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天雷神》 最新章節: 完本感言(12-08)      第二十章大結局(下)(12-08)      第十九章大結局(上)(12-08)     

第五章輪環印環(上)


  巴童只是掃視了一番,臉色就白了,開玩笑了,這群人太可怕了,這不是一個大勢力可以擁有的實力,這更像是隱居超級高手的門下,這種隱居高手,沒人敢得罪,他們很少出現,可是一旦出現,那實力簡直可怕到了極點。
  呂韋瑚心里也慌了,對方的實力超乎想象,如果動手,也許自己和巴童還有機會逃走,但是其他人根本就逃不掉,甚至她和巴童都未必能夠逃走。
  巴童心里已經有了計較,打是不能打的,一旦打起來,絕對會超出他的控制,對方的實力,可以完虐自己這一方人,哪怕自己這一方再來這么多人,依舊沒有任何勝算,他說道:“小沅,你退后,這事不是你能做主的。”
  呂沅再也想不到辛兆侖有那么強的實力,她一直以為辛兆侖就是一個沒有門派的修煉者,實力比較強大而已,仗著自己強大的師門,她肆無忌憚的下毒圍攻,沒想到對方竟然逃走,更沒有想到,那么快就又見面。
  雷星峰想不通辛兆侖為什么如此窩囊,但是對方流露出來的殺意,他很清楚的感受到,要不是護衛們快速趕來,他可以肯定,對方一定肆無忌憚的下手,他忍不住小聲道:“師兄,你太早召喚護衛回來了。”
  戚梅云臉色鐵青,剛才的威脅她聽得明明白白,以她的性格脾氣,就算是小師妹尹妖無理,她都會毫不客氣的斗上一回,這群陌生高手的威脅,她就更加沒有理由退縮了。
  要知道,戚梅云的貼身護衛,有一個已經是九環真身的蒼印真人了,她怎么會怕對面這群人,說道:“師兄,既然他們要殺我,嘻嘻,我們怎么能躲避呢?那就殺吧!”
  巴童聽得明白,他大叫一聲:“等一下!”
  他走到呂沅身邊,說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這時候才想起要問,為什么發生沖突,如果他的實力壓到一切的話,他根本就不會管誰有理無理,殺了再說。
  呂沅道:“他……他欺負……欺負我!”
  巴童道:“怎么欺負你的!”
  呂沅道:“他……他親了我……我,我……”
  雷星峰難以置信的看著辛兆侖,說道:“為了這個……她下毒圍攻,讓你九死一生?師兄,你……太,太……”他也太不出什么話來,難道說,師兄你太窩囊了!
  巴童和呂韋瑚面面相覷,這也太狗血了,人家一個九環大高手,就算長得磕磣點,也不至于這樣。
  戚梅云徹底木了,她難以置信的看看辛兆侖,又看看呂沅,半晌,她說道:“他媽的!這都是什么事啊?”
  辛兆侖滿臉通紅,一時間手足無措。
  雷星峰苦笑,心道:“宅男啊,宅男!這是典型的宅男,什么都不懂,師兄可憐了。”
  巴童道:“就這個?”
  呂沅氣道:“這個還不夠嗎?他欺負我了!”
  辛兆侖慘然道:“是我冒昧了,讓你受委屈了,今后你我不再有關系,是我癡心妄想,以后各走各的路吧!”一時間他心灰意冷。
  雷星峰知道感情的事情還是少摻合,以辛兆侖的實力,若不是動了真感情,哪里會如此好說話,戚梅云就要上前理論,被雷星峰一把抓住胳膊,他小聲道:“師姐,還是讓師兄處理吧,他說動手就動手,他說放手就放手。”
  辛兆侖感激的看了一眼雷星峰,就算這樣,他也不想和對方生死相見。
  呂沅頓時不知道說些什么好,她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過分,一直認為自己受了委屈,以她的身份地位,受了委屈就殺了對方,這根本就不是問題,可是,當知道對方的實力遠超自己的時候,她就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,她是一個被寵壞的女人。
  巴童和呂韋瑚再次對視一眼,兩人都有點無奈。
  呂韋瑚道:“既然沒有造成什么損失,那就算了,這只是一點小誤會而已。”
  戚梅云實在忍不住,她說道:“小誤會?你知道不知道,你那狗屁師侄,為此下毒圍攻我師兄,要不是師傅出手,師兄就死了,小誤會?他媽的……親一下就下如此毒手,你是個什么東西,碰一下會死啊!一副狐貍妖媚樣,還不知道是如何騙師兄的,我師兄……瞎了眼看中你啊!你……”
  辛兆侖急忙道:“師妹!師妹……算了!”
