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7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7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6 兩敗俱傷(下)


  剛剛落到地上,天上又是一道霹靂打下,那人再次暴退,這閃電太可怕了,這就給了雷星峰喘息的機會,他體內的雷輪力仿佛海嘯一般狂暴增長,瞬間就超過百輪之力,而且還在飛快的增長。
  雷星峰感覺自己就像是吹起來的皮球一般,灌入體內的狂暴雷電,在他瘋狂運轉暴雷功后,給雷輪力的增長提供了無限的力量,他有種瘋狂宣泄的念頭。
  那人駭然發現,雷星峰竟然毫發無損,只是他身上跳動著大量的電弧,兩只眼睛竟然完全成了銀色,似乎還在爍爍發光,仿佛一只夜行的野獸。
  雷星峰的傷勢在雷輪力暴漲的同時,已經差不多痊愈了,他狂喝道:“再來!”人已經撲了出去。
  那人冷笑一聲,說道:“找死!”兩人硬生生撞在一起,狠狠地對了一拳。
  轟!
  雷星峰連連后退,全身閃爍著跳躍的電弧,一步一步后退,比第一次就被人拍飛,強了不知道多少。
  那人卻吃了苦頭,他身上護體的金輪上,無數電弧閃動,讓這家伙顫抖了足有幾秒,差點讓他的金輪力破碎。
  鷹大菲也沖了出去,他對付的是虎崖堡的獵人,百輪師的威力,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對付的,也就是短短幾分鐘,虎崖堡的獵人就倒下了七八人,這里的人,尤其是獵人,每一個人都是經過無數戰斗成長起來,每一個都堅韌不拔,悍不畏死,因為他們知道,無論是狩獵,還是戰斗,一旦退卻,死的會很快。
  獵人們瘋狂攻擊,就算殺不死你,咬也要咬你一塊肉下來,拼死抵抗,讓鷹大菲不得不有所顧慮,有幾個獵人,甚至不顧自己的性命,瘋狂試圖抱住他,嚇出他一身冷汗,雖然殺死對方,他也不敢肆無忌憚了。
  在胡蒼崖的指揮下,暫時穩住了,可是任何人心里都明白,一旦和雷星峰抵擋不住,那人和鷹大菲聯手,在場的獵人,一個都活不了,胡蒼崖心里火燒火燎,這將近兩百人的隊伍,可是虎崖堡的精華,一旦全部被鷹領的人殺光,虎崖堡絕對渡不過今年的寒季,虎崖堡真的就完蛋了。
  每一個獵人都期望雷星峰能夠贏,雖然每一個人心里都明白,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柯大山安排柯南山回去,他和柯石沒有逃,而是和大隊人馬匯合,一起抵御鷹大菲。
  百十個經驗豐富的獵人,瘋狂抵擋,哪怕鷹大菲是百輪師,一時間也無可奈何,他只能選擇游斗,身形猶如閃電,來回亂竄,瞅準機會才能傷到一個人。
  雷星峰和那人的爭斗也進入了白熱化,那人實在想不通,小家伙竟然越斗越強,一開始稍稍接觸他就敗了,可是打到現在,他已經有進有退,和自己拼的旗鼓相當,他哪里知道,經過兩次閃電霹靂,小家伙的體內已經快要達到千輪之力了。
  兩人都是赤手空拳戰斗,雷星峰披頭散發,在暴雨中,仿佛瘋子一般,兩人身上都發出閃耀的光芒,一個金色,一個銀色,在昏暗的天色中,異常顯眼。
  每次受傷,雷星峰都被雷輪力拯救回來,不過隨著戰斗,雷星峰逐漸處于下風,能夠打成這樣,不但那人吃驚,就算雷星峰心里也相當滿意,他在尋找機會,試圖再次被雷劈,他相信,只要再被電大雷劈一下,他一定能夠突破到千輪師,那時候,那人絕對不是對手,要知道這是雷雨天,是雷星峰的主場。
  難怪爺爺雷暴要雷星峰去雷雨天修煉,他說雷劈會死,雷星峰再也想不到,自己不怕雷劈,而且被雷劈還可以提升實力,他心里閃過一個念頭,若是自己能逃過今天這一劫,以后要去雷雨天修煉,應該可以快速提升,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達到萬輪師,甚至可以憑借雷雨天,直接修到密輪師。
  隨著雷輪力的暴漲,雷星峰已經逐漸控制不住自己狂暴的情緒,越打越是奔放,招式也變得大開大闔,越來越悍不畏死,招招都是兩敗俱傷。
  那人越打越是憋屈,他可不敢和雷星峰一樣拼命,所以隨著打斗,雷星峰竟然又開始占據上風。
  鷹大菲又傷了兩人,可是他也發現,每次傷到對方,自己也會受到一點傷害,雖然傷勢很小,但累積下來,他也感覺吃不消,不時偷眼看那人,駭然發現,雷星峰竟然壓著自己小叔打,心神震撼下,他的動作也稍稍有點遲緩,被胡蒼崖察覺后,指揮獵人們連續不斷攻擊,讓他吃了不小的虧,彼此竟然也僵持不下。
  那人咬牙道:“小兔崽子,沒想到那么難纏,媽的,我就不信搞不死你!”他袖口松開,手臂上皮質護臂突然掉落,手腕一震,一條細鏈條飛出,瞬間就纏住雷星峰的手臂,就聽他大喝一聲:“給我過來!”
