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9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9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9)     

霸天雷神15 兩敗俱傷(上)


  虎崖堡的獵人在胡蒼崖的指揮下,前面圍困逼迫對方,后面安排十幾個獵手放冷箭,慘叫聲連續響起,幾分鐘,鷹領的獵人最少十幾人死傷,鳴笛聲不停響起,鷹領的獵人,不停的吹響鳴笛,都是急促的召喚人手的鳴笛聲。
  胡蒼崖大喝道:“干掉吹鳴笛的人!”
  十幾個獵手,同時射出箭,就算那人身上的皮護甲不錯,可是皮護甲不能護住身體所有的地方,頓時那家伙就成了刺猬,最致命的一箭,也不知道是誰射出的,一箭從左眼射入,瞬間斃命。
  邊上一個重傷的獵人,撿起鳴笛,使勁吹響,又是一波箭飛來,那人也被射成刺猬。
  鷹大菲猶如瘋子,狂吼著攻擊,雷星峰同樣暴烈異常,打到現在,他也瘋了,那種痛快,那種暢快,那種戰栗的感覺,讓他極度癡迷,所以他喊的聲音比鷹大菲還要高,攻擊的力度比鷹大菲還要狂,那種不要命的狂暴,相當嚇人。
  柯大山一直沒有參與攻擊鷹領的獵人,而是關注著雷星峰,一旦雷星峰抵擋不住,他會毫不猶豫的撲出救援,等看到雷星峰狂暴的攻擊,和肆無忌憚的吼叫聲,直接讓他呆住了,這孩子簡直可怕至極,太他媽的嚇人了。
  柯石也沒有圍攻鷹領獵人,他和柯大山站在一起,隨時準備出手,至于柯南山也一樣,他們三人是看著雷星峰長大的,如何肯丟下他躲到一邊,三人的神情都是極度震撼,他們第一次見到一個孩子可以如此狂暴的戰斗。
  柯南山實在忍不住,說道:“這孩子……這孩子……怎么這么瘋狂啊?”
  柯石嘴里冒出一個字:“狂!”
  柯大山苦笑一聲:“平時一個挺安靜的孩子,沒想到……如此狂野,瘋癲!哎,別說……我真的很佩服啊!”
  柯南山道:“看樣子……阿峰很難贏。唉,要下雨了!”
  柯大山心神不寧道:“不知道鷹領還有多少人過來,搞不懂鷹領的人,這次發什么瘋?這里可是虎崖堡的地盤。”
  柯石道:“阿峰不會輸!”
  就在這時候,一聲鳴笛遠遠傳來,第一聲還在極遠的地方,第二聲就已經清晰起來,眾人心中唯一的念頭,就是來的好快。
  胡蒼崖大喝道:“解決他們!”頓時無數箭射出,虎崖堡幾個厲害獵人,直接拋射短鋼矛,瞬息間,鷹領的獵人倒了一地,胡蒼崖心里稍稍放松,他喝道:“全部收縮到我這里來!阿峰,回來!”
  雷星峰打得暢快,如何肯聽胡蒼崖的話,他根本就不理,而是繼續瘋狂攻擊。
  不論是鷹大菲還是雷星峰,兩人都受了傷,鷹大菲背部給短矛劃開一道大口,而雷星峰被鷹大菲的鋼矛打傷手臂,同樣也是開了一道血口,兩人都有輪力,所以靠著輪力的作用,封住傷口,沒有流出多少血來,不過就算這樣,兩人也被怒火沖昏了頭腦。
  雷星峰的短鋼矛,直接當成錘子,使勁狂砸,鷹大菲雙手橫舉鋼矛抵擋,不是他不想換招,而是雷星峰的短矛砸的太快,他根本就沒法動,只能硬抗,尤其是每一次砸下,他的全身發麻,眼看著鋼矛都彎曲了。
  鳴笛聲再一次響起,一個人猶如大鳥般從樹梢上飛落下來,他一眼就看到地上躺著的鷹領獵人,喝道:“大菲!你!你個蠢貨!”
  鷹大菲用盡全力,輪力爆發,身體陡然繃直,兩手輪著已經彎曲的鋼矛,爆喝道:“開!”
  哐當!
  兩人的兵刃同時被震飛,雷星峰被震得連續后退,根本就止不住腳,鷹大菲這才借機擺脫糾纏,他飛退到那人身邊,說道:“小叔,我被纏住了……我,我沒想到虎崖堡有那么多獵手出來……”
  那人目光盯上了雷星峰,說道:“大菲,你竟然被一個孩子纏住?”
  鷹大菲臉色一紅,他說道:“小叔,他也是修煉輪力的人,而且實力不差。”
  那人道:“放屁!他能修煉多久,你修煉多久了,你修煉了十年了,是一個百輪師,和一個剛修煉的小輪師打成這樣?”
  鷹大菲忍不住辯解道:“他是單一屬性,雷輪潛質,我他媽的怎么和他比!”他也火了,就算你是我小叔,也不能這么不分青紅皂白的責備我。
  那人臉色露出震撼的神情,說道:“你確定?”