  戚梅云氣得跺腳,按照她的脾氣,才不和對方爭吵,直接上去打殺了事,要不是師兄阻擋,她可不僅僅是罵人。
  呂沅的臉都青了,她長那么大,就沒有被人這樣罵過,頓時爆了。
  “哎呀,你又算什么東西……”
  沒等她發揮罵人,就被巴童強行拉到一邊,他低聲呵斥道:“你給我住嘴!”
  呂韋瑚也小聲說道:“小沅,別沖動,我們實力不如,沖動會吃虧的!”
  呂沅咬牙道:“我會殺了他!我要殺了她!”她恨上了戚梅云,也恨上了辛兆侖。
  巴童道:“回去再說!現在,你給我閉嘴!”
  呂沅很不甘心的退到一邊,就算她怒火沖天,也必須忍耐,這時候如果矛盾激化,死的一定是他們這群人,這點巴童和呂韋瑚非常清楚,以兩人的見識和閱歷,如何肯讓矛盾激化,那和找死差不多。
  其實,不但戚梅云想要動手,就連雷星峰也想要動手,這群人的實力真的不差,一旦為敵,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。
  無奈辛兆侖不肯,他雖然對呂沅絕望了,可也不想動手殺了他們。
  兩邊都有強力人物阻止,因此這場戰斗注定無法進行,雷星峰嘀咕道:“如果師傅在就好了。”他相信師傅若是在,這些人根本就活不了,戚梅云一個勁點頭,她很不滿辛兆侖的窩囊。
  辛兆侖心里也是不停的苦笑,面子和里子全沒有了,直接就被師弟師妹鄙視,不過,他心里并不后悔,他是真的不想殺呂沅,哪怕她如此陰毒。
  雙方退卻,很快巴童和呂韋瑚帶著一幫人離開,戚梅云一副不開心的樣子,說道:“好不容易找到一群對手,就讓師兄放掉了,可惜了的。”
  雷星峰道:“師姐,你很想打架?”
  戚梅云道:“廢話,多好的機會,理直氣壯,對方又弱,還不是弱到你沒法動手的程度,好對手,可以很痛快的虐他們,可是被師兄浪費了……唉,這機會多好啊,太可惜了!”
  雷星峰目瞪口呆道:“你不是要為師兄報仇嗎?”
  戚梅云道:“報仇就是一個借口而已,哼哼,可惜師兄不干……”
  雷星峰這才明白,戚梅云就是為了打架而打架,她才不在乎什么理由,有理由很好,沒有理由,也一樣可以打,這家伙很有點暴力狂的味道,而且她喜歡打稍微弱一點的對手,喜歡欺負人。
  “師姐……還有機會的,還有機會的!”
  雷星峰都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,師兄很奇葩,師姐也不差,兩人都很極品,不過,他感覺自己沒有太多的抵觸,竟然會有點喜歡這樣的師兄師姐。
  戚梅云道:“大家都散了吧,自己找樂子去,別圍在我們身邊了。”轟蒼蠅一般將護衛轟走,她轉身道:“師兄,你要補償我!”
  辛兆侖說道:“我請你們喝酒,好不好?”
  雷星峰就知道辛兆侖的苦悶,他說道:“好啊,好啊,這里有酒店嗎?”
  戚梅云嘀咕道:“喝酒有什么好,真是的……”其實她也知道師兄心里難過,所以也沒有拒絕去喝酒。
  辛兆侖說道:“我知道一個大酒店,是太盟的酒店,跟我來。”
  五人順著大街向前,大約走了幾分鐘,就看到一群建筑,有一個很大的木牌,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酒字,雷星峰說道:“就是這家嗎?”
  辛兆侖道:“就是這里,我們去修煉者專門喝酒的地方。”
  修煉者是不和普通人在一起喝酒的,不是說看不起普通人,而是兩者的距離實在太遙遠,因此這座酒樓有專門的建筑,是給修煉者吃飯喝酒的。
  太盟在這里的勢力很大,加上太盟也是修煉者的組織,因此這酒樓對于修煉者而言,是一個很不錯的消息傳輸地。
  酒店伙計眼光不錯,立即就看出這幾人都是修煉者,而是還不是一般的修煉者,所以他很是恭敬將眾人請到后面的大廳中,這里并沒有什么包間之類的地方,大廳很寬敞,大約有百十來桌,只要有客人進來,立即就有伙計進來用屏風遮擋,所以空位一目了然。
  辛兆侖選擇了靠窗的一張大桌子,馬上就伙計抬著幾扇屏風,立起一個不大的空間出來。
  邊上還有一桌人,不過有屏風遮擋,雷星峰并不知道是什么人,但是他們可以清楚的聽到隔壁的說話聲,畢竟只是一扇屏風阻隔,聲音是絕對擋不住的。
  “這里除了太盟外,還有什么厲害的門派?”
  清脆的聲音,雷星峰聽得很是耳熟,其他人也轉頭看去,可惜有屏風遮擋,一時間哪里能夠看到。
  …………
  三更結束,有票就投吧。