  雷星峰立足不穩,被他拽到身邊,就見那人一只手呈爪狀,扣向自己的脖頸,他也爆喝一聲:“誰怕你!”
  啪!
  水花四濺,他的手狠狠扣住對方抓來的手,兩只手扣在一起,頓時兩人絞在一起,一個念頭閃過:“這是輪器!”
  那人的輪力比雷星峰要深厚,這種硬拼,雷星峰非常吃虧,那人獰笑道:“小子,我就不信,你能抵擋我的輪力!”他驅動手腕上的細鏈條,瞬間就纏住雷星峰的腰,并且向著腿部延伸。
  兩人糾纏在一起,那人粗重的喘息甚至能夠噴到雷星峰的臉,兩人的臉都扭曲了,面目猙獰,雙目圓睜盯著對方。
  雷星峰突然笑了,那人嚇一跳,因為這變化太過驚人,剛才還是一副猙獰扭曲的臉,突然露出笑容,要多詭異就多詭異。
  呸!
  雷星峰可不是吐口水,而是吐出一根爆雷針。
  那人眼睜睜的看著雷星峰張嘴,他清楚的看到一點銀芒從雷星峰嘴里噴出,那瞬間,他心臟幾乎停止跳動,巨大的危機感瘋狂涌上心來,這種危險直覺是每一個修煉輪力的人都具備的,電光石火間,腦海中閃過:“這他媽的是輪器!”他竭盡全力,偏轉腦袋,可實在是太近了,若是稍微遠點,他還有機會閃避。
  爆雷針從那人臉頰左側射入,從右側飛出,由于時間太急迫,就算雷星峰也無法完美控制,所以爆雷針打入那人的臉頰后,他沒有來及引爆,也幸虧沒有引爆,不然他自己也逃不了,這可是他爺爺制作的一次性輪器,一旦爆開,方圓十米內的人,一個也別想活。
  可就算是沒有引爆,爆雷針穿過那人的臉頰,也貫穿出一個雞蛋大小的洞,一邊一個,至于牙齒舌頭,全部打碎,這一下就讓那人疼的蹦了出去。
  雷星峰身體微微一弓,猛地跳開,爆雷針在不遠處炸開,瞬間一圈雷光擴散開來,凡是在爆雷針圈內的植物,瞬間就化為灰燼,在場的人直冒寒氣,尤其是鷹大菲,他也算是識貨的人,駭然道:“輪器!一次性輪器!”緊接著他就看到自己小叔的慘狀,他再也顧不得殺人,飛奔而來。
  那人捂著嘴,那血噴涌而出,雨水打在臉上,他身上已經完全被血染紅。
  鷹大菲架著那人,飛快向著樹林而去,速度之快,眾人根本就反應不過來。
  雷星峰不是不想追,只是他被那人的細鏈條勒得半死,還在拼命喘息,他也在后怕,不是怕那人,而是爆雷針爆炸的范圍,若是在那人嘴巴里引爆,固然那人活不了,自己何嘗能逃命,當真是同歸于盡,他已經明白,這種使用爆雷針的方式太過冒險了。
  鷹大菲兩人逃走,虎崖堡的獵人爆發出一陣震天的歡呼聲,居然能夠打跑了這兩個兇人,虎崖堡算是逃過一劫。
  胡蒼崖幾乎癱在地上,他的年齡畢竟大了,雖然剛才的戰斗他沒有上場,只是躲在眾人身后指揮,就算這樣他也耗盡了心血,要不是有他這樣經驗豐富的老獵人,在場的獵人最少要多損失十幾人,甚至幾十人,鷹大菲的實力絕對凌駕普通人之上。
  雷星峰也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,剛才他故意讓那人拉近,他拼的很盡興,直到對方使用出輪器,他才反應過來,自己也有輪器,所以故意讓對方得手,陰了對方一次,這才轉敗為勝。
  一屁股坐在地上,雷星峰將頭埋在雙臂間,仔細回想剛才的戰斗。
  中獵人看到雷星峰坐下,都以為他受傷了,全都圍攏過來,胡蒼崖強忍著疲倦,來到雷星峰身前,他蹲下身來問道:“阿峰,怎么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