  鷹大菲道:“我確定,我他媽的當然確定!”他是真的惱火了,打了半天,好不容易來一個長輩,還教訓一番,太不爽了。
  那人突然笑了,說道:“你知不知道,這世界上有一個組織叫做輪罰?”
  鷹大菲說道:“聽說過,好像是一個……嗯,地下黑組織吧。”
  那人開心道:“他們專門收購高潛質的孩子,嘿嘿,用大筆的錢財購買,而且還售賣相應的修煉功法!”
  鷹大菲道:“萬一被賣的孩子學成回來,我們豈不是倒霉了。”他幾乎立即就明白了小叔的意思,那是要抓雷星峰賣掉,這點他可不反對,他只是擔心,以雷星峰的資質,一旦去了那個組織,學成后他們兩人可就要倒霉了。
  那人笑瞇瞇道:“那是一個黑組織,進去的人就別想出來了,要不然誰敢賣給他們資質潛質好的孩子。”
  兩人肆無忌憚的談論著,直接將虎崖堡百十個獵人視若無物。
  那人上前一步說道:“小家伙,給你一個選擇,一是乖乖的跟著我走,我放了你們虎崖堡的人,一個是我殺光你們虎崖堡的人,把你抓住帶走,你選擇吧!以你小輪師的水平,哪怕潛質再好,也不可能和一個千輪師戰斗!”
  所有虎崖堡的獵人都怒了,雷星峰冷笑道:“好大的口氣!你算老幾?”
  一道閃電刺亮天地,咔嚓一聲雷響,大雨傾盆而下。
  這雨極大,噼噼啪啪的雨點打在臉上,都有一絲疼痛感,天空中雷聲轟鳴,閃電橫劈,在天空中劃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華。
  那人淡然道:“看來你選擇第二條,也好,我們鷹領死了那么多的獵手,殺這些虎崖堡的獵人,也算給他們陪葬了!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柯大叔,給我短矛!”
  柯大山走過來,他拔出最后一根短矛,小聲道:“阿峰,找機會逃!”他可不傻,明白這次麻煩大了。
  雷星峰小聲道:“當我動手的時候,柯大叔,你們快走!回家告訴我阿爺,記住這很重要。”他之所以問柯大山要短矛,就是為了說這句話。
  那人滿臉冷笑,也不阻止雷星峰拿武器,他扭頭對鷹大菲道:“我去抓那孩子,你負責殺虎崖堡的獵人,記住一個也別放過,給我殺的干凈點!”
  柯大山猶豫了一下,雷星峰輕聲道:“柯大叔,你一定要聽我的!”他眼里透出一絲哀求。
  “好!我答應你!”
  柯大山不是一個魯莽的人,他非常明智,剛才鷹大菲和那人對話,他也聽得明明白白,意識到了問題嚴重,不過,他知道,對方并沒有打算直接打殺雷星峰。他心里還有一個猜測,既然阿峰如此厲害,那么阿峰的爺爺應該也不差,他心里甚至還有一個念頭,也許阿峰的爺爺是隱居的高人也不一定。
  那人說道:“小子,別想跑,你跑不掉的!”他掃了一眼虎崖堡的獵人群,突然喝道:“大菲,動手!”說著他已經撲向雷星峰。
  雷星峰毫不示弱,也向著那人撲了過去,他揮動短矛,瞬間將雷輪力送入短矛中,這次是全力而為,剎那間,短矛發出無數電弧,瞬間在矛尖凝結出一道電流,閃爍著延伸出去。
  那人喝道:“好!”他身上閃爍出金色的光芒,在昏暗的大雨中,顯得異常心目,金輪之力,所謂金輪之力,就是大地之力,防御最為變態。
  雷星峰才修煉出五十多雷輪力,只能稱為小輪師,鷹大菲超過百輪之力,可以稱為百輪師,而那人身上凝結出明顯的金色光環,這表明,這家伙是貨真價實的千輪師,比雷星峰強太多了。
  嘭!
  雷星峰被那人一掌拍在短矛上,那股無與倫比的力量透了過去,瞬間,就讓雷星峰飛了出去,他就連一招也擋不住,一口血就噴了出去,手中的短矛也飛了出去。
  那人大笑著撲上去。
  咔嚓!
  一道雷電從空中劈下,瞬間擊中飛到空中的雷星峰,那人嚇得急停,開玩笑了,天上的雷火他可抵擋不住,那可是雷霆霹靂,打在身上,就算他是千輪師,也要變成焦尸。
  雷星峰被這一擊打的蒙了,就在這時候,天上打下一道閃電,直接就劈在他身上,他心中哀嚎:“他媽的……雪上加霜啊,老子倒霉了……咦?怎么回事?”
  那閃電打在他身上,一股龐大的能量直接涌入體內,剎那間,他仿佛吃了一劑大補藥,全身擁有一股龐大之極的力量,而且他感覺自己要被這股力量撐爆了,他還沒有落到地面,就開始瘋狂運轉暴雷功。
  在他落地短短幾秒鐘,他的雷輪力瘋狂飆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