都是自給自足的模式,衣食住行,一切都要靠自己解決,這讓阿峰非常的不習慣,好在經過幾年的煎熬,他已經逐漸融入其中。
  小姑娘就吊在阿峰的脖子上,兩人說笑著走入小屋,阿峰大聲道:“阿爺,我回來了,看!這是柯大叔給的一條齙牙野豬的前腿,有三十來斤重,夠我們吃幾天了。”
  這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,坐在矮小的木墩上,手里一個皮質的口袋,他看到兩人進來,眼里流出一絲欣喜的光芒,咳嗽了一聲道:“好啊,阿峰歇一會兒,累了吧。”
  小姑娘從阿峰身上滑下來,跑到老人身邊,抱著老人的胳膊蹲下來,喜道:“阿爺,晴嬸子送來一塊蠻牛板皮,我收到山洞去了,好大一塊,哥哥的護甲就差一塊板皮了,要不了幾天,皮護甲就可以完工了,嘻嘻,阿爺,我能干吧!”她一副你快夸我的表情,惹得阿峰忍不住笑了一聲。
  “呵呵,小妹真能干!”
  阿峰先夸獎了一句。
  老人輕輕摸摸小姑娘的腦袋,點頭道:“是啊,我們家瑤瑤最能干了!”
  小姑娘頓時喜笑顏開。
  所謂的皮護甲,是每一個獵人都需要防護武裝,此地的皮護甲形制特殊,完全由各種獸皮手工打造,內襯的硬皮甲,就是由本地出產的蠻牛皮制成。
  皮護甲的手工極其復雜,一共有幾十道程序,早在兩年前,爺爺就開始著手制作,其中有很大一部分,都是小姑娘的手筆,祖孫兩人合力,一直到最近,才算快要完工,因為一直缺少一塊蠻牛的硬皮,所以沒有完工。
  這套皮護甲就是為了阿峰出去狩獵,特意準備的,虎崖堡的獵手,每一個人在出去狩獵前,都要由家里制作一套皮護甲,這是此地的風俗,一旦皮護甲穿上身,也就意味著阿峰可以正式出去狩獵了。
  皮護甲一共要用到三種皮革,最內層的是一種特別的軟皮,這種皮的內部有無數黃豆大小氣泡,不但柔軟異常,還有極好的防寒作用,中間一層是蠻牛的硬皮,而外層則是一種叫做長毛野羆的猛獸皮,長毛野羆擁有長達一尺多毫毛,經過鞣制后,擁有極強的韌性,制作皮護甲的時候,將皮上的長毛編織起來,形成花紋,然后用一種動物油脂涂抹定型,不但保暖,還有很好的防護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