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7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7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7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5 艱苦跋涉(上)


  一夜修行,諸事平安。
  等雷星峰醒來的時候,才發現那兩撥人已經離開,他問道:“鷹叔,他們什么時候走的?”
  瘋鷹道:“走了有一會兒了,我們也要出發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點頭道:“嗯,不知道今天要走多遠。”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褲和大衣帽子。
  辛兆侖已經整理好,說道:“走吧,今天要過盒溝冰川,比較危險,大家打起精神來,各自吃點干糧,沒時間燒了。”
  眾人拿出現成的食物,比如鹵肉之類的熟食,迅速吃了起來。
  雷星峰早有準備,他拿出來的是米飯團夾著鹵肉,快速吞吃,這種干糧性質的吃食,每個人都有準備,畢竟在野外,有很多時候,都不適合生火做飯的。
  也就十分鐘,辛兆侖說道:“行了,我們走吧,我們寧愿早點,一路上還不知道有沒有意外,多一點時間,我們也從容點。”他經驗豐富,眾人當然聽從。
  走出洞口,雷星峰驚訝道:“咦,下雪了!”
  辛兆侖忍不住咒罵,要知道這里下雪和別的地方不同,由于這里的風非常厲害,一旦下雪,那雪片猶如刀子一般,若是皮袍質量不行,絕對會在狂風中,被撕扯成破爛。
  用繩索將眾人串聯起來,錘頭舉起自己巨大的錘子,擋在臉前面,那雪片打在錘頭上,竟然發出叮當的金屬碰撞聲。
  雷星峰忍不住咒罵一句道:“我勒個擦的……那么邪性啊!”他手腕一翻,手里出現一面鋼制盾牌,說道:“鷹叔,這個給你。”
  瘋鷹笑著接過來,說道:“你竟然還有這種東西。”
  雷星峰又遞給嗜虎一面盾牌,他自己也拿出一面盾牌來,抵擋迎面刺來的雪片。
  反正也不用看路,有繩索牽引,一幫人是不會迷路的,當然,前提是錘頭不會迷路。
  瘋鷹道:“今天的路不好走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將腦袋埋在盾牌后面,眼睛只是盯著腳下,亦步亦趨的跟著瘋鷹向前走去。
  這一路可比昨天要難走幾倍,昨天讓人受不了的是風,今天除了風,還有就是風中夾著的雪片,這里的雪片和雷星峰前世見過的雪完全不同,甚至和虎崖堡見過的雪也不一樣,這里的雪,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冰片,不但堅硬,而且邊緣極其鋒利,在風中快速盤旋,就像無數小刀在飛射。
  雪片打在盾牌上,叮當亂響,雷星峰忍不住抱怨道:“這他媽的不是雪,這是刀子!刀子都沒有那么厲害!”
  瘋鷹呵呵直笑,他說道:“這只是下雪而已,要是下冰雹,嘿嘿,那才叫難受啦,當然,憑我們的本事,是不怕的,可那玩意砸下來,很是嚇人,必須要靠防御來抵擋……”
  雷星峰和瘋鷹兩人合作,瘋鷹的盾牌抵擋在前,雷星峰的盾牌擋在頭頂,罩住兩人,其實以他們的修為,根本就不會在乎這些雪片,哪怕是真的刀子,他們也不怕,可他們的皮袍受不了,時間久了,真的會被雪片扯碎,在這種地方,如果沒有厚實的皮袍遮擋,就算他們也受不了。
  幸好有罩頭的皮帽,可以擋住嘴巴,所以說話還不要緊,只是需要大聲說,別人才能聽到。
  大約走了兩個小時,辛兆侖說道:“前面有一處避風地,我們休息一下再走!馬上要進盒溝冰川了,那里比較兇險,都給我打起精神來。”
  很快,眾人就來到一處冰崖裂縫處,這里三面有冰墻,就頭頂和出入口是空著的,看著雪片在狂風中拉出一道道白痕來,眾人進入裂縫中,頓時那股刺人的寒意就減輕了許多。
  辛兆侖道:“好了,趁著這個機會,大家再吃一點干糧,稍稍喘口氣,我們再走。”
  在這種地方,食物非常重要,只要肚子里食物充足,他們又是修煉者,就可以抵擋如此寒冷的天氣。
  消耗食物,比消耗各自的輪印力和印力要強,輪印力和印力是保持戰斗力基礎,如果無謂的耗去,一旦遇上危險,那就真的慘了,辛兆侖對于這種事情非常有經驗,只要有機會,他會不停的讓大家吃東西。
  每個人的輪藏空間中都有現成的食物,那是早就準備好了的,至于錘頭和狂斧,都有辛兆侖準備,他們兩個土著可沒有輪藏空間用,什么都要自己背著,當然,辛兆侖雇傭的他們,食物也就不用操心了。
  雷星峰準備了不少冷食,尤其是各種醬肉和鹵肉,準備了一大堆,瘋鷹和嗜虎也一樣,都準備了大量的食物,至于那個半死不活的金大亞也拿出肉來吃。
  瘋鷹拿出一只醬燒鴨,手中紅芒一閃,頓時整個醬燒鴨就冒出熱氣來,沒等他吃兩口,那只鴨子就堅硬如鋼鐵,在這里幾息就可以將熱乎乎的鴨子凍得堅硬如鐵,所以每吃一口,瘋鷹的手掌都會閃爍一下。
  雷星峰可沒有那么奢侈,他拿出的肉,都是處理好的,和小兒拳頭差不多,直接就可以塞入嘴巴里,每次他的手掌心中,會閃爍出一小片電弧,瞬間就可以加熱肉塊。
  一口氣吃了十來塊肉,又喝了幾口酒,雷星峰才算結束這次補充,其實這點東西,也就是墊墊肚子而已,他們都沒有時間長久停留,辛兆侖說道:“好了,整理一下,我們要進入盒溝冰川了。”
  盒溝冰川,長達一百二十多公里,寬達三十多公里,幸好辛兆侖他們要走的是橫穿,而不是順著走,以他們速度,一天是絕對走不了一百二十多公里的,在這種惡劣的氣候中,就算他們是修煉者,都是真人級高手,一天能夠走八十公里,已經算是很了不起的事情,實際上,在冰川中,一天能夠走五十公里就已經要偷笑了。
  這也是他們不敢耽擱時間的原因之一,他們必須快速穿過冰川。
  剛進入冰川,辛兆侖就將眾人聚集到身邊,圍成一個小圈子,他說道:“長話短說,記住兩點,第一……盡快走,不要停留,第二,一旦遇上危險,無論是人還是獸,全力出手,不求殺敵,只求一擊退敵,當然殺死更好,不要糾纏,不要追擊,都記住了嗎?”
  雷星峰心里一動,不過他忍住了沒有問,只是回答:“記住了!”
  辛兆侖說道:“好,錘頭,我和你并排走,狹窄的地方,你只要指引方向,我在前,你在后!”
  錘頭很干脆道:“好!”
  等到眾人上路,雷星峰才問道:“鷹叔,這里有野獸?”
  瘋鷹道:“有啊,而且很多哦。”
  雷星峰頓時無語,他說道:“怎么可能啊……這種氣候就連人都難活,怎么還有野獸生存?”他來之前,一直以為這里像是虎崖堡那里差不多,可當他走入冰原中,立即就打消了這個念頭,太冷了,他想不出有什么野獸可以活在這種氣候中。
  瘋鷹道:“這里的野獸,嗯,準備說,不能說是野獸了,而是特有的冰獸,有相當的數量,而且實力強悍。”
  雷星峰不解道:“我們一路過來,可一只這種……嗯,冰獸也沒有見到啊。”
  瘋鷹笑道:“這很正常啊,你以為冰獸和山上的野獸一樣,到處都是啊,一只冰獸占據的地盤,最少也有十幾公里吧,這種漫天大雪,什么氣味都吹散了,就算雙方相隔百米,也很難相遇。”
  雷星峰其實也算一個厲害的獵人了,他說道:“也就是說,除非是面對面,不然很難和冰獸相遇。”
  瘋鷹道:“沒錯,而且就算戰斗,只要有一方特意脫離,另一方也很難追蹤到,最重要的是,現在可不是打獵季節,就算有冰獸,也都躲起來了。”
  雷星峰抬眼看去,四周都是陡峭的冰柱和冰崖,風吹下的雪片,在視網中拉出一道道白痕,稍遠點就看不清,他有點不解道:“不知道錘頭是用什么方法來辨識方位的。”
  瘋鷹道:“所以在野外,一定要有本地土著來帶路,而且還要保護好他們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哦,原來如此,我知道了。”
  原來不是狩獵季節,雷星峰琢磨,這里的冰獸會躲到哪里去?想了半天不得要領,想不出所以然來,他也就不再多想,努力跟著隊伍向前。
  辛兆侖沖在最前面,他手里提著一面盾牌,這是他看到雷星峰用盾牌,覺得很好,問雷星峰要了一面鋼制盾牌,他可沒有這種低級武器。
  咔嚓聲不斷響起,聽得雷星峰頭皮發麻,忍不住問道:“這他媽的是什么聲音,我怎么感覺毛骨悚然的!”
  嗜虎在他身后說道:“那是冰棱開裂的聲音。”
  雷星峰仰頭看去,不由得苦笑道:“這玩意要是坍塌,夠我們受的了。”
  嗜虎笑道:“沒事,有兩個九環,兩個八環,無論什么樣的冰棱和冰崖倒塌,都沒有什么問題,擊碎就好了。”他的話音剛落,就聽前方連續不斷的咔嚓響起。
  辛兆侖的聲音從前面傳來:“大家